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哪来的小娘皮,长得真俊,不知道在大爷胯下承欢的时候,还能否这么泼辣。”

  旁边的小弟一脸淫笑道:“那还用说!那些性子倔的小娘子事后可不都服服帖帖的!”

来的正是青丘皓月,听着几人的污言碎语,忍不出啐了一口:“无耻。”说完掷出一柄短刀。别看领头之人言语调戏着青丘皓月,内心却早已有所防备。一看对方出手就知道有两把刷子。微微泛着青光的短刀直奔二人头颅而去,速度极快,小弟本打算歪头躲避,却被什么挡了下来,原来是领头之人按住了他的脑袋。短刀不但射穿他的眉心飞了回去。随后他整个头颅“嗡”的一声爆裂开来。红白之物溅了身旁几人满身。

  看都不看死去之人一眼,领头的大声喊道;“这位仙子,这小子出言不逊冒犯仙子死有余辜,此事一笔勾销如何?”

  青丘皓月斥道:“哼,邪魔外道,放了那俩人,给本姑娘滚远点。”

  “老大!”

  “闭嘴!放了那废物和小鬼!我们走。”说完领着几人灰溜溜的离开。

  悠上朗有心起身道谢,奈何身体还是瘫软无力,倒是那被救下来的孩童见安全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青丘皓月走近两人后摸了摸孩童的脑袋,轻声安慰几句,转头对着悠上朗说道:“那伙人说的没错,你这点修为和送死没什么两样。”

  悠上朗躲开对方的视线,苦涩的回应:“我。。。”

  “你很好!”

  “嗯?”

  “要不要我教你几招?”

  “什么??”

  “这孩子住哪你知道吗?”

  “啊?嗯。知道。”

  看着他一脸茫然笨拙的模样,忍住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喏”青丘皓月从怀中抛出一粒丹药扔给悠上朗:“这是我特制的秘药。我叫青月儿,你呢?”

  不知是伤势的原因还是什么,他脸上有些微红:“多..多谢姑娘了。我叫悠上朗。”

-------------------------------------

  半里坡下,血色石窟内,刚刚遇见的领头男子跪在地上,拜着前方,伏在首座上的男子昏昏欲睡,过了许久才开漫不经心的问道:“事办成了?”

领头男子忙抬首回应:“是的,对方丝毫没起疑心。”

  “好,做的很好,这些白膏丸拿去分了吧。”说完男子将一瓶丹药扔了过去。

  领头的男子欣喜的接过:“多谢大王,那小的先行告退了。” 

  待人退下后,首座的男子一扫之前倦态:“出来吧,事已成,下一步呢?”

  空荡的石窟壁上,“唰唰”的抖落声传来,一个红发女子挪着步子走了出来:“岐山王果然利害,下面就不劳您操心了。事成之后答应的好处自然双手奉上。”

  “呵呵,下次再敢肆意闯我洞府,小心你的心肝。”说完岐山王舔了舔舌头。知道岐山王此人喜怒无常,红发女子也不敢贫上两句,轻哼一声消失在洞窟内。

  “区区条蜈蚣也敢打化形池的主意,若不是答应送我具木灵体,我才懒得趟这趟浑水,要不要也卖青丘族个情呢。”打着两头好处都想要的算盘,喃喃自语一会,岐山王又恢复了昏昏睡去。

  ---------------------------

  “多谢两位恩人,这些贼人,呜呜,我可怜的瓜山,还好你没事,不然娘怎么活下去啊!”

  瓜山的父亲有些胆怯的问道:“他们不会再找上门吧?”

  青月儿眉头一皱,她最见不得这种怕事的男人,刚想开口斥责两句,一旁的悠上朗抢先说道:“没事,有我们在,两位放心好了。”说完给了青月儿一个眼色,朝屋外走去,青月儿不乐意的从屋内跟出来,“你这人口气还挺大啊,若是岐山王的人再来,你怎么办?”

  悠上朗讪讪一笑:“一家老小本就有些担惊受怕的,何必再雪上加霜,况且这不是有青姑娘你在么,自然不用怕那些宵小之辈。”

  青月儿一怔,没好气道:“你倒是会说,出力的可是本姑娘。”

  两人说话间,突然地面微微震动起来,两人向远处看去,一个巨大的身影正缓缓靠近,他每踏出一步,周身地面的尘土都会被震的飞起,屋内的瓜山一家已经跑了出来,惊恐的望着那巨大的身影。悠上朗感觉自己的心脏被那踏步压迫着。每一次对方落脚就像踏在自己心口上。直到青月儿拿出一缕长陵纱,这才有些缓解。

  “这长纱算是半件法宝了,可静心安神,来的那人好奇异的功法。”那巨大的身影已经来到众人百丈远。悠上朗略微看清对方的模样,身材壮硕,拳头怕是有他的脑袋大了。巨大的佛珠串挂在脖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身后背的巨大棍子,有水缸粗细,棍身雕刻虎纹,末端有个铜环嵌着,应当是以此挥动巨棍。

  巨汉口喝:“杀!杀!杀!”拎出铜棍就朝这边冲来。

  “喂,他和你有仇吗?”青月儿转脸问道。

  “你看我这身手,像是能得罪他?”

  “我去试试。”

  “小心点。”

  青月儿不知从哪里变出两柄短刀,迎着对方而去。瞬息间两人交手了,半臂长的短刀从巨棍侧面擦着棍身而过,迸出火花来,自己取巧的一击反而自己手臂都被震麻,若是被正面击中恐怕要受重伤。青月儿不想暴露真身,思量片刻,长陵纱缠绕左碗,掷出双刀击向巨汉头颅和下身,魁梧的巨汉却有着不符常理的敏捷,巨棍随手挡住飞向下身的短刀,脑袋后仰又轻易躲开另一柄,这稍纵即逝的瞬间,巨汉仰天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一抹倩影,青月儿双眼中显露出弯月口中轻语:“月烛。”

  巨汉身体顿住,巨棍“哐当”一声竖立在地上。青月儿飘落下来,站在棍顶,巨汉直勾勾的盯着青月儿的双瞳,像被迷了神志。之前青月儿只说了一半,长陵纱可安神亦可侵魂。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不是青月儿喜欢如此,而是自己若有一点松懈,巨汉就要从魅惑中苏醒,看着愚笨,没想到神识也如此之强,一时间进退两难。

  “悠上朗,还不过来帮忙!”

  在后面护着一家三口的悠上朗看着两人交手,就知道自己这点本事帮不上忙,过去也是送死,只得心中替青月儿助威。听到喊自己,忙跑过去问道:“怎么弄?”

  若不是不能乱动,青月儿真想先一刀了结了悠上朗,强忍发飙的冲动:“把短刀捡起来,杀了他。”

  “哦”了一声,悠上朗捡起掉落在地的短刀往巨汉身上捅去。“砰,砰砰砰。”

  “你干嘛?”

  “不是你让我捅他吗?”

  “你没吃饭吗?用你最厉害的招式啊!”

  “我用了....”

  “。。。。”

  “攻他的天灵啊,算了..”青月儿叹了口气又无奈的说道:“刀给我。”

  

“两柄?”

  “对!两柄!!!”

  随手抓住扔上来的短刀,反手握住刀柄,正要往巨汉头颅两侧插去,却发现巨汉正对着自己咧嘴怪笑,心中暗道不好,果然之前握棍的巨手,正打算合十,这一下怕是腰都能拍断。青月儿连忙收手,一脚蹬在巨汉脸上,借力跳开。

  双手拍在空处,巨汉见状。大怒喝道:“妖女!~”手握铜环用力挥动。巨棍擦着悠上朗的鼻尖而过,脸上如无数刀割般的疼痛。光是棍风就差点把他吹飞。青月儿退到悠上朗身后一拍他肩头:“还不快跑,留在这等死啊,我引开他,你带瓜山他们先躲起来。”

  悠上朗说了句“好。”便朝着一家三口狂奔而去,那边瓜山和父母躲在门口偷偷张望着,若不是全身家当仅剩这破屋,他们早跑了。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那巨汉竟然没理睬青月儿,反而追着自己,悠上朗心中暗骂这巨汉真是记仇,捅了几刀看你也没事,怎么就惦记上我了。他朝着瓜山父母那边摇手喊道:“先跑,我拦住他!”

  奔跑中的巨汉也不顾青月儿连番的偷袭了,打算凭着铜皮铁骨般的肉体硬抗下来。左脚用力前踏一步,上半身躯诡异的扭到后面,青月儿吓了一跳,以为对方要用什么奇异的招式,连忙退开。谁知巨汉,双手拎住铜环,发力后竟把巨棍丢了出去。

  电光火石间,被丢出的巨棍挟裹威势而去,悠上朗若是被打中必死无疑。“轰隆”一声,青月儿忙看去,悠上朗呆立在那毫发无伤,她这才松了口气,顺着悠上朗的目光看去,瓜山一家所在的房屋已经被轰成了碎块。

  “你这疯子!”悠上朗双目通红朝着巨汉喊道。巨汉听罢像是回应般的缓步走去。

  青月儿见状忙赶过去:“愣着干嘛,你也想死嘛!”

  眼看已经赶不及,可巨汉瞧都不瞧悠上朗一眼,从悠上朗身旁走过后,来到塌倒的房屋面前,捡起巨棍,大吼一声,转头对着青月儿狞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