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客栈过了时候,只有宗游一桌,小二讲的来了兴致,跨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饮而尽继续说道:“发生这事城主脸上哪还有光,自然大发雷霆,直接将白家一家老小抓进牢里,没想到一直和白家不对眼的宋家倒是替白家求起情来,听说是为了白家的产业,还有白商尹,这人乃是经商的天才,宋家想吃下白家,顺便把白商尹收入麾下,私下不知道给了城主多少好处,才了结这事。可两年前的一天,白小蝶突然回来了,不但已为人妇,还生了个女儿,十几年过去了,任谁想事情也应该过去了,可张子良是个睚眦必报之人,而且父亲去宗门当了执事,自己接了城主的位置,知道了消息以后,暗中命人将白小蝶掳到城主府,将她强暴了。

  白家自然敢怒不敢言,可白小蝶的丈夫曾是个读书人,不愿忍气吞声,联和几个同窗写了篇文章,在恒海城大肆宣扬,这就激怒了张子良,也不管宋家的说情了,一怒之下将白家一家老小都给砍了,又偏偏留下了白小蝶的女儿,将她双臂砍断,救活后又放话让白小蝶的野种一辈子只能呆在恒海城以垃圾为食,谁若是帮助她下场就和白家一样,还让城里人互相检举,赏银有二十两呢!这就是杀鸡儆猴的呢,只是那孩子可怜了,客官这些你可千万别到处说是我说的,哎,客官,人呢?”

  宗游没听完最后的话便不管小二会不会发现,人就已经瞬移离开了,已经恬然的心性,此刻却有怒火在心中燃烧,怪不得那女孩似曾相识,自然是像了她娘亲,曾经受尽唾弃欺辱的自己,只有她,那么善良温柔对待自己的她,竟然遭遇如此不幸之事。人性泯灭之辈可逍遥快活,心善慈悲之人却含恨而死,好,这天地对她如此不公,我便要替她讨回个公道。当务之急,先要找到女孩,宗游不顾法力消耗,不断瞬移前行,神识不停探索。终于在城外附近发现了其所在。怎么还有别人?

  将女孩一巴掌扇翻在地,一地痞模样的壮汉大声问道:“臭丫头,快说,那个人去哪了。”

  女孩脸瞬间肿了起来,唯唯诺诺的哭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让你不知道!”壮汉说完便想抬脚踢去。刚来的宗游正巧看到这一幕,三发剑指甩出,洞穿三个地痞头颅,瞬移来到女孩面前一把将女孩抱起,瞬移离开。 迟迟未感受到疼痛的女孩,刚想张开双眼,便被抱了起来,还以为是殴打自己的地痞,挣扎起来。

  一改狠厉的面相,宗游温柔的说道:“别怕,是我。”说完将女孩放下,女孩这才看清来人,正是给自己东西吃的叔叔,望了望四周,却没看到那几个地痞。猜中了女孩的想法,宗游又开口道:“那些坏人已经被我赶跑了,你没事吧?”

  虽然奇怪但女孩还是开口道:“谢谢叔叔,我没事的。”

  看着女孩肿起的的面颊,宗游不免心疼起来,手指轻点女孩脸上,渡入一丝丝气息,瞬间将脸部消肿了。

  火辣辣的脸变的清凉舒服起来,女孩惊喜道:“哇,叔叔你好厉害啊!”

  宗游呵呵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夕玉,因为我娘是看夕阳时遇到的父亲,玉字取谐音,所以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那你娘是不是叫白小蝶?”

  “叔叔你认识我娘?”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宗游将女孩拦进怀里:“对不起,我来晚了。”

  大致的经过和店小二讲的不差,本就性子跳脱的白小蝶,逃婚后便一人浪迹天涯了许久,直到二十七岁遇到王有冉才定居下来,三年后生下来王夕玉,因离家太久思乡心切,在王有冉的支持下,这才一家三口回到恒海城。只是这一去却丢了性命。“我每天都想娘亲想爹爹,不想挨饿,不想被欺负,也想过不如死掉算了,可娘临终前希望我好好的活下去。”回想起王夕玉说的话,叮嘱好王夕玉呆在原地等自己的宗游,带着一腔怒火向恒海城飞去。

  城主府占地很大,富丽堂皇,从数不清的家仆,门口的石狮,到花园精心栽种的花草,池塘假山便可见一斑,想到张子良活的如此舒服,更增加了宗游的杀意,神识扫过屋院,很快宗游便找到了张子良的位置,他降落到屋外院子,张口喝道:“张子良,滚出来。”

  房门被一脚踢开,衣衫不整的张子良走了出来,见到宗游一脸疑惑:“哪来的狗东西,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来人啊!”片刻一群穿盔戴甲手持长刀的人便将宗游围住。

  宗游不以为意,开口问道:“你可曾记得白小蝶?”

  张子良思考一会说道:“白小蝶?哦哦,当然记得,怎么,你也是她相好,虽然以为妇人了,但那滋味还真是过瘾啊!哈哈哈!”

  早知此人性格恶劣,此番一见果不其然,宗游淡漠回道:“记得便好!”剑凝于意,始于势,宗游运转功法比出剑指,蕴含法力的声音响彻天地:“今日我便要替白小蝶一家讨回公道,借你们三城之剑一用。”那些在三城中的人都听到了宗游的声音,话音刚落,行走江湖的侠客,护卫镖师,凡用剑者,佩剑便开始颤抖起来,众人纷纷握紧刀鞘,剑身却不受控制的出鞘腾空而起,向恒海城汇聚,瞬息而至,一时间城主府上空千剑环绕于空,有若长龙,院内等人惊悚的看着天空。

  宗游不等张子良开口求饶,剑指向下指向地面:“破”千剑划破空气,发出“咻”的声音,紧接着院内一片惨叫,顷刻间无一幸亏,张子良更是被密密麻麻的剑钉在地上,无一处空隙。

  “叔叔,那是你的声音吗?”见到宗游的时候,王夕玉忐忑的问道。

  “张子良以死,可以藉慰你爹娘的在天之灵了。”

  王夕玉呆了一瞬,反应过来的她,泪珠不断滑落,强忍着哭声,没有双手的她艰难的跪地嗑起头来,“砰,砰,砰,砰。”宗游没有阻止她,两年来想必每日每夜她都在做着噩梦,痛苦着,忍受着,发泄出来也好。直到额头开始出血,宗游才制止了王夕玉。

  将伤口治好,宗游摸着王夕玉的脑袋温柔的说道:“我和你娘是旧识,对于我来说,她是对我最好的人,既然她不在了,你便跟着我吧。”

  “那坏人背后还有靠山,我...我这会连累叔叔的,我还是个残废,我...”

  听到对方先担心起自己,像她的娘亲一样善良,明明被张子良逼迫,知道自己的处境后就想带自己离开那鬼地方。只有八岁大的女孩说出这样的话,宗游心疼的将对方揽入怀里:“没事的,叔叔本事很大,不用怕,我会照顾好你的。”刚才还忍住哭声的王夕玉,被宗游的话语击溃了伪装的坚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宗叔叔,你不会是仙人吧,啊啊啊。千万别松手啊!”决定离开的宗游,将王夕玉抱在怀里飞向空中,王夕玉没有双臂,只能将头使劲埋在宗游怀里,不敢往下看一眼。

  宗游呵呵一笑:“只是比别人厉害一点罢了。”既然自己都能飞在空中,那人从新长出双臂也不是不可能,宗游想到了和明成的约定,或许他能知道什么。便一路向明成的宗门飞去。

  凌州御粱城,不远就是天池山了,带着王夕玉有些不方便,宗游打算将她先安顿在客栈内,替她卖了几件衣裳,倒是洗漱方面有点难办,年龄虽小毕竟也是女孩子家,宗游好说歹说又加了不少银子这才让衣铺的老帮娘答应帮忙。倒是王夕玉那边没费什么口舌,对方好像极其信任自己,只是叮嘱自己早点回来。

  天池山有座灵池,说是灵池也只不过是在凡人眼中有些奇特,对于修心者而言,只是泉眼下有极少的灵脉,灵气外泄而已,只能增强体质。宗游登门拜访自然不会大摇大摆飞行过去,行至宗门口,这还是宗游第一次见识所谓的宗门,山顶的云雾缭绕,山门气派宏伟,果然不凡。看守山门的弟子看着他一身粗布麻衣,不修边幅的模样,将宗游拦下。

  “这位道友,来云冥宗何事?”

  道友?倒是新奇“在下与你们宗门明成道友相识,特来拜会一番。”

  本就有些看不起宗游的山门弟子听闻是来找明成,严重轻蔑之色更重“呵呵,原来是找明成师兄的。也是讨债的?”

  宗游一脸疑惑“讨债?讨什么债?”

  “明成师兄为了突破第五层功法,借了不少灵石,要我说,这等修行资质,还浪费时间干嘛,三年时间才从四层突破到五层,还是凭借灵石,便是我们入门晚了几年都要超过他了。”

  “倒不是来讨债的,能否帮忙同传一下?”

  “我们俩还要守山门,万一有什么歹徒趁机潜入宗门,上面怪罪下来,就难办了啊!”

  这两人刚才还一副要打瞌睡的模样,现在倒是想尽忠职守了,自然是不想帮自己,看来明成在云冥宗的日子并不好过啊。宗游想了想,从袖口掏出金刚符咒晃了晃:“两位如果愿意帮在下这个小忙,我便将这符赠予二位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