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白衣心思急转不慌不忙反问道:“呵呵,三位也是为了那把剑而来?”

  那瘦小的男子有些惊异:“你小子也知道太阿剑?”说完似想到什么又欣喜道:“是你!快将地图交出来,兴许本大爷能饶你一条小命。”

  是我?看穿着这三人不是东洲人,莫非见过我?原来太阿剑在第三山,那这第三山的主人想来是惜翎仙君了,难道之前厅中所见便是太阿剑?不对,传闻中太阿剑是古语大师在世时所造的最后一柄神剑,乃是陨星所铸,应当剑体幽青而非白玉色。也只是思虑片刻,江白衣便开口道:“图我自然是有的,不过三位就算在外面有通天的修为,进来九华山也会被强行压制到灵识期,我们对太阿剑并无兴趣。与其我们五人拼的你死我活,不如一同寻宝如何?”

  三人似以中间女子为首,瘦小男子见女子首肯,这才昂了昂头道:“算你命大,我劝你老实点,不然嘿嘿..”

  虽然暂时哄过了对方,可自己并无宫殿的地图,若是被三人知晓便麻烦了,不知这三人知不知道中枢法器的事,定要抢先一步拿到大厅的玉剑控制第三山的禁制才行。想到这,江白衣一边提防三人一边观察起身处的房间。四周密闭无门无窗,梁上贴有一符,房内三面墙上各有一幅画,第一幅画的是一男子坐卧抚琴,第二幅画的是一男子手持玉瓶,第三幅是一舞剑男子。破关的方式定然与三幅画有关。

  “小子,这关怎么过?”

  “画中抚琴之人想必便是惜翎仙君了,至于第二幅..”江白衣话未说完,第一幅画冒出红芒笼罩众人,暮然间周围景象又是一变,眼前出现一颗巨树,无数倒垂的柳枝飘曳,一丝凉意轻落脸庞,随后漫天细雨染湿衣裳,这是幻境?

  “诸位,可是在找我?”有些懒散的声音响起。

  众人闻声望去,一男子青衣素袍坐在树枝上,斜靠树背,一双眸子轻扫众人后抬头不知在看什么,整个人显得空灵洒脱。

  “惜翎仙君?”江白衣看着男子身旁正飞舞的幽青长剑询问道。身旁的瘦小男子听到惜翎仙君四字后如临大敌,手急忙伸向腰间,却被那女子拦住。

  “有趣,你们三人是如何进来的?”不等三人搭腔,男子又自答道:“是了,颜如又怎会放弃,不用担心,我只是一缕神识,只是画中人罢了。”

  女子恭敬道:“仙君果然神通广大,只观一眼便可知我们底细,此番是想借仙君大人的太阿剑一用。”

  惜翎仙君长叹一口气:“想断天命?颜如还是想的太简单了,若果以得,寻得因又能如何?太阿剑的剑身在我这,剑灵在第三幅画中,凭你们三个恐怕对付不了那画中人。”

  “无需仙君大人的剑灵。”

  “哦?倒是下了一招好棋,哈哈,我真好奇下次是谁来取剑灵。”惜翎仙君伸指轻点剑身,太阿剑就已出现女子手中。“剑已得,那便回去吧。”惜翎仙君手一挥,那三人便消失了。

  惜翎仙君仍如之前一般望天道:“你们又是为何而来?”

  江白衣好奇得打量上方,画中世界的天上除了乌云并无任何出奇得地方,忍不住出声问道:“仙君大人在看什么?”

  没想到对方会反问自己,惜翎仙君转头正视两人回道:“线。”

  “线?”

  “命运。”

  江白衣惊异问道:“这...难道万事皆有定数?那又是谁掌控这些。”

  仙君轻笑一声:“我若是知晓,又岂会只剩一缕残识,如今只不过是生前留下得执念罢了。”

  悠上朗没空去思虑这些大道天理,急忙插嘴道:“我的两个好友之前误触禁制,不知道被被传送到哪里去了,仙君大人能否帮忙找到两人?”

  “第三山早已化为法器,纯钧剑只有器灵能操控,器灵无法进入画内,我亦无法离开画中,爱莫能助,除非..”

  “除非如何?”

  “我附于你身,一同去第二幅画中寻找另一份残识,两份神识融合后即使出了画也不会消散,自然能寻得器灵帮你们找到友人。”

  悠上朗听完一口应承下来,正待惜翎仙君附身,江白衣却有些疑惑得问道:“他还未进入灵识期,仙君为何不附身于我?”

  “呵呵,一具身体怎可有两道神识,便是我用秘法也只能暂时进入另一位小友得身体,你虽是灵识初期,可难免会有些排斥,放心,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原来如此,晚辈受教了。”

  -------------------------------------

  画中世界,悠上朗盘膝而坐,惜翎仙君立于身前食指点在悠上朗额头,口中念念有词,想必是在施展秘法,一旁观看的江白衣心中总有股说不清道不明得异样感。

  不消片刻“成了。”惜翎仙君说完化为青光进入悠上朗额头,察觉到仙君临进前怪异地一抹笑更让江白衣觉得有些不对劲。

  悠上朗站起身来舒展了几下身体:“虽说境界低了些,不过有肉身的感觉,真是久违了。”

  “仙君?”江白衣试探问道。

  “是我。”被附身的悠上朗指了指自己额头,那里果然多了一道绿叶似的印记。四周红芒一闪两人又回到之前的房间,之前的三人却不见踪影“你在这等着我,我去去就来。”仙君说完就钻进第二幅画中。

  独留房间的江白衣轻抚额头:“好生古怪,到底哪里有问题?画,红芒,绿叶,太阿剑...琴?”江白衣双目扫过头顶上方,突然怔住。“果然!”

  半炷香后,惜翎仙君从画中出现,身上多了几道伤口,双目却是越发神奕,扫了一眼江白衣身后问道:“第三幅画呢?”

  原来在惜翎仙君入画时,江白衣将第三幅画从墙上摘下收入储物袋中,看着悠上朗额头又多出的一道绿叶印记,江白衣越发确定心中所想:“仙君已经融合了第二道残识了吧,可否先出来呢?”

  惜翎仙君一脸淡然道:“想要脱离附身颇费时间,你们不是着急救朋友吗?器灵就在第三幅画中,你同我一道进去进入寻找。”

  江白衣不为所动踱了两步,缓缓说道:“哦?是打算连我的身体也不放过吗?阁下不是惜翎仙君吧!”

  一改之前温和的神态,惜翎仙君借由悠上朗的躯体脸上露出阴邪的笑容:“你是如何发现的?”

  “我原想你有太阿剑,那应当是惜翎仙君没错,可你性格却与传闻不符,惜翎仙君高傲自负便是几位同门师兄都不放在眼里,太阿剑又是本命法器,怎么会轻易借于他人之手。”

  惜翎仙君捏着下巴说道:“我趋于大道,万物万法皆可一视同仁,修为到我这个境界,即使剥离了本命法器也无妨,单凭这点就能推断我是假的?”

  江白衣不知从哪里变出玉扇轻摇几下,继续说道:“确实不够,画中世界我以为是幻境,不过出来后第一幅画中的人和琴却不见了。画中人自然是你,可琴呢?你只是神识,不会有收纳的法器,我在画中世界也并未发现,所以你给那三人的剑是假的,是画中的琴变化而来。你时常抬头看,恐怕看的不是你所说的线,而是透过画中世界看房间梁上的符吧?你借由那三人将琴送了出去,破坏符的一角,直到符力衰退,你才敢从巨树下走出。你占据悠上朗的身体,是因为符并未完全失效,既然琴可以从画中出去,那你附在人的身上也可以,只是若你是假的,如何知晓那三人的身份?”

  惜翎仙君轻拍手掌:“真是聪明,前面都被你说中了,可若说我是假也并非全对,我只不过不是本尊而已。”

  “你是分身?可你怎么会有意识,还能独自存活?”

  “惜翎得到过一本神妙的功法《浮华三身》可修炼出三个分身,为了增强分身,他竟将自身的神识剥离附于化身之上。惜翎约战强敌,根本没想过对方境界已经超越了他,大战之前还留了两个分身在第三山,一般来说本尊死,分身则灭,那场大战惜翎肉身被毁,只留一缕神识精魂逃脱。可在第三山的两道神识并未消亡,惜翎将自己的残识附于太阿剑上飞回第三山,想要复生,却发现没有主体神识的压制,两道分身的神识生出了自我。”

  听完分身的话,之前许多的想不通地方都迎刃而解。“所以三幅画中分别有一道神识?惜翎为了防止你们两个将他吞噬,分别将你们封于第一幅和第二幅画中?那第二幅画中的神识为何甘愿被你吞噬?”

  “只是暂时联手而已,只要惜翎的神识还存在,我们就无法离开这房间,太阿剑就在第三幅画中,先告诉你惜翎本尊可没我这么好的脾气,只要灭了他的神识,答应帮你们的事依旧。”

  “口空无凭,你若是出尔反尔我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