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师叔,要让他们停手吗?”

  “想让他们自相残杀一会。”

  子夜时分这帮白日里未拿到玉牌的,似商量好一般,纷纷将屠刀指向选中的目标。场面一时混乱开来,惨叫声彼此起伏。江白衣四人早就有所提防,此刻站在远处的树梢上观望这幅景象。

  “这,,,那些宗门的就打算旁观?”

  “本就是计划好的,你以为是你贿赂玉阳门弟子的钱不够?只不过加上你们俩别人不好抢而已,白天那帮散修里有些独行的修为不高也拿到了玉牌,你就没想过为何?不说少一个对手进九华山就多一份机遇,便是那些有玉牌的也想多得一枚,拿出来售卖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你要知道,散修可比不得那些大宗门,资源匮乏,功法修为参差不齐,贪婪使人癫狂,许多人连性命都可不要。”

  直至破晓,这场惨烈的玉牌争夺才在几大宗门的制止下结束。散修的数量怕是去了三分之一还多,有些还守了重伤,即便进九华山也是九死一生。杀人夺牌不成,这些人又瞄上了重伤的散修,犹如集市,纷纷开价购买。

  午时一刻,江白衣的下人才赶来,将手记交予悠上朗,三人观完大失所望,所记载的寺庙并非伽澜寺,商量一番后打算帮江白衣寻得宝物,再自行探索。

  九华山每次现世并非九山齐开,而是只开八主山,十六外山,半柱香过后,虚无缥缈的九华山越发真切,九道白光从天际照落九山之上。

  “界门已开,诸位道友持玉牌进山。”秋嵩站在界门处传音道。

  四人进山后直奔此行目的地,第三山,待四周已无他人时,江白衣才开口说道:“将玉牌都丢了吧?”见三人一副为何的模样,江白衣解释道:“如果我没猜错,这玉牌应当可以追寻到我们的位置。”

  “你怎么不早说?”

  “也别小觑了那帮散修,里面奇人异士众多,若是传音时被听到,到时候引发骚乱扫了宗门的面子,后果如何不用我说了吧?” 青月儿听后沉默不言,心中越发提防江白衣,此人实在太过精明。

  -------------------------------------

   盯着手中罗盘许久,男子向一旁问道:“师兄,这四人怎么许久未动。”

  被唤作师兄的男子打量了几眼罗盘:“可能是触发了什么禁制被困住了,师叔交代要盯紧这四人,闵彦你留在此地继续观察,若是有异动以玉牌通知我们,其他师弟随我先去第五山取魔轮珠。”

  “师兄放心。”

 -------------------------------------

  江白衣反复将地图又看了几遍,才确认道:“是这里了,你们千万不要碰任何东西。”

  话音刚落。“咦,这是什么?”看到地上突兀的出现一朵奇异的花朵,瓜山忍不住开口问道

  众人转身看去,说是花朵却只有一叶一花瓣,隐隐有青烟飘散开来,只见瓜山伸出手臂,好像要去触碰花朵。

  “住手!瓜山你作甚?”青月儿忙伸手阻拦。

  瓜山有些惊恐的喊道:“不是我在动啊!身体不听我使唤。”

  “糟了!”江白衣随手丢出一枚暗器射向花朵,却还是晚了一步,花朵根部浮现阵法虚影罩住瓜山,随后连带着抓住瓜山手臂的青月儿两人一同消失了。

  悠上朗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是个连环陷阱,那青烟有些古怪,看来只对明法境以下有效,他们俩会传送到什么位置我也不清楚,不过不会超过第三山的范围,以青月儿的修为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控制此山的阵法法器图上有标记,我们先去取法器。”

  “好!”

  忍着传送后被压迫的不适感,青月儿轻轻晃动脑袋,发觉周身一片漆黑:“瓜山,你在哪?”

  “月儿姐姐?我在下面。”声音不远,青月儿放下心来,瞳孔化作月牙状闪着淡淡红光,四周轮廓变得清晰起来,似乎是处洞穴。待瓜山爬上石阶,青月儿已经绕着洞穴走了一圈,竟没有发现出口,难道这洞穴只进不能出?

  “瓜山,你刚才在石阶下面有没有发现什么机关?”

  瓜山举起手中的中明光符回道:“地上有个石板,有些怪异的符号,我看不懂。”

  “哦?我下去看看。”说完跳下坑洞。

  青月儿扫开石板上的灰土,妖族的文字?天木豸?不愧是东华圣母的弟子,连这等上古异兽都能降伏。

  “月儿姐,如何?”

  “这里好像是天木豸的尸骸所化,石板记载三山的主人离去,始终未归,这只天木豸自知寿命将尽便将毕生法力灵气注入这第三山。”

  “难道这第三山是活的?”瓜山惊讶道。

  “也不全对,当初似乎是以炼器的方法,这么久了,器灵都不一定存在了。”

  “有告诉出口在哪吗?”

  青月儿又将石板后半段阅完,果然发现了提示,要以三山宫殿中的剑匣或以木灵气引动,可激发阵法,这...咦,这最后一句怎么像是新刻上去的?“真亦假时假亦真”这是何意?

  -------------------------------------

  “江大哥,我们又回到原处了!”

  “应当是个迷阵,可手记中也并无记载,奇怪。”江白衣眉头紧锁,这已经是第四次了,不管两人从哪个方向走,最后都会回到这里。

  “可我们一路小心,也再没见过那奇怪的花朵,是什么时候陷入这阵法?”

  江白衣一惊:“是了,除非,这不是迷阵,是幻阵,那花朵非对我们俩无效,而是我用暗器攻击它的一瞬间我们就中招了。”

  “妙玄洞庭,自在清明!破!”周身的景色如涟漪般荡漾开,低头看去,那朵怪花还在,只是不在有青烟升腾,两人见此连忙退去。

  “快走,已经耽误太久了。”

  这次没再回到原处,半个时辰后映入两人眼帘的宫殿就是最好的证明。整座宫殿不知是用何玉石做筑,如晶石般剔透,却又看不真切宫内的景象。宫殿匾额上刻《清风皓月》,踏入宫门,有一石台立于中央,一柄玉剑悬于其上,江白衣试探的丢出暗器,果不其然,暗器靠近玉剑三尺之内便化为齑粉,想要强取怕是行不通,江白衣打量了眼厅后,发现左右两边各有一廊道不知通向何处,略一思量开口道:“那剑想必就是第三山的中枢法器,你我不能分开,先去右边吧。”

  悠上朗点头附和,走向右边的廊道,突然想到什么转身问道:“江大哥,手记里可有记载宫殿里的禁制?”

  江白衣知道他担忧什么:“说来惭愧,家族长辈并未踏入宫殿。”

  寻得宫殿却不入宫门,悠上朗疑惑问道:“这是为何?”

  “当年江家也算是一方豪强世家,族内高手辈出,九华山初次现世时,当时的家族族长决定携同族的一批高手入九华山,光是这三山一路的阵法禁制,就让其余数人丢了性命,因为有地图在,你我并未体会其中凶险,这都是前人用血骨铺出的生路。手记所书到达宫殿时,就只剩家祖一人,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来到宫殿前,刚想入宫殿搜寻宝物,九华山的闭山时间却到了。痛失手足又一无所获,回去后家祖为了自身颜面一直未将此事告诉别人,本想等下次九华山开启,可直至阳寿将尽时也未能等到,弥留之际将九华山之行写下藏匿族内,我也是偶然发现。”

  原本并无奇处的廊道此刻显得有些骇人。“恐怕里面不会如来时那么容易了。”悠上朗吞咽了一口涎水后寻思道。

  “若是怕的话可以留在这里等闭山。”

  悠上朗一脚踏入廊道一边回答:“怕我也要进去,月儿和瓜山还等着我呢!”

  两人在廊道上走了许久依然未到尽头,悠上朗已经显得有些急迫:“不会又陷入幻阵了吧?”

  “不会,浩然正气诀我用过了,若是幻境,早就脱困了,一路上我留下的标记一个都没再看到,说明我们并不是在重复回到原地。”

  “可这廊道怎么会无穷无尽?”

  “这可能是个空间阵法禁制,若是找不到阵眼,怕是永远都走不出去。”江白衣将心中的猜测说出。

  还未等悠上朗回应“轰隆”一声巨响传来,两人脚下浮现光芒,从廊道消失出现在一个玉石房间内,江白衣稍稍压下不适感向前方看去,发现不远处竟然有三个人背对自己!

  三人察觉到江白衣两人的出现“你不是说这里不可能有人来的么?”中间的女子开口向一旁问道。

  有些瘦小的男子搓着耳垂:“先前的那些阵法你是见识过了,若不是有六戎符哪里能来到这,除非..”

  另一男子接话道:“嘿嘿,除非他也有能破阵的法宝,或者第三山的地图。”

  “小子,你是有第一样,还是第二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