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初遇江白衣是在月门中,人如其名,一袭白羊裘,脚踩白玄云纹履,额系墨色绸缎束带,正值冬日却手持玉扇,目光清朗,剑眉斜飞,端是俊朗潇洒。

  悠上朗三人只是乔装成喽啰混进去,江白衣竟是假扮分堂堂主,其间口若悬河,便是连月门教首也被其巧舌蛊惑,不疑其身份,更是对其欣赏有加。阴差阳错下,双方打了一场,恰巧江白衣曾在齐家庄见过青月儿,知道三人并非月门门徒,主动袒露身份,三人一番权衡下,携手设计铲除了月门。

  “听闻你们拿下了乌寨,我在齐家庄等你们许久未果,一路打听下才找到你们。我就直说了,想请三位和我一道去趟九华山。”

  青月儿眨巴眨巴双眼笑道:“我说白大侠,你突然找上门来,就让我们跟你上刀山下火海的,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

  江白衣料定会有此一问,手一扬拿出一张羊皮布出来:“本就没打算瞒着,我这有外山的简图,乃是家祖遗留下来的,我也是凑巧从祠堂中发现。里面记载一处宫殿位置。”

  悠上朗和青月儿两人对视一眼不动声色,倒是江白衣急了:“成不成?所得一分为二,你们三人一份,我一份,如何?”

  悠上朗不答反问:“江大哥,除了地图所记载的宫殿,可还有别的?比如寺庙之类?”

  “图上并未画有寺庙,不过我翻阅族内遗留手记倒是有提到过。”

  “若是能将手记暂借一观,这事我们便应承下来了。”

  江白衣只犹豫一瞬便开口道:“好,只是手记未带在身,不如先行上路,我让人回族中取来。”待江白衣下楼去吩咐家仆之时,悠上朗三人在屋内商讨起来。

  青月儿也不顾江白衣会不会突然回来:“这江白衣我总觉的有些道貌岸然。”

  悠上朗手指伸到嘴前:“小点声!铲除月门,江大哥可是头功,论武功身手,才智计谋都是上乘。”

  “哼,在月门可都见识过他的手段了,谁知道此行会不会阴我们一手。”

  瓜山倒是对江白衣没什么敌意:“月儿姐,我倒觉得他人挺不错,若是他心狠些,当时完全可以利用月门的人将我们瓮中捉鳖,自己一个人独领功劳奖赏。”

  “好了不说了,你们两人都胳膊肘往外拐,既然如此,出发吧。”

  三人来到楼下,江白衣站在客栈门口大有深意的扫了一眼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客栈外,两匹神采奕奕的枣红色骏马打着响鼻不时轻踏地面,后面拉着一辆黑楠木马车,悠上朗上车后打量了一眼车内,三面皆是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脚下踩着柔软的兽皮,就连窗牖上的一帘绉纱都显得价值不菲,忍不出住出口问道:“没想到江大哥家境如此优厚?”

  “如果可以,我宁愿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青月儿见将白衣似要长篇大论一番,她可见识过对方嘴上的功夫,忙插嘴道:“本姑娘要歇息会,别打扰我啊。”江白衣露出无奈的神情,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

  九华山,据说是东华圣母早年居住之地,起初只有一山,圣母门下有八位弟子,个个天赋异禀,神通广大,各自寻得一奇山将之移来,八山环绕一山,故后人取名九华山。

  四人提前到达九华山,界口处已经有不少人,各自按照宗派势力占据位置。九华山只有一个界口,进山容易出山难,若是进山不等时候到,是无法走出来的。刚下马车便有一怪异男子,带着奇怪的哭脸面具过来询问是否要一起同行入山,山内阵法禁制极多,稍不留神便会死于非命,然而最可怕的是人,最后一日所有人都将被传到界口处,那些毫无收获的自然不愿空手而归,落单的散人往往成了那些大宗门的口中肥肉,所以每当九华山现世,一些散人都会拉帮结伙一同进入。

  江白衣却笑着拒绝了男子,待人离开才向三人说道:“要是以往,我们便要选一个散人组织加入,以求最后平安出来,此番却无需如此了。”

  “为何?”

  “因为这次各宗门已经下了死令,不得出手抢夺散人得到的东西。”

  “这些看着道貌岸然的宗门会变的如此好心?”

  江白衣笑着解释:“自然非其本愿,上次九华山开启最后也是杀得血流成河,嘿嘿,谁知道哪个宗门的高徒将吴苍老怪的传人给宰了。”

  “吴苍老怪!”悠上朗惊讶道。

  “正是这位外界传的散修第一人!知其弟子被杀,勒令各大宗门交出犯人。谁会明知必死还去送死?那么混乱的情况下又有谁会注意是自己下的手,而且散修第一人的弟子得到的宝物定是不凡,往宗门一交,自然有人保。找不到凶手,吴苍老怪勃然大怒,凡是下山历练,外出任务的遇到他,统统被削去脑袋,尸体就扔在各宗门口。”

  “宗门的强者也不少吧,难道任由他杀弟子?”

  “吴苍老怪又没开山立宗,连洞府在哪都无人知晓,宗门派出的强者多,他就跑,少了又打不过,没事就恶心你。不得已几大宗门只好妥协,此番九华山后,势必散仙都会唯他马首是瞻。这些还不知情还在拉帮结伙的,可都要作鸟兽散去咯。不过几大宗门也不都不是愿意吃亏的主,看着吧。”

  果然,不多时一男子慢悠悠的走到界口石阶处传音道:“在下玉阳门,秋嵩,我们几大宗门经过几番商量后决定,以后九华山开启将有几大宗轮流主持,最后一日,不得互相厮杀抢夺对方宝物,若有发现者,将被几大宗全力追杀。”

  一时间外围的散修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不过!以后九华山将限制进入人数,能否进入将由几大宗门决定。”

  “凭什么!九华山又不是你们几大宗门的!”

  “哦?是哪位道友有异议,上前来,可当面与老夫讲!”秋嵩阴鸷的盯着刚才出声的男子。那男子也是一时口快,自知得罪大宗门没好果子,低头不敢再出声。

  “既然诸位都同意,方可从我玉阳门弟子处报名,领取玉牌,明日凭此牌入山,认牌不认人。”说完走下石阶。

  “这群老狐狸果然不是吃素的,既能探查这些散修的底细,背后有靠山实力出众,不能杀,却能提前提防出手捣乱。又可使人心涣散,散仙本来抗衡宗门颇为齐心,这玉牌一出,难免相互之间要挣个头破血流了。”

  “走吧,若是连进山的资格都没拿到,那就白跑一趟了。”青月儿急忙说道

  到底是大宗门,连房屋都能收纳的法器也有,玉阳门的弟子坐在桌前头也不抬的问道:“姓名?”

“江白衣。”

  “什么境界?来自何处?”

  “灵识期,东洲江家。”

  “境界挺高啊,东洲江...”写到此处那名弟子突然回过神来停下手中的笔,抬头向江白衣看去,神情有些惊讶。

   江白衣报以一笑回应询问道:“我能否通过?”

  玉阳门弟子回过神忙拿出玉牌:“可以可以,自然可以,给江公子。”说着将玉牌递给江白衣。

  悠上朗三人没有这么好的背景,扮演师兄师妹小师弟,编了个师门打算混过去,好说歹说那玉阳门的弟子也不为所动,直到悠上朗一脸肉痛的掏出一袋灵石来,那弟子才一转先前不悦的神色,将玉牌拿出。

  “怎么只有两块?”

  “你们两个修为尚可,这小子进去是送死吗?令牌有限,真当什么人都能拿到玉牌?”

  “可我不是给你...”

  “闭嘴!给我什么?这两块要就拿去,不要后面想要的人多了。”

  先前出去的江白衣听到屋内的吵闹声,推门而入打算瞧个究竟,看着悠上朗忿忿不平的模样,大概明了原由,刚想张口,又一人推门而入。

  “吵吵闹闹的,外面那么多人等着,你们四个是想干什么?”进来的男子不问原由便偏袒同门。

  那弟子见到中年男子到来,忙起身一拜,随后一指瓜山说道:“师叔,这两人带的小子才炼血境十层,法力都用不了还想进九华山,我不发令牌,这两人就无理取闹。”

  青月儿听完这倒打一耙的话柳眉一竖:“你。。。”

  此时江白衣打断了她后续的话:“这位前辈,这三人都是我的好友能否行个方便?”

  男子刚想询问,突然又闭口不言,露出古怪的神色,江白衣瞄了一眼玉阳门的弟子,知道两人在传音。不消片刻,那男子开口道:“既然是江家的人,那老夫就卖个面子,不过你们进山以后是福是祸都与我们宗门无关。”随后在男子的示意下,那名弟子才将第三块玉牌交到悠上朗手中。

  江白衣见此抱拳一礼:“多谢前辈。”

  待四人走后,中年男子才喃喃自语道:“江家的人怎么会不远万里来此,不行,我要找师兄商量一下。”

  “若是再有人闹事,直接打出去,别跟他们废话!”

  “是,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