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并没有在医馆找到线索,夜幕降临,除了零星的几人还在寻找,其他人都打算寻个客栈暂且住下。宗游两人也回到了掌柜那边,本想再打探些什么。可老掌柜的言语搪塞,问不出什么。只能作罢。就这样,一夜过去。第二日,两人打算再去城门口和明源宗问些话,隔着还远的距离,便听到那边有人在争吵什么,两人忙赶了过去。

  一脸上有刀疤的汉子喊道:“开什么玩笑,我大哥昨夜就住在我隔壁,人怎么会不见!”

  “或许是阁下的大哥在城内寻找线索。”

  “我二人向来形影不离,他不可能不喊我独自离开!”

  “对啊,和我一道的朋友也不见了,是不是你们搞的鬼。故意引诱我们前来,赶紧把人交出来。”

  昨日那白衣青年分开人群走了过来:“诸位,姜某感谢大家前来相助,可昨日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奖励虽诱人,可也要量力而行,而且诸位可都是签了生死状的。”

  “这!”

“现在放弃可自行离去,可若是想动手,那可别怪姜某手下无情了!想与明源宗为敌的尽可试试。”

  那人急切想寻得自己大哥,可看着蓄势待发的明源宗众人,只能安耐住火气,哼了一声离开,这时已经有不少人打算退出。宗游忙上前拉住刀疤汉子问道:“在下宗游,阁下昨夜没听到丝毫动静?”

  “我大哥一向小心谨慎,可连随身的兵器都落在房内,肯定遭遇了不测!我一定要找到他!”说完便急忙离开。

  宗游昨夜打坐修炼,神识一直外散,的确有气息从城南门离开,看来是有人将他们掳走,不过三道气息一起消失,现在有两人失踪,还有一人呢?或许他就是犯人?不知道今晚会不会再出现,好,今夜我等着便是。随后他找到一位明源宗的弟子一手指着白衣青年问道:“请问那位姜..”

  “你说姜然师兄啊?别看刚才有些凶狠,平日里对待我们这些同门可不是那样,说起来,他也是为平原城的事费心费力,听说他家里人也是因为那场瘟疫死的,后来拜入了明源宗,天资甚高,短短一年时间,便突破了炼血期,现在已经是明法境三层了。”

  “那他是何时入门的?”

  “哦,也是五年前,怎么了?”

  “没事,随便问问,你去忙吧。”看着远去的明源宗弟子,宗游若有所思。

  客房内,王夕玉劝说宗游不如放弃早些离开,她有些害怕,宗游摇头示意自己能保护好她,让她今夜留在自己房间内。这才打消她的念头。夜幕来临,王夕玉已经熟睡,直到二更时,终于让宗游发现了动静,好熟悉,自己应该见过此人,动手了!宗游瞬间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城南门口处,隐蔽了气息,果然,一道身影携着两个布袋,偷偷翻墙而出。是他!

  宗游已经远远跟在此人身后半天,终于那人来到一颗树下, 解开麻袋,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将两人迷晕,如同死尸一般任由摆布,看来是要下手了,宗游一个瞬移来到此人身后:“姜兄,你在做什么?”

  姜然突然听到声音吓了一跳,忙转身问道:“谁?”

眼睛看着倒在地上两个还有气息的人:“在下是宗游,一介散修,不知姜兄这是?”

  “哦,阁下不要误会...”话未说完姜然双眼冒出诡异的紫光,

  “神识攻击吗?怪不得。能如此悄无声息!心守意,御岚。”默念法决,青光罩在宗游身上。

  看到无往不利的绝招不起作用,姜然有些慌了神:“怎么可能,你为什么会没事!”

  宗游不做回答,只是调动神识,姜然便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宗游神识过于强大,导致姜然功法反噬。看着地上的三人,他用法力将三人运回城内后,宗游传音全城:“诸位,犯人已经抓到,请各位来悦心客栈。”

  原本暗淡的城内,瞬时间灯火通明,一时间客栈外人头涌动。

  “姜师兄?你对他做了什么!”

  “这不是张兄和李兄吗?怎么回事?”两方人马已经拔出兵器对着宗游刀剑相向起来,宗游开始向众人解释原委。

  刀疤汉子听完立马喊道:“我就说了,明源宗的人找我们来不怀好意,快把我大哥交出来!”

  明源宗的弟子辩解道:“不可能,姜然师兄不会这么做!”

  “让他自己来说吧。”宗游调动神识将姜然弄醒。

  迷迷糊糊清醒过来的姜然,揉了揉头痛欲裂的脑袋,发现同门和许多人盯着自己,知晓发生了什么。他呵呵笑了一声:“暴露了吗。”得到这个回答,一时间客栈外群情激愤,明源宗弟子一脸颓然失望,更有许多人疑惑不解。

  “还我孙子!”

  “你这丧尽天良的家伙,杀了他!赔我女儿性命!”

  “我孙子才五岁,你怎么忍心下手!”

  “对!杀了他!”

  姜然站起身来朝众人喊道:“闭嘴吧,一群猪狗不如的东西!”

  “师兄!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

  “师兄...对不住你们。人都是我掳走的!可他们都该死!”姜然一指前面的几人:“王三!你儿子我是用刀一片片剐死的,卖猪肉的李二娘,你孙子死的比较痛快,还有你,你,你,都是我杀的,他们求饶的声音可真是悦耳啊!哈哈”

  “这个魔头!杀了他!”

  “他怎么认识我们?”

  “可惜,在有些时日就能将你们都杀了!功亏一篑了。怎么样,失去至亲的痛苦!你们感受到到了吗!知道是谁吗?我是杨滫!”

  人群寂静下来,不一会又有人窃窃私语起来:“杨滫?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可能?长的完全不一样啊。”

  “认不出我来?别忘了我父亲是做什么的,只是改头换面了一番而已,怎么不出声了?你们做了什么给大家伙说说啊!好你们不说,我来说,当年我父亲是怎么对你们的?刘铁,你家里穷,儿子生病我父亲可收过你一分钱?李二娘,你媳妇难产还是我父亲救了她们母子。你们一个一个哪个我父亲没帮过你们,可你们呢?平日里感恩戴德,实则猪狗不如,当年那场瘟疫渐渐失控,我父亲提议先将病人隔离,以免再度传染,可你们!吵嚷着说不能留下孩子一个人,要么假装孝义说还要照料服侍父母,反而责怪我父亲,医术不精。好!我父亲没日没夜研究药方。当药做出来的那一刻,我父亲说了,药必须按剂量服用,你们!为了自己家的人个个红了眼,疯抢药罐,本来人人有份,人人只需喝那小半碗的药便可治好,却给家人喝整整一碗,本就是以毒攻毒之法,服用过量引发身体不适,你们却以为我父亲是昏医,不听他辩解,我父亲制药心力交瘁,本就疲惫不堪,更是失手将他打死!我母亲前来劝阻,你们竟然为了灭口连她一起杀了!要不是平大哥护着我,你们当时连我也不会放过吧!”

  “我父亲死了,自然没人救得了那些病人,真是自作孽!后来城主下令,将病人集合到城外的山洞活活掩埋,怎么不见你们反抗?欺软怕硬!更可恨的是,我和平大哥明明无病,你们却将我和平大哥打昏一起送了进去!等我醒来看到一地尸体,平大哥也在我眼前断了气,我当时发誓若时能逃出去,必定让整个平原城陪葬!老天有眼,让我发现一个小洞。幸亏我身体柔软侥幸逃脱。我偷偷溜回城里,找到当年父亲救的那魔道之人所赠的功法,然后拜入了明源宗,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每次的调查都有我主持,自然那些搬城的人行踪都在我掌握之中。可恨我还没将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东西杀光!你们都该死!”

外面的百姓此刻已经无法反驳什么,有些人低头沉默,或许,他们也在悔恨当初吧。。。。

  

  “那我大哥呢?我大哥可没害你父亲!”

  “哼,贪财妨碍我的人,死有余辜!”

  “他已经入魔了....”

  明源宗的弟子将姜然架住,其中一人说道:“我们会将姜然师..姜然交由宗门发落,放心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两位朋友亲人的死我们宗门自然会赔偿,还有这位兄台可随我们去善神教领赏。”

  

-------------------------------------

  春来医馆的院内,小男孩跑到捣药的父亲身旁喊道:“爹!”

  男子没有放下手中活问道:“怎么了劫儿?”

  “为何爹爹老是不收他们钱?”

  “我问你,何为医者?”

  “医者,需心怀天下百姓,悲天悯人,治疗病痛!”

  “人没有高贵低贱之分,无论其身份地位如何,若是没银钱,便不医了?”

  “这...”

  “为父学医便是为了救死扶伤,人命贵逾千金。”

  “那为何有些人又要收钱?”

  “傻孩子,药草也是要花钱买的,手有宽裕之人,出了钱,换成草药治疗了他人,那也算是积福了。”

  “我也要好好学医,长大了也要和爹爹一样!救治百姓!”

  男子听完笑着摸了摸男孩的头:“乖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