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月牙渐高,破旧的道庙里,不时传来殴打声,几个乞丐将宗游围在地上拳打脚踢着。

  “臭小鬼,有银子都不要!”

  瞎了一只眼的乞丐一脚踢在宗游脸上碎道:“我看他是故意的!不想我们好过!”

  “我听到那女的说明天要带他走呢,啧啧,长得那么好看,老子要是能玩一玩就好了。”

  “瘸子,就你那衰样,别白日做梦了,好好教训这小子,怎么今天馒头没吃饱吗?棍子用力点打!”

  几个人打累了,终于放过了他,宗游不是没想过离开,只是冬日里,自己捡来的破旧衣裳根本挡住寒风,这破庙里好歹可以挡风,如果睡在外面,可能会被冻死。

  鼻青眼肿的宗游,艰难的爬到墙角蜷缩起来,每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疼,泪水打湿衣袖,他不敢哭出声,他知道如果哭出来的话只会遭到更无情的殴打,他心里期望着明天渐渐睡去。

  半夜,一阵说话声吵醒了宗游。独眼乞丐躺在草堆上抱怨道:“娘的,老子越想越气,凭什么有人就相中他,要带他去享受荣华富贵,老子还要窝在这地方!”

  瘸子一脸恶毒说道:“不如明天将这小子的双腿打断,那女的就不会带个残废走,而且这样说不定能要到更多的钱!”

  “妙计妙计!读过书的就是不一样!”

  人心,竟然可以险恶到如此!宗游听在耳中,身子颤抖不止,他不敢出声,怕对方发现现在就弄废他的腿。时间慢慢过去,等瘸子和独眼鼾声大作时,宗游悄悄起身,一步一踉跄的走出破庙,只能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了,明日午时再到约定的地点。夜晚的风冰冷刺骨,拖着疲惫的身躯,宗游来到了一个村庄,正巧发现了高高的草垛,他溜进了农户的院子,钻进草垛,昏睡过去。只是这一睡,醒来便来到峰顶了。他想再见到那人,虽然他意外离开过另外一种生活,可是每每想到那叫白小蝶的少女,便想为这心中仅留的一丝温暖做点什么。

  “前辈!前辈!”明成的喊声把宗游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不好意思,刚才想到了一些往事。”

  明成没有多问什么开口说道:“前辈,我们的马车离这不远,就先和前辈去一趟交易会,完了我们三人再回宗门。”

  “有劳了。”

  “前辈说的哪里话,您救了我们三人一命,区区小事而已。”

  

-------------------------------------

  和明成三人到达交易会后,以妖晶换了两张金刚符,也得知了制符需要特殊的纸笔颜料,好像颇为麻烦,宗游便断了自己制符的打算。分别之时,成明给了宗游一袋银钱,这到让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确实不知道如何去赚钱,峰上的奇异果子也没有带下来,虽然以自己的境界,多日不进食也不会饿,可时间久了,难免也会有点吃不消。宗游收下银钱后,允诺成明过段时日会去他宗门拜访。随后便告辞离开。

  宗游独身走到偏僻之处,神识扫过附近,确认无人后,腾空飞起,乘风而去,一路每有发现城镇村庄,他便落到无人之地徒步过去询问,直到几千里外,才终于打探到桓海城的所在。此刻他坐在桓海城的客栈内,看着桌上的饭菜略有感触,曾几何时,年少的自己讨饭时常路过客栈门口,便会被那飘来的肉香引诱的不行,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坐在里面,今日也算是实现了愿望。他唤来店小二,正打算问问关于白小蝶的事。却见小二在门口驱赶着一个女孩。

  “臭要饭的,赶紧滚开。”

  “大爷,行行好吧,我两天没吃饭了,就...就一个馒头。”

  店小二一脸嫌弃推搡对方:“没有,我知道你是谁,别妨碍我们做生意,去去去。”

  客栈内的食客瞟了一眼门口的景象,便又各吃各的,有人可怜那女孩起身想要帮忙,却被身边的同伴制止。这一幕被宗游看在眼里,心中觉得甚是奇怪。再细瞧女孩一眼,发现她两袖空空,竟然没有双手,头发凌乱浑身脏兮兮的,脸上略显苍白没有什么血色,一双眼睛倒是清澈。这天底下的可怜人太多,宗游管不过来,可今日让自己遇见,那帮一把又如何?

  宗游将切好的牛肉整碟端起,又顺手拿了两个馒头朝门口走去,无视店小二一脸疑惑的目光,将食物递给小女孩开口道:“吃吧。”

  店小二却从后面窜了过来:“这位客官,您不是本地人吧,小的好心劝您一句,您就别插手这事了。”

  宗游没有回话,伸出手臂轻触小二肩膀,店小二便被推到了一旁。看着犹豫不决的小女孩,宗游尽力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将馒头伸到女孩嘴边:“没事,吃吧。”

  女孩本就是进客栈试试,没报什么希望,只是肚子太饿没有办法,此刻看着近在咫尺的馒头,不争气的肚子咕咕直响,宗游听到声音,忍住微笑起来。女孩吃的极快,宗游喂几片肉再喂一口馒头,一会功夫,便将食物吃完。

  “谢谢叔叔,您快点离开恒海城吧。”本来甜甜的道了声谢,突然想起什么事情来,在看了一眼门口开始围观的人群,小女孩脸色更加发白,劝说宗游离开恒海城以后转身跑开了。

  宗游心中好奇,想来女孩身上定有些文章,但丝毫不把可能引来的麻烦放在心上,他转身回桌坐下,小二忙跑进后堂喊起掌柜来,屋内的食客见了也是纷纷起身快速离开,宗游记得有两桌还是刚刚点菜,一口未吃。这时起先想去帮助女孩的男子走了过来,小声说道:“这位兄弟,看你是心善之人,我多说几句闲话,你还是听那女孩的话,赶快离开吧!”

  “哦?为何?”

  “我也是听友人刚才告知,这女孩一家得罪了城主,一家老少除了这女孩都被杀光了,她的双臂也是城主让人砍了的,并且通告全城谁都不能施舍或者帮助她,可能已经有人去报信拿赏了,城主势力雄厚,后面还有宗门撑腰,我先告辞了,你多保重。”说完男子在同伴不住的催促下离开。

  这城主还真是心狠手辣,自己还要打探白小蝶的消息,不想随意出手,若是连累到白小蝶...算了,还是先行离开吧,记得不远还有个城,两城如此相近,应该能打听到什么。想到这宗游起身离开,到没有人阻拦自己,只是身后一直有两人远远跟在身后,宗游闪身钻进巷子,手指掐诀,身影消失,来到了城门外,瞬移,本来是控剑之术,宗游闲暇之时琢磨出来的,只是范围有限,无法移动太远。

  “客官,您请里面坐。您要来点什么?”

  “我想打听点事。”

  “那您可是找对人了,我这方圆百里出名的包打听,只是...嘿嘿”说完小二向宗游伸出手,不住的搓着手指,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宗游掏出一块银子递给小二。

  见到小二两眼发光,一瞬间拿过银子放进怀里,动作一气呵成。“您问吧,想知道什么。”

  “恒海城可有名叫白小蝶的女子?”

  小二听到这三字脸色有些变了:“您说的可是白商尹的女儿?”

  “这我到不知,恒海城姓白的很多吗?”

  小二试探的问道:“这倒不是,您是白家的什么人?”

  宗游观察小二的神色,胡诌道:“奥,白小蝶是家母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这次出门办事顺路过来,想替家母问候一声,只是这么多年过去,白家不知道搬离了没,所以先打听一下,省的白跑一趟。”

  听完小二露出放心的声色,开口道:“这样啊,白家的事附近两个城都知道,只是大家都忌讳,不愿提起。”

  宗游见此又掏出一银子:“你详细说道说道。”

  “您放心,我知道的都告诉您,不过说来话长了,白家不是本地户,来到恒海城做生意的,也算是城里大户了,时间久了就安家在恒海城了,原由还要从二十年前说起,咱们三个城离得近,都是万天宗掌控的,城主也都是万天宗的人,不是什么长老儿子就是孙子的,恒海城上任城主的儿子,也就是现任城主张子良,有一次他父亲办寿宴,邀请了城里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里面就有白家,白小蝶我是没见过,听说有闭月修花之貌,寿宴上被张子良看中了,想娶过去当小妾,那张子良是什么人?性子不良的纨绔子弟,谁家女子能愿意让这样的人糟蹋,白家当然不想答应了,可城主是什么人物?动动嘴就能直接断了白家的财路,听说那白商尹也有些人脉,便去求助与人,估计也没成。眼看一家老小马上要喝西北风,也只得同意了。可这白小蝶也是性子烈,就是不愿,大喜之日逃婚了。”

  宗游有些心烦意乱,见小二停下不说了,忙问道:“后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