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不管是凡人还是修道者中最是好用,那人二话没说伸手接过金刚符,对旁边人使了使颜色:“师弟,将明成师兄喊来吧,这位道友稍等片刻。”

  足足等了半柱香时间,人才赶来,明成听师弟描述面貌便猜到来人是宗游,看到看守山门的同门趾高气扬的抱臂站着,便明白两人将宗游看轻了。“前辈,宗门甚大,我所在山峰略微有些偏,让您久等了”

  那人和明成敷衍的打了声招呼,又讽刺道:“师兄,那哪是有些,都快到另外一座山了。”

  明成早已习惯这些师弟们的态度,也不予理睬,忙将宗游迎进去。

  “前辈怎么如此之快就过来了?”

  “是有些事情想你帮忙。”

  “前辈请说。”

  “你可知道如何让断臂之人从新长出手臂?”

  明成有些歉意的说道:“这个我倒真不知晓,对了,家师说不定可能清楚。”

  和之前的路上一样,宗游有许多的疑惑等着明成解答,两人一问一答下来到明成所在的山峰。引入眼帘的是几排竹楼,便是之前的客栈都比这富丽的多。“让前辈见笑了,我们这一脉,人丁单薄,家师性子也淡然,比不上其他峰。前辈稍等,我去禀报一声。”

  原本是要拜访,没想到主人家亲自相迎,很快宗游便看到一个身穿褐色道服,手持拂尘的老者走来,上下打量几眼,倒是真有几分仙风道骨。老者只是微微拱手便开口道:“方才成明已经将道友的事告诉了我,贫道知晓三法,一:若是斩尸境,自可血肉再生,不过已有几百年不曾听闻有人到过此境,二:传闻九华山有一种叫做沙棠的果实,可九华山究竟在哪贫道不知,三:大禅寺的佛阁中的大舍利子。天机阁或许有九华山的消息贩卖。至于大禅寺道友就不必去了,几位斩尸境的真佛涅槃留下的舍利子,外人自然无法得到。既然事以达成,恕贫道招待不周了请把。”

  宗游一愣,回过神说道:“多谢道友告之,那就不多打扰了。”

  明成不明所以:“师傅?”

  “明成你送送宗道友吧。”

  不知师傅为何突然做此决定,但师傅一向对自己极好,明成不愿违抗师命:“这...是,师傅。”

  回去路上,两人默而不语,宗游是思考那三法,明成是因为师傅突然赶人不知如何开口。来到山门处,明成深吸一气开口道:“前辈,对不住了,家师..家师性格古怪。”

  宗游笑着挥袖道:“无妨,我谢还来不及呢,怎会怪罪,那后会有期了。”

  “前辈保重!”

  小曲峰竹楼内:“师傅!不是说好了劝说宗前辈加入宗门,怎么!!”

  “若是如你所说,为师自然愿意劝说此人留下,你知为师与常人不同,当年体内灌注的灵气留了几丝,可我一见此人,灵气便呼之欲出难以平静,要么此人高我不止两个境界,要么修炼了什么极为奇特的功法,这两样,我们这种小宗门可无福消受。”

  王夕玉见到推门而入的人欣喜道:“宗叔叔,你回来了。”

  从白夕玉的神情看来,即使相信自己不会抛弃她,内心深处难免还是会有些担心。宗游伸手摸了她的头:“我回来了。”

  换了衣服,洗漱干净的白夕玉年龄虽小但继承了她娘的容貌,已经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可惜没有双臂。“我让小二做些饭菜送上来。今日就在客栈歇息。”

  翌日清晨,两人坐在楼下吃着早饭,商议着行程,宗游昨日已经将明成师傅所说的三法告诉了白夕玉,听说可以断臂重生,白夕玉自然激动,只是每一种都极难做到。

  “听说了吗?恒海城的事?”

  “怕是以讹传讹夸大其词吧?百里开外御使几千飞剑?当世剑神宋晨光都做不到!”

  “可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好像原由是寻仇来着,那城主死相可是极惨!”

  “肯定不是一个人干的,乾坤宗已经发出悬赏了,白银千万,灵石千颗。”

  路人丙坐了进来:“两位不介意拼个桌吧,刚才两位所说的事,能否给小弟也说道说道。这饭钱算我的。”

  宗游听到旁桌的谈话,不以为然,仿佛不是自己所做的事,倒是白夕玉听到已经发出悬赏通缉宗游,一脸担忧的神色。

  “放心,没事。”看到白夕玉的忧色,宗游安抚道。

  “还有一件事,善神教发布任务了,奖励的可是五千灵石。”

  “就是咱们附近的平原城,听说那里闹鬼呢,我看是有妖邪作祟。”

  “怎么不请佛家的人驱魔?”

  “害,还不是镇元子失手把大禅寺的须弥老僧打死了。”

  “这个我也知道,现在佛法两道是闹得不可开交了。不过两方都是顶尖势力,应该打不起来。”

  “三位,那平原城在哪个方向?”开口询问的是宗游,斩尸境和佛门至宝两个方法他都已经放弃,只能寄希望于天机阁了,想要购买消息,需要灵石。这善神教发布的任务既然有这么多灵石,便想去平原城碰碰运气。

  最后是宗游替三位江湖人士付了饭钱,带着白夕玉一路向平原城飞去。城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嚷着要入城。一风度翩翩的白衣锦服男子大声说道:“诸位,此次任务是我明源宗委托的善神教,此次任务略有凶险大家先到旁边签下生死状,另外事情原委可向本宗弟子随意询问。好了师弟,将城门打开,放行。”

  “是,师兄!”

  看到宗游带着无臂少女,明源宗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不过天下怪人居多,也犯不着管闲事。

  “我叫宗游,这位是白夕玉,嗯...我不会写字。”听到这句白夕玉差点忍住住笑出声来。

  那人见怪不怪:“那便画个押好了。”

  众人鱼贯而入,映入眼前的是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偶尔看到几个身影,也全是穿着丧衣年龄较大的老者。旁边已经有明源宗的人开始解释来龙去脉:“事情是从五年前开始的,起初只是城里的孩童个别开始失踪,可渐渐数量渐多,宗门命我们下来调查,可毫无线索,直到两年前,城内已经无孩童,然后失踪的便是少年和中年。时至今日城内差不多只剩一些孤寡老人,失踪人大概有六万之多。”

  有人听完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嘶”

  也有人问道:“那城内没有逃出城躲避的吗?”

  明源宗的人回道:“有!只是若搬出城,那不管老少一家都会死,我们也安排过人手看护,起初也无事,只是时日久了,人便会死于非命。或中毒或暴毙。

  “那五年前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

  “有一场瘟疫,持续了月余,其他并无什么怪异的事情。好了诸位,我们所知道的事情也就这么多,若是想知道更详细的,可在城中随意找人询问,宗门已经通知过城里了。”

  众人陆续散开四处查探。宗游带着白夕玉来到一家客栈,堂内没有客人,也没有店小二,只有一老掌柜坐在柜前发着呆。

  随意的寒暄两句,宗游开口问道:“掌柜的,当年那场瘟疫死了多少人?”

  “死了好多人,想来是他们不甘寂寞来索命了,哎。”

  看着掌柜的也穿着丧衣:“掌柜的家人?”

  掌柜的哽咽道:“我儿子儿媳前段时间也失踪了,想来是活不成了。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听说城内还有一些活着的?”

  “是有一些,不过都不是本地人,都是这五年流落到此处的,要不是为了混口饭吃,也早就跑了。”

  “那这事应该是五年前有关,掌柜的可否详细说说?”

  掌柜的闭目半晌,开始回忆道:“那一日,城内突然有人开始发热咳嗽不止,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病,只是疫情有些已经控制不住,城主命人闭城,一时间人心惶惶,许多医者避之不及,唯有杨圣手以身犯险,家属都将病人送到了春来医馆求医。”

  “这杨圣手是?”

  “他是这平原城最菩萨心肠的人,一手医术不说能让人起死回生,但也是妙手回春一般了。穷苦人家看病他从来不收钱。”

  “那他人呢?”

  “死了..死在那场瘟疫里了。”

  “那他可还有家人健在?”

  “没...没有,杨圣手一家三口都死了。”

  -------------------------------------

  客栈外。“这掌柜的刚才闪烁其词,肯定有些内情,问题看来处在这杨圣手身上。”

  白夕玉问道:“可是人已经死了,该怎么调查?”

  “医馆一直没拆,我们先去看看。”

  两人来到春来医馆,已经有人在了,看到宗游两人前来,几人冷漠的打量了几眼,又重新忙自己的事,都想独吞奖励,看来从他们口中是问不出来什么消息了。两人打量着医馆,院内爬满藤蔓,门窗早已破碎,墙角四处结着厚厚的蛛网,阴暗的宅子看着有些阴森可怖,后院有间宗祀的房屋,里面有倒下的灵牌。宗游拿起一块递到白夕玉眼前:“上面写的什么?”

  “杨春之位。”

  “这块呢?”

  “杨滫之位。”

  “看来有人替杨家父子立了灵牌,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