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痴的境界不说有多高强,识妖的本领却是独树一格,不管是化形了的,还是法器功法隐匿气息的都逃不过他的法眼。三人相遇是从成和与许为之入谷以后,已经遇到不下十批妖族了。许为之天赋异禀,小小年纪修为便隐隐有超越师兄从成和的势头,在这当荡妖谷越发如鱼得水,不过人族的弟子来谷里历练,妖族的年轻一辈又何尝不是拿人族弟子来做磨刀石。

  入谷越深,妖族的实力越是强上一些,两人法力消耗的七七八八时,已经快步入荡妖谷中间,遍寻奇花不得,遇到的妖族又不通人语,正当两人一筹莫展之际,遇到了正在杀妖的三痴和尚,三痴身材魁梧,不用法力,单单只用拳头硬碰便能将妖族的身躯打成肉泥。见到两人突然出现,三痴和尚也不见外,问清两人来此原由后,就开始讨酒喝,正巧从成和带了一壶酒,是大师兄送行之际给的。三痴见着有酒,哪里还管什么阿弥陀佛,一把拿过酒壶豪饮起来,这到是惊到了二人。手上滴着血,大口喝着酒,这哪是什么和尚,说是魔道中人两人怕也是信了。

  酒饮尽,三痴一拍肚子说道:“真是好酒,还有吗?”从成和无奈摊了摊手,三痴这才有些失落的将酒壶递还过去。

  “既然喝了你俩的酒,那俺也不能白喝,说说看,那花长啥样。”从成和一番描述过后,三痴捏着下巴想了一下说道:“我好像见过你说的花。”

  两人喜道:“真的?在哪?”

  “这花在暗谷,你们在明谷怕是一辈子都找不到。”

  许为之疑惑的问道:“暗谷?”

  “怎么,你们来时长辈没告诉你们?”

  从成和忙行了个礼:“不曾见过,前辈可否说上一二?”

  “这荡妖谷分明谷和暗谷,明谷妖气薄弱,在明谷的都是些不入流的小妖,那暗谷才算是真正的荡妖谷,只有血统纯正,或是天赋出众的妖族才能进入。不少年轻翘楚进了暗谷十之七八都没命出来,若是不想你们去暗谷,不告诉你们情有可原,倒是你们师傅安排了必须进入暗谷的任务就甚是奇怪了。”

  “那前辈可知道如何去这暗谷?”

  “别前辈前辈的叫了,我有那么老吗?你跟俺差不多岁数吧?”说完三痴一指从成和。

  许为之还是第一次见到师兄如此滑稽的模样,张大嘴巴直勾勾的盯着三痴,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也难怪从成和如此失态,三痴眉宇间杂着愁苦,两鬓斑白,要不是有副壮硕的身躯,就如解甲归田的老将军一样。

  暗谷一处石崖下,蓝色的花瓣一张一合,中间的花心像是一颗黑色的宝石散发着幽光,当几人靠近时,异花周围突兀的出现淡淡的白雾,若有若无的香气飘散开来,从成和连忙出声道:“小心有毒,闭息!三痴兄可知此花有何作用?”

  “只在前日见过一次,不过这花...”

  “怎么?”

  三痴一指右边不远处说道:“这花原本好像在那个位置。”

  许为之问道:“莫非这花还长了脚不成?难道是修炼成精了?”

  “若是妖物,我早将他踩个稀烂了。”

  “那我去采。”

  从成和摇了摇头:“还是我去吧。”说完先将右手中佩剑掷了过去,等了几息见松兰剑无恙后,才上前采花。没有直接用手接触,而是取出一方巾包住花茎,刚要拔出,却突然停了下来。许为之看到后连忙问道:“师兄,怎么了?”

  从成和回道:“没事。”说完一把讲花拔起,收进乾坤袋中。

  “师尊的任务未免过于简单了些吧?要不要在这暗谷在转转?”许为之有些跃跃欲试道。

  “这暗谷厉害的妖族可多了去了,不然你以为俺为什么在明谷?”

  许为之心中讥讽,沽名钓誉,传闻中的三痴也不过如此。见师兄也赞同回去,只能无奈应和一声,三人一道原路返回。

  暗谷显得空旷很多,怪异的巨石,不知名的树,上面枯槁的黄叶不时飘落下来,三人来时不见妖影,回去也未曾见到。许为之有些纳闷,这哪像什么妖谷啊,倒像是被人遗弃的后院。

  许为之心心念着能来个厉害点的妖,让自己试试苦练的绝技威力,似乎是为了满足他愿望,在即将回到明谷的入口处,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传来,吉日良辰当欢笑,为什么龙珠化泪抛?声音嘶哑尖锐,让人听了不觉寒毛乍起。三痴两袖鼓起,浑身金光微闪,盯着前方靠近的身影。来的当然不是人,鸟面豺身,背生双翼,行走如蛇,不似别的妖物散发异味,而是有种莫名熟悉的香味飘来。

  “可否将所拿之物交还于我?”

  三痴哪里有跟妖族交谈的心思,抡起拳头就打了过去,这怪物双翼似人的手臂一般灵巧,坚硬的程度比之明谷的妖族强上百倍,三痴每拳打过去,金色的卍字符便闪出一下,打的“砰砰”作响,可看那怪物的鸟头还不时朝许为之两人张望。就知道它毫发无伤。也无需多说,从成和左手倒提松兰剑冲了过去,手腕轻晃,松兰剑舞出一个圆来,越转越快,一分二,二分四生成连绵不绝的剑影斩向妖族。鸟首妖族往后一闪嘴中吐出一颗圆珠,散发蓝色的光幕将剑影弹开。

  “在我们妖族的地盘,偷了东西,还想痛下杀手,人族果然都是些无耻的败类。”

  许为之嗤鼻道“虽说是妖龙,可那是龙族,怎么就成了你们妖族的地盘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采了花的?”说完想到什么:“小心,附近有他的同族。”果然话音刚落,几支黑影射向三人,三人闪身躲开,发现是几支黑色的羽毛。

  一个声影落下:“乌察,和他们啰嗦什么,直接杀了就是。”

  “口出狂言,今日就让你们两个妖物见识俺的手段!天焚佛法”三痴说完双手合十用力一拍,衣袂飘飘,身体徒然拔高,宽大的僧袍也被撑的有些裂开:“火罗汉”金色火焰环绕在身,三痴踏前一步,脚线崩裂开来,再一脚踏出,人已经来到女妖面前,金光聚集右拳一拳打在女妖胸口。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女妖被打飞了十几丈远,滚落在地疯狂扑打胸前还残余的火焰。

  “姐姐!该死的人族!铩羽!”蛇尾一拍地面,飞向高空,随着拍打的双翼展开无数羽毛射向三人。

  从成和挡在许为之身前,左手竖其剑,右手一拍剑身,一幅太极阴阳图隐隐浮现出来,挡住羽毛。三痴不闪不避,身上火环将飞来的羽毛烧成灰烬。随后一沓地面蹦向高空,乌隆被吓了一跳。连忙闪开,看到三痴又开始下落,这才松了一口气。哪想到三痴竟一把抓起火环像鞭子一样抽了过去,缠在乌隆的翅膀上,两人一同坠落下去。

  那边许为之也不甘示弱,右手手指一捻,两张黄符已夹在指尖。左手道指点向乌察:“天洞天真,毕火毕真。”符咒化为两条火蟒咬了过去。

  乌察被烧的怕了,见到火蟒连忙摆动蛇尾想要逃走,从成和从一旁闪出,左手握着松兰剑刺向乌察脑袋,乌察堪堪躲过这一剑,甩动蛇尾抽向从成和,却发现从成和并没有继续追击,被从成和阻拦的几息,两条火蟒已经追了上去,张开巨口咬住乌察的双翼,任由乌察如何挣扎也挣脱不开。

  许为之丢出两张符以后,看了眼身后脚踩乌隆的三痴,又取一张紫符喝道:“天关霹雳,玉雷皓翁,去!”符咒化为一道紫光,射中乌察脑袋穿了过去。

  许为之有意无意的朝着三痴方向说道:“这就是暗谷的妖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三痴身上的火焰已经散去,身体却还没复原,没有理睬许为之的讽刺之言,而是低头继续盯着脚下乌隆的尸首看去。

  从成和毕竟比许为之经历的多,一瞬间想到什么,忙问道:“三痴兄可是发现了什么。”

  “这怪物看着骇人,实力却普普通通,而且...”

  “而且什么?”

  三痴没有回应,像是打算验证自己的猜测,一手扯起乌隆的左翅“嘶”的一声拽了下来,血肉喷洒开来溅到僧袍上,三痴却毫不在意,蹲下仔细看了看念叨了一句果然,随后说道:“你去看看那乌察的脖子连接处。”

  从成和左手用松兰剑挑起拉耸的鸟首,有极淡的黑线串起了脑袋和脖子。从成和连忙看向双翼和蛇尾果然都找到了同样的黑线。

  从成和走到三痴身边问道:“这两个不是真妖,是妖族的残骸拼出来的!”

  “嗯,,嗯?这尸体也有问题!快!闭息!”有些不真切的白雾从尸体中慢慢飘散出来。

  三痴看了眼有些愣神的从成和,自己也顿了一下,脑中一道霹雳“中计了”

  许为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只看到三痴和师兄站在一起说着什么,突然三痴让自己闭息,然后...然后三痴一拳打爆了师兄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