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料到江白衣不会轻易妥协,分身将玉瓶从悠上朗的储物袋拿出扔向江白衣:“这是惜翎留给分身的法器之一玉露瓶,有了它才能对付惜翎的神识。”

  江白衣接过玉瓶把玩几下问道:“这玉瓶比之太阿剑如何?”

  见江白衣质疑,分身笑道:“呵呵,你莫要小看了这玉露瓶,这可是东华圣母赐下的法器,虽说不及太阿剑,可神妙无比,便是惜翎都未尽数掌握其奥妙。”

  江白衣心中腹诽道:若是东华圣母赐下的法器那自然不一般,可既然这法器如此神妙,当年你们怎么让惜翎给困在画中了,这分身从始至终所言也不知有几分是真。

  记下驱使玉露瓶的法决后,江白衣取出第三幅画,两人随着红芒闪烁,进入画中。不到盏茶的功夫,两人便又从画中出来。江白衣左手持剑,右手持瓶,一脸愕然的看着变为空白的第三幅画喃喃自语:“怎么回事???”

  原来两人进去画中世界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百丈石碑,上面密密麻麻布满怪异的符号,石碑前端坐一人,并非惜翎仙君却是个红衣白发的女子,江白衣神情疑惑的看了眼分身,分身露出一副我也不知的神情。

  见分身没有先动手的意思,江白衣“啧”了一声持玉瓶正要出手时,那女子却突然动了起来,只见她伸手从虚空抓出一物丢了过来,直直插入两人身前,分身定睛一看竟是太阿剑!刚想开口询问女子,女子却突然消失在两人眼前,随后巨大的石碑突然开始碎裂剥落,砸向地面,空间不时出现黑色的裂缝,画中世界莫名崩塌了。熟悉的红芒开始闪动,江白衣一把将太阿剑握在手里,随后两个人便被弹了出来。

  “惜翎的记忆中没有那个女子吗?”

  “没有。”看着分身阴沉着脸,江白衣生怕他迁怒自己,却发现分身突然大笑起来,这斯不会是疯了吧,顺着分身目光抬头看去,符不见了!

  “困了我这么久终于,终于...哈哈哈,以后我便是惜翎本尊。”

  “....难道”江白衣看向手中的太阿剑,只见剑身荧光流转,神异不凡。

  “这么快便猜到了,不错正如你所想。”

  “传闻古语大师将恶鬼溶于剑中,死在剑下之人连神识都会吞灭,竟是真的?可惜翎不是此剑的主人么。”

  “恶鬼可不是溶在剑里了,而是封在剑里。”

  江白衣吃惊道:“难道那恶鬼还未死?”

  “恶鬼的来历我不清楚,倒是惜翎能从众天才中脱颖而出,就是借的恶鬼力量,现在想来当初他自以为掌控了此剑,那场大战怕也是恶鬼有意为之,让惜翎落得身形俱灭的下场,然后引诱惜翎神识寄于剑中,恐怕已经被吃掉了。”

  “那红衣女子难道就是恶鬼?可为何要将剑给我们?”

  “是不是都与我无关了,既然她无意与我为敌,倒也好,这剑如何处置由你决定,我要离开此处。”说完分身单手掐诀,从悠上朗躯体中退了出来,轻点几下玉露瓶,吐出一具肉身来,随后遁入肉身便要离开。

  江白衣忙上前探查悠上朗情况随后说道:“等等!你答应我的事!”

  “法器已经在你手中了,厅中的白玉剑其实是太阿剑的剑鞘幻化而来。如何启动你去往厅中自然会知晓,这小子过半个时辰自然会醒。”说完手在空中一拂,房间墙壁便出现一道洞口,分身随即踏入离开。

  江白衣原想分身会以此要挟,没想到竟情谊告知自己方法,留的后手也没能用到。若是对方真动别的心思,恐怕.....直到分身消失以后,才松了口气。分身打开的应该是离开第三山的密道,可现在如何回到正厅呢?像是回应江白衣所想,太阿剑青光流转,整个房间也开始模糊起来,江白衣被青光笼罩,待青光消散,人已回到大厅之中,霎时剑身青光更甚,白玉台上伸出四条锁链向着太阿剑涌去,太阿剑已经脱离江白衣手中,竟自行与锁链缠斗起来,久持不下白玉台又衍生出无数锁链,一声剑鸣后,太阿剑青光大减直直坠落地面。随后台上的白玉剑化作剑匣将太阿剑收了进去。

  厅中随着剑匣归位后,隐隐有巨大的圆环以剑匣为中心荡漾开来,江白衣发现触之无碍后上前触摸了一下剑匣,碰到的瞬间脑中突然浮现整个第三山的影像,一草一木如同在自己掌控之中。静神探查下,发现除了即将离开的分身,有几个人影在山底某处,略微感知后发现除了青月儿和瓜山两人还有两人在同一个地方。

  “这两人是如何进九华山的?先前的三人,现在又有两人,这次九华山还真是热闹。”江白衣早就将所有取得令牌之人的样貌记在脑中,只需一眼便发现三人从未见过。

  

-------------------------------------

  半个时辰前。

  瓜山看到底下发呆的青月儿轻声喊道:“月儿姐,怎么样?”

  青月儿回神后答道:“你我怕是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了。那财迷肯定会想办法就救我们出去的。”说完轻跃而出,还未站稳,不远处又是一道光闪过,洞中多出两个人来。

  来的两人一人白衣玉面手持黑扇倒是有几分江白衣的味道,只是两只蛇眼有些让人无法接近。另外一人皮肤黝黑,棱角分明,双眼却毫无神采仿佛尸体一般。

  还未开口询问,那白衣男子便出手弹出一道绿光射向瓜山。青月儿见此抬手间拿短刀想要阻拦那绿光。奇异的是,绿光轻而易举的穿透短刀射中瓜山,也不见瓜山出声,便倒在了地上。

  青月儿忙上前查看,见瓜山只是昏迷过去,放下心来,随即转头大怒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出手伤人!”

  怎知白衣男子听完手指抚了一下脸颊竟娇羞一笑:“我们是谁不重要,你这只小狐狸是把化形池的秘密交出来,还是我自己进你脑袋取呢?”说完轻吐又细又长舌头。

  这姿态模样让青月儿直欲作呕:“你们是妖族!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白衣男子拈了个兰花指看了一眼随意的回道:“你都能进来,为何我们就不可?”

  “费尽心思潜入九华山,你们想对我动手?后果可是你们族中长辈能承担的?”

  “嘿嘿,你们下山历练的狐崽子都被长辈施了秘法,换做平时自然没人敢动你们,可在这洞内,我便是将你吞下吃了,狐稷山也察觉不出是谁做的。说吧,池底有什么,兴许我能饶你一命。”

  “呸,外面你境界再高进来也要受九华山的压制,想要化形池的秘密,自己来拿!”

  一直不作声的黑衣男听到后轻哼一声说道:不知死活,早就让你别费口舌了,先擒下来。”说罢单手一伸黑色的三爪虚影便朝青月儿抓去。青月儿舞动短刀密密麻麻的紫色刀芒迎向虚影“砰”两相碰撞后发生了爆炸。

  “看来不只是境界,法力的威力都降的厉害。”白衣男子轻摇折扇吹飞尘土。

  “本座不过用了三成力而已,千滅爪。”说完之前的三爪虚影不断从手掌射出,青月儿知道不能硬接,身形游移不断,躲不去的便用短刀斩开,险而又险的撑过了黑衣男子的攻击。

  白衣男子同伴失手反而咧嘴笑了起来:“不亏是青丘族年轻一辈的天才,啧啧,老吴要不换我来?”被唤做老吴的黑衣男听到这番嘲讽之词,也不顾身份,脚下发力瞬间弹射出去,手掌化爪,墨绿色的淡芒隐隐浮现,迎面朝青月儿拍去。

  人还未至身前,一股腥臭之味便扑鼻而来,青月儿猜想掌中有剧毒,不敢大意,只得收起短刀双手一拍,长陵纱已缠绕于身,双瞳紫芒大涨。黑衣男子接触到紫芒的瞬间,速度变为缓慢起来,青月儿握住短刀刺向对方心口,突然黑衣男子快速扭头阴冷一笑。青月儿暗道不好,此时却已经来不及再做反应,黑衣男子轻易躲开短刀的攻击,一掌拍在青月儿胸口。

  青月儿被拍倒在地,发觉身体微麻,使不上力气,短刀已经脱手掉落在地,这毒竟然如此厉害。

  黑衣男子拍拍手掌低头对青月儿说道:“这等瞳术也敢在本座面前卖弄,换做你家族里的长辈还差不多,不自量力。”

  “我说老吴,你可别把她毒死了。”

  “哼,本座不用你教,还有若是你再对本座不敬,我连你一块杀了!”

  “老..吴尊者何必动怒,哈哈,你我被吩咐到一起处理此番事宜,也是一场缘分,怎么说也....”

  吴尊者冷冷扫了一眼白衣男子,这才让对方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白衣男子收起折扇快步向青月儿走去,伸手往青月儿头上按去。

  这时一道声音出现在两人身后“两位前辈,且慢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