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啸长歌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宗游悬浮在天上隐匿了气息,看着地上发生的一切,他没见过妖兽,虽然紫幽蛇长得凶狠恐怖,可二十年的修炼,宗游心性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内心并无波动,本想早点出手,可是看到明成师兄丢符的时候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把法力凝聚在剑上自己会,可存于纸上,用口诀激发?有点意思。看着如风中残烛的光罩,宗游不再迟疑,手掌对着虚空一抓,三片树叶便飞入掌中,随后向下一指,三片叶子以极快的速度分开向三头紫幽蛇飞去,紫幽蛇甚至都没发现,有东西从天上飞来击入头颅,便被击碎了妖晶。

  看见忽然倒地的三条紫幽蛇,一时间三人有点恍惚,回神过来以后,劫后余生的喜悦让刚才还互看不顺眼的两人差点相拥在一起,只有明成师兄还保持着戒心,直到确认了紫幽蛇都死了后才放下心来,随即他想到什么,忙大声喊道:“是哪位前辈出手相救,还望出来一见,以谢救命之恩。”

  被称作前辈的宗游已经站在树梢上等着了,听到这句话,往下一跃,出现在三人面前,明成抬手行礼:“前...”只说完一个字,他便有些愣住,三人虽说来自小宗门,但一身行头也看着不凡,但这位前辈,年龄看似不大,不修边幅,衣着如宗门山下的农夫一般,实在不像是什么世外高人,若是配上一柄斧头,说是来砍柴的他都信。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四师弟咳嗽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忙说道:“晚辈失礼了,一时间晃了神,还望前辈莫怪。感谢前辈的救命之恩,不知如何称呼前辈?”

  宗游挥挥手:“无妨,刚才碰巧路过,见你们有难便出手相助了。叫我宗游便可,对了你们先前用的符还有吗? ”

  “您是说金刚符?晚辈只有一张。”

  宗游听完有些失望,试探的问道:“这符很值钱吗?”

  明成有些奇怪又不便多问:“这只是低阶符,对于我们这些修为低的人,值不少钱,毕竟我们的法力还无法外放,可对于修为高的人,低级符箓只能起到辅助的作用,当然有些主修符道的前辈也很厉害。可以制作高阶符,将法术刻于符内,对敌之时只需要一丝法力牵引,便可瞬间释放。即节省了法力,又出其不意。”

  “原来如此,那哪里能买到这种符?”

  “低阶符箓小型的交易会就有售卖,高阶的话,可能要去主城各大拍卖行,或者符光塔。不过越高阶的符箓价格越昂贵。”

  “你们能带我去交易会看看吗?不过我身上没钱。”宗游的言外之意就是你们能不能带我去买一张。

  明成愕然道:“没钱?您是说灵石吗?我们也没几块..对了!”他突然想到被宗游击杀的三条紫幽蛇。忙跑过去,将蛇头剖开找出了碎掉的妖晶。“宗游前辈,有这些妖晶的话就没问题了,虽然碎了,但是还是能卖出个不错的价钱。买几张低阶符箓足够了。不过前辈可否稍等片刻,我们师门任务还没完成。”毕竟妖兽的尸体和血腥味容易引来别的妖兽,有宗游答应保护他们周全,真是万幸。

  宗游盘坐在地修炼起来,远处被血腥味引来,蠢蠢欲动的妖兽自然被他感知到,他只是稍微外放了气息,那些妖兽立马吓得逃窜开来。到省的他出手了。约莫一个时辰,那边几乎将一片新兰草全部采完,这才收手。在回去的路上,宗游对他们手里的乾坤袋又是一番询问。让明成觉得回到了以前给那些刚入门的小师弟们做讲解的时候。

  “前辈,冒昧的问一句,您现在是什么境界?”

  宗游疑惑道:“境界?什么境界?”

  “您连这个也不知道吗?”成明心里不住猜测眼前名叫宗游的人,应该是在哪里误食了灵丹妙药法力大增,或者掉到哪个前人墓穴捡了本功法,练了几十年功法有成才出山的幸运儿。

  看着对方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宗游有些害臊起来,轻咳一声:“我这些年一直独身一人修炼,所以...”

  明成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那前辈,应该是散修了,我和您讲讲吧,想要修炼就要将天地灵气汇聚于自身洗涤身躯,要打磨肉体,炼血通脉才能承受住,当然汇聚的灵气最后都会散去,据说是人族先天不足,有所缺陷,被天地间的灵气所排斥,我现在的境界是炼血境第五层,此境有十层,突破第十层后便是明法境,便可自行修炼出法力,此境共有七层,越高修炼出的法力越精纯,后面是灵海境,可开辟灵海,又分灵识期和神识期,在后面是真元境,涅槃境,轮转境,这几个境界我知道的不清楚,毕竟距离太遥远。还有现在和您一样的散修已经很少见了,资源都被宗门把持着,实力越强占的资源越好越多,各地的城池,商会都有宗门在背后扶持,散修很难存活下来。

  宗游听了明成的一番话,和自身对照了一番,自己应该已经超过灵海境,至于是后面哪个境,暂且未知,便先和明成说自己是明法境,至于是第几层就不知道了。

  发现和自己猜测的差不多,明成便继续说道:“紫幽蛇虽然是二级里比较弱的妖兽,可要是一次秒杀三条,想必是四层往上。前辈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加入我们宗门,我们宗位于凌州天池山上,虽然是小宗门,但在方圆千里不算弱的。您去的话可以当个执事,有了宗门贡献当个长老也不成问题,宗门的功法种类也多,同修为的人可以互相交流,比您一个人独自钻研要轻松很多。”

  “其实我想四处走走,看看名山大川,游历一番,对了,你们知道桓海城在哪吗?”

  “没听说过,一州的城池怕是不下万座,您倒是可以找个主城问问商会的人,他们有专门贩卖情报消息之类。”看到宗游婉拒自己,便不再提加入宗门一事。宗游并未说谎,此番下峰除了想游历一番,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做。

  二十年前的一天,宗游忍受饥饿蜷缩在路边,看着别的乞丐乞讨,只有等他们讨到银钱或者食物,才会让他去乞讨,并且得到的钱要分给他们,不然就会被毒打一顿,这是规矩。看着要到馒头的乞丐大口的吃着,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索性瞒着头不去看,暖和的阳光下,宗游渐渐睡去。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轻拍他的肩头,抬头一看,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站在跟前,她穿着一件青绿色百水裙,见到自己醒来,递过来两个馒头,温柔的说道:“吃吧。”饿了一天,宗游拿过馒头狼吞虎咽起来,因为吃的太快差点噎住,不住的拍着胸口。看到这一幕的少女忍不住笑了起来。

  待宗游吃完,少女问道:“还要吗?”宗游点了点头。

  少女又去旁边的包子铺买了几个馒头递给宗游

  宗游接过馒头小声说道“谢谢大姐姐!”少女听到又是一笑,伸手想要摸摸宗游的脸。却被躲了过去,少女一怔,宗游怕对方误会连忙解释道:“我..那个..我脏。”

  少女拿出手帕擦了擦宗游的脸,然后轻轻捏了捏,好漂亮的人,宗游有些自卑的不敢看少女的脸,眼睛只能扫地,少女的手好温暖,自己有多久没被这温柔对待过了,宗游一时竟有些鼻酸。

  将宗游的脸擦干净后,她又从荷包里掏出一粒碎银递给宗游,宗游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几个乞丐,他们贪婪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碎银,宗游不想少女的钱被这帮人得到,他知道自己如果接下了,等她走后,自己保不住这钱,所以宗游摇了摇头,解释了一下这里的规矩。少女听完眼神渐冷,冷漠的看了一眼那几个乞丐,把银子收了回去。

  她开口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宗游。”

  “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宗游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姐姐你说什么?”

  “小蝶!”这时不远处一位中年男子将少女唤了过去,两人不知交谈了什么,少女用手指指了指宗游,他不由猜测是不是在说自己,这时男子大声了说了一句:“不行”便离开了。宗游有些失落起来,那边少女跺了跺脚,又回到宗游跟前。

  看着少女的神色,宗游抢先开口说道:“大姐姐,不用为难了,我在这里也挺好的。”

  “不是不是,抱歉,因为要去的地方是别人的家里,所以今日不能带你走了,我叫白小蝶,那人是我父亲,明日午时我和父亲便会回桓海城,你还在这里等我,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别忘记了。”说完白小蝶往父亲那边追了上去。

  宗游朝着白小蝶离开的背影自语:“谢谢。”那几个乞丐做了过来,抢走了宗游剩下的馒头,不善的眼神浇灭了少女带给他的喜悦,他知道今天又要受皮肉之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