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为之踉跄退了几步,捏符的手有些颤抖,方才的景象不断在脑中浮现,师兄无头的尸体倒下去,被血水溅了一脸的三痴带着古怪的神色看向自己,突然三痴向许为之大声喊着什么,接着捂住手臂疯狂的乱挥,手臂金光闪烁,口中念念有词。随后许为止刚想开口质问,双眼却一黑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三痴和师兄的残尸已经不见踪影,地上只留下了师兄的佩剑,许为止挪动还有些酥麻的身体走去,颤巍巍的捡起的松兰剑,剑柄略微冰凉。许为之看着松兰剑怔怔出神..。

  饿昏转醒过来的自己满心惶恐不安:“这是哪?你是谁?”

  眼前的男子摸了摸自己的头温柔的说道:“我叫从成和,你不用害怕,这里是天一道,以后这就是你的家,饿了吧?我去拿点东西你吃。”

  自己成了天一道的亲传弟子后,第一个也是唯一来祝贺的人:“以后你就是小师弟了,可要勤加修炼,莫要丢师尊的脸。”

  几个同门在他背后讥笑道:“你们看他,他就是掌门新收的亲传弟子,跟个哑巴一样,早知道我也去找掌门认师傅了。”



师兄打开房门看到埋头缩在房间角落的自己呵斥道:“为何哭哭啼啼,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男子汉大丈夫当顶天立地,你父母的在天之灵也不希望看到你这般窝囊!”

  迟迟没得道师尊给的后续功法,师兄却偷偷摸摸的找上门来:“这是我偷拿的第四层法决,你可别告诉别人,若是哪里不懂,可随时来问我。”

  “师兄你这把剑叫什么?”

  “松兰剑,等你哪天修为超过我,这剑就送你。”

  “师..兄!啊啊......”许为之再也承受不住,单膝跪地,松兰剑插入地面,仰头嘶吼起来。

  听完许为之的讲述,宗游捏着下巴问道:“这个三痴和尚最后跟你说的什么?”

  许为之摇摇头:“记不得了,当时就好像双耳失聪了一样...脑袋也晕乎乎的。可能是因为师兄的死受的刺激太大。”

  “无生大师可知道什么?”

  “施主见到家师自然...”

  许为之打断了无生和尚的话:“老秃驴,别装什么弄鬼的,你师伯杀了我师兄是我亲眼所见!”

  宗游早已习惯许为之对无生的针对,忙岔开两人:“这事令师可知道?”

  “知道,我恢复后在暗谷入口周围,还有整个明谷都寻遍了,也没找到师兄的尸体。”

  “如天一道这般宗门,死了亲传弟子也算小事了,更何况还不是死在妖族手里。”

  许为之有些愤然道:“这...,师尊知道以后只是告诫我不要外传,对外也只是说死在了荡妖谷。”

  “确是有些奇怪,对了,无生大师,今日可否找个地方住宿一晚?夕玉毕竟是女孩子家,自己无法清洗身子,我又不方便替她....”

  许为之听到这话连忙帮衬道:“是啊,天天跟着你睡林子的,你想修苦禅,我们可不想,我们俩个大老粗倒是无所谓,可你忍心看小玉受苦?不是说出家人慈悲为怀么?”

  “阿弥陀佛,是老衲疏忽,那便依宗施主所言。”

  听到无生应允,王夕玉高兴道:“多谢大师。”

  “嗯?”

  “也谢谢许道长。”许为之听完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北角城外,四人如普通人一样排队等待入城,一个和尚一个道士光这两个人在一块就能吸引不少人的目光。在卫兵古怪的目光下一番检查过后,几人安然入城。

  “叔叔,你看那个人。”王夕玉指着远处的一个人,宗游顺着方向看去,姜然?原来在城外察觉到的熟悉气息是此人,他不是被带回明源宗受罚了吗?即使没丢了性命,也不可能被放出来。

  “宗施主?”

  “大师和道长带夕玉先去客栈好了,我随后就来。”说完拿出银子递给许为之。

  宗游见姜然进入一商铺,便从小巷绕到后墙,姜然的气息在进到二楼的房间便消失不见了。宗游思索一凡,神识小心翼翼地破开房间的禁制,听到姜然在和另一个男子的对话。

  “许久未见,看师叔的气色可是功法又大进了?”

  “滫儿何必如此拘束,你爹当年救了我一命,我可早将你当做亲儿子一般了。”

  “卫叔叔说的是,是滫儿的不对。”

  “无妨无妨,只可惜事情功亏一篑。师兄的传书只言片语的,当时的情况你细细道来。”

  姜然将那日的事情述说的一遍。待姜然说完,那男子才开口问道:“紫极功对那人一点作用都没?”

  “是的,不然也不至于如此轻易被此人擒下。让宗门和师父平添这么些麻烦。”

  “你修行这功法也有些年头了,那人若不是境界极高,就是主修神识的功法。区区千颗灵石不至于让他动心,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会不会是善神教的人?”

  “要是那帮异类,你现在还有命活着?当场就寻个由头把你杀了。”

  “卫叔叔说是,平原城事耽搁下来,会不会打乱师父的计划?”

  “不碍事,这几年抓的孩童也差不多够了,师兄对外已经将你处死,以后你要换个身份了,明日我要见一个人,你随我一起。”

  “是,那潃儿就不打扰叔叔歇息了。”

  等姜然离开,男子神情冷漠下来自语道:“废物,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不是手里还有我想要的东西,当年连你一块宰了。”

  宗游收回神识,看来明源宗早就知道姜然的身份,还收他入门,这被唤做卫叔叔的人曾被姜然的父亲救过,那就是当日姜然所说他父亲救的魔道中人?为什么他有紫瞳老魔的紫极功?功法不是在悠上朗手里?九华山之后是怎么落入这个人手里的?理不出头绪来,宗游只好先回去找夕玉等人再做打算。

  客栈内,宗游开口向无生问道:“大师,还要多久才能抵达伽澜寺?”

  无生一笑:“明日即可。”

  “明日?”

  “不错,家师明日便能抵达此处。”

  宗游有些惊讶:“一舍大师要亲自前来?”

  “不错”

  许为之插话道:“你师父不会又算到了吧?”见没人理他,轻哼一声开始打坐。宗游问了几句也起身告辞。

  翌日,王夕玉还未睡醒,还在盘膝运功的宗游被两股特别的气息所引动,瞬移过去,发现了姜然和他的师叔站在一男子后面,那男子身穿一件玄青色衣衫,中年模样,背负双手悠然自若。另一面是一个身穿金色袈裟的和尚,手持铜色禅杖,唯独杖上的佛塔隐隐有些发黑。两边倒是没有剑拔弩张的味道。

  那男子先开口说道:“几十年未见,大师还是一如既往,怎么佛家也有驻颜之道?”

  和尚答非所问:“命由天定,运由己生,施主已经踏错路,何不早日回头?”

  男子声音拔高:“回头?你叫我如何回头?”

  “阿弥陀佛,施主可是还记恨贫僧?”

  男子一笑:“从九华山逃出来,我心中自然有恨,恨你既然知晓为何不作为?恨江白衣不顾情谊临阵脱逃,恨几大宗门只为明哲保身罔顾道义,我恨着天下所有人!!”

  “知天易,逆天难,即使贫僧插手,青施主依然难逃劫难,只是没想到让施主你误入歧途。”

  “歧途?我若还是曾经的悠上朗,今日还能站在这和你说话?你若是劝我还是收了那番心思,若是想动手今时不同往日,怕是已经晚了!”

  “贫僧知晓无法仅凭三言两语就让施主回归正道,今日前来此处,不单单是给悠施主一个答案。”两人早就察觉到了宗游的气息,宗游也猜出了两人身份,见此从空中落下,倒是一旁的姜然一惊,忙传音给卫师叔。

  宗游抱拳一礼:“一舍大师,三清前辈,晚辈宗游。”

  悠上朗眉毛一挑:“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不错,宗施主可否将另外两人也带来?”宗游听完瞬移回了客栈,解释了两句便将无生和许为之两人一起带了回去。

  无生一见一舍行礼道:“师父。”

  一舍笑了笑点头回应,见人齐,一舍又出声道:“悠施主可要换个地方?”

  “不必了。”说完悠上朗手臂一挥,一层淡蓝色的光幕罩住众人随后又说道:“没人会打扰到我们。”

  “此事还要从我师弟三痴说起,当时贫僧还不是伽澜寺的住持,师弟屡犯酒戒,寺内的僧人颇有微词,无奈之下,只能让师弟下山。”一舍看了一眼许为之继续说道:“师弟三痴便是在荡妖谷遇到了这位许施主.......”

  一舍所讲这段和许为之所讲分毫不差,两人入谷遇到三痴,采花后遇到两具古怪的妖尸,三痴杀了许为之师兄从成和。一舍话锋一转向许为之问道:“许施主其实心中也有几分答案了吧?”

  “我是有几分猜测,不过....”

  “不过施主只是不敢去确定,不错,令师兄当时确实已经不算是人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