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阁下,来狐稷山可真是求药?”一女子迈着芊芊玉步走入房门,好一张风华绝世的脸,杏眼闪银星,唇红齿白,一笑引人思。王夕玉早已一脸痴迷的望着来的女子。宗游见状轻吹一口气息,清醒过来的王夕玉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好强的定力,小女子多有得罪了。”声如莺砖林,想必换成别人听后不论什么错都能原谅她。

  “狐稷山有神药?”若是真有即使放弃任务也可。

  “呵呵,狐稷山传承万年,灵丹妙药,自然应有尽有,不过...”

  “不过什么?”

  “自然不能白拿。”

  “那需要我付出什么?”

  “阁下随我回山一趟便知。”

  “好,狐使带路。”宗游起身抱过王夕玉,跟随狐使离开屋内。

  屋外院内停着一辆轿子,模样甚是古怪,独有一轮却不倒,轿顶还趴着一只白狐,唯有尾巴是黑色,模样可爱,察觉三人出来,白狐打了个哈欠,对着三人叫唤一声。女子随手往白狐那丢出一颗豆子模样的东西,被白狐一口吃掉。随后轿子提溜转了两圈,打开了轿门。狐使向二人解释道:“这是老祖宗留下的法器,可腾空飞行,那白狐便是器灵,想要驱使便要喂食狐稷山独有的果子。两位请吧。”

  轿子从外看着极小,坐下两人已是极限,轿内却另有乾坤,有房屋大小,桌椅卧榻样样俱全。狐使倒了杯茶水缓缓开口:“饮尽便至。”

  轿子飞行速度并不快,小杯茶水一饮即完,宗游心中正疑惑时,轿子轻微晃动起来,宗游感受到法力的波动,心中明了,原来还有挪移之效。茶未喝,轿门已开,狐使没从宗游脸上看出惊讶之色,脸上轻佻的神色渐去,做了个请的手势。

  山门比云台宗更为气派,并未没有人看守,两旁伫有巨大的石像,人身狐首两手持巨叉而立。狐使先行走入山门,看着二人。宗游抱着王夕玉前脚刚踏入,两旁石像开始轰隆作响,仿佛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两柄巨叉向宗游飞来。

  宗游轻踏地面往后退去,“砰砰”两声巨响,漫天尘土飞扬起来。宗游愠怒道:“狐使这是何意?”

  之前还面带笑容的狐使此刻柳眉倒竖立,斥道:“天机阁的走狗,还不死心,到底如何才肯放过韵儿姐姐!”

  “狐使姑娘,可是误会了?”

  “误会?若你没有天机阁的令牌,两尊守山石像怎会动手!”

  确如其说,天机阁的令牌还在宗游袖内。一时间真是白口模辩,从张汉口中所讲,宗游已经熄了完成任务的心思,与其找到九华山再费力寻找灵药,不如从狐稷山得到更快一些。

  山门口的动静惊动了狐稷山的狐妖们,不消片刻门内站了许多化形的未化形的狐妖。对着二人怒目相视。见此情景,怕是一言不合便要开打了。这时有些吵闹的妖群突然安静下来,纷纷退到两侧让出道路,一面容枯槁的老妪拄着拐杖走了出来。那狐使上前不知说了什么,老枢缓缓点头,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阁下身上可有天机令?”

  宗游拿出令牌回道:“有是有,不过并不是你们所想那般,来此只为求药,这令不要也罢。”说完将令牌随手丢下山去。

  老妪身后的化形男狐开口说道:“奶奶,人族狡猾,莫种了此人的奸计。”

  “药不易得,若是阁下能接我一招,便可入山一叙。”

  宗游乐得快刀斩乱麻:“前辈,请。”

  老妪听罢将拐杖举起口吐二字:“惊雷!”

  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暗了下来,紫色的闪电划破苍穹,击向宗游。言出法随?倒是小觑了狐稷山,宗游伸出右手比出剑指:“岚剑。”巨大的剑气虚影幻化在宗游指尖,随着宗游挥臂斩向紫雷。声势浩大的紫雷被剑气轻易搅碎,阴云也被划破开来,渐渐散去。倒是宗游觉得奇怪,这雷击怎会如此之弱。

  老妪满意的点了点头:“阁下,手段了得,请吧。”

  狐使见此急忙开口道:“奶奶!怎么能..”

  老枢一改温和的态度不容置疑道|:“我自有分晓。带贵客去青竹楼,都散了吧。”

  狐使狠狠瞟了一眼宗游恭敬回道:“是,奶奶。”

  狐稷山青竹楼内,竹片制成的风铃不是叮铃作响,侧卧在榻上的老枢像是在闭目修养。身侧的男子抱着的小狐狸好奇的打量着宗游二人。沉默许久,老枢才睁开双眼说道:“老妪青丘兰,狐稷山第一百七十二代传人,想必阁下已经察觉出来了,我空有境界,体内法力已经十不存一。”

  “在下宗游,不过一介散修而已。兰老不怕引狼入室吗?”

  “狐稷山能存留至今,自有其底蕴,山外我奈何不了你,可入了山门就处在九天玄阵中,任你是仙人托世也休想安然离开。”

  “呵呵,那不知兰老需要我做什么?”

  青丘兰避而不答,反而问道:“宗小友手持天机令,可是领了五尾煞狐的任务?”宗游点头回应。

  “在你之前已经不下十人和小友一样前来狐稷山了,不过他们实力低微,便是这山门都进不来,都被两尊石像碾成肉泥了。小友真以为只是个简单的任务?呵呵,只是那人试探狐稷山的手段罢了。”

  宗游疑惑问道:“那人?”

  “我累了,阴空,事情原委就由你讲给宗小友听吧。”说完青丘兰闭目不语。

  被唤做阴空的男狐朝青丘兰略微躬身后转身说道:“客房已经备好,两位请吧。”

  “许久未有外人入山门了,奶奶不愿亲自告知二位是怕提起后又动了肝火,两位切莫以为奶奶对二位有什么偏见。不知可听闻过悠三道人的名号?”见宗游摇头,倒是阴空有些疑惑了,他轻咳只得解释道:“这悠三道人便是天机阁阁主的好友,本名悠上朗,出身平凡,资质也平平无奇,传闻从九华山得了上古秘典《浮华三身》残篇,乃是仙人身外化身之法的简版,自此修为便一日千里,成了天机阁的座上宾。”

  “要说与狐稷山的瓜葛,说来话长,万年前老祖宗那一代,自是老祖宗君临天下,即便破碎虚空腾升仙界,也无人敢小觑狐稷山,后人自持血脉天赋,不思进取,狐稷山愈加衰败。末法时代的来临,让狐稷山无法再换出九尾天狐灵身降临,更是噩梦的开始。宗道友,可知除了消声觅迹的龙族以为,能不到境界便化身人形的就只有我们青丘狐族了。所以,不只是人族打我们注意,妖族更是想得到其中法门。”

  宗游不解道:“妖族按理说原本躯体更为强大,为何想要化成人形?”

  “宗道友没听说过两相劫吗?”

  “出世未久,未曾听闻过,还请阴空兄赐教。”

  “所谓两相劫,传闻是仙人设下的考验,修炼到四象境和窥天境各有一次,不是雷罚,也不是心魔,渡过两劫的人也会忘掉,所以无人知晓考验的内容。有妖族强者发现,人族,狐族和龙族渡过两相劫的几率要高,越是化形的早越是高,要知道失败则形神俱灭,谁不想登临仙界,万古长存,所以对这化形之法自是趋之若鹜。不过如今想达到这两个境界已是极难,所以妖族也没有以前那么拼命了,倒是给了狐稷山喘息的时间。千年前人妖两族联手攻打狐稷山,死伤惨烈,终有狐族醒悟,不可再故步自封,便定下了化形后要下山历练的规矩。与悠三道人的原由也是因此种下,你们口中的黑尾煞狐不过是个可怜的痴情女子罢了。。。”

  阴空已经离开许久,留下客房内的宗游怔怔出神,事情原委有些过于离奇,黑尾煞狐本名青丘皓月,在狐族也是天赋出众,修炼不过三十载便达到入化形池的资格,所谓化形池乃是九尾天狐从仙界窃取下来的秘宝。“仙路远,成则生,败则死。”便是池前碑文的警语。熬过化形池的反噬,便离登仙更进一步。青丘皓月顺利化形后下山历练而去,枯燥无味的狐稷山,怎比的人间烟火的精彩。她将长辈的告诫抛之脑后,随性而为,快意江湖,直到她遇上了一个人....

  跪倒在地的悠上朗被几人团团围住,其中一人拎着个孩童嗤笑道:“就你这等修为,也想救人?自不量力。”

  旁边一人接话道:“哈哈哈。大哥说的没错,你给爷几个嗑几个响头或许能绕你一命。”说完一脚将悠上朗踹倒。

  悠上朗双眼通红,躺倒在地,竟是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嘲笑之声传进耳内,心中不住想到若是自己在强上一些,怎会受到如此羞辱。

  悠上朗吐出一口淤血说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可那孩子才几岁,你们怎么忍心下手!”

  领头之人一脸玩味的说道:“岐山王要新鲜的人肝,这娃娃正好合适,他父母都没出声,你就敢管我们的闲事,也不打听打听!”

  清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好一个岐山王,这个闲事本姑娘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