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追逐爱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骗人啊猪先生。”

  叶探云一把抽出了手中的长剑,血红色月光倒映在了丁蛮满是黑须的侧脸。

  不得不承认精灵族的强大的工艺能力,虽然现在看来,在前端技术方面人族已经领先,可是在这些传统项目的制作工艺上,精灵族面对人族也并不逊色。

  比如这柄剑,打磨得光滑如镜,锋利无比,寒光渗人。

  丁蛮惊慌道:“我实话实说!哼哧……我实话实说……”

  丁蛮环顾了一圈杀气腾腾的众人,这才彻底放弃了撒谎欺瞒,缓声道:

  “我们不是去和人族建交的,因为这样过分的要求,人族不会答应,我们之前提议就被人族拒绝过。山姆·霍顿这个狡猾的人族酋长嘴上答应说,他们不会插手这件事情,但兽王并不放心,所以其实就算再跑一趟过去商议,也是白搭。

  而且就算人族答应签订契约,我们也不会放心。”

  叶探云点点头,虽然他最开始的判断,也是兽族要去和人族再确认一遍立场问题,但他本人也觉得这个行为不会起什么实质作用。

  “肯定不放心,谁要是跟我签订这种契约,我也会老老实实签,转过头来该干嘛干嘛。”

  一张纸,在这种世道,顶个屁用。

  在两年前,火色流星降临之前,还算和平年代的地球上,那个什么美利坚啥啥的国家,白纸黑字签的国际合约,不是就当擦屁股的卫生纸一样撕么。

  叶探云如是想。

  悠灵灵高挺鼻子轻轻皱了起来,冷声问道:“所以你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这是兽王的命令,我们真正的目的是……是让人族没有办法参战。能够让我们全力以赴,将目标对准你们精灵族。”

  ……

  ……

  丁蛮将兽族的计划全盘拖出。

  这个计划的狠辣程度,让几人都不禁面面相觑。

  而叶探云则决定,移花接木。

  丁蛮将军的性命暂时得以保全了,但是狼牙棒被悠灵灵缴械,被他们几人挟持在中间,不给任何逃跑的机会。

  而他们四人,则同丁蛮一起,接着马不停蹄地朝着人族部落赶去。

  蓝灵鸟因为目标太大,在叶探云的要求下,被悠灵灵等人下令飞到了森林中待命,他们则集体骑乘兽族的烈马接着前行。

  当然,没有落下那一架还拉着一门大炮的马车。

  叶探云很清楚,自己在用现代人的思维来处理异界的事情,但是夏洛特·盖尔,同样如此。

  这场战争注定会呈现出这个世界的人们,所预想不到的形态。

  只是听完丁蛮所说,叶探云清楚了,这个英国人的智商看来远比自己想象中要高一些,竟然还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解决目前人族的立场问题。

  没想到这趟截胡,还能有意外收获。

  ……

  ……

  人族部落,灯火通明。

  人族现在的繁荣,今非昔比,大量酒馆林立,铁匠铺、造纸坊、兵器铺、各式各样的饭馆,林林总总,一家家青楼也都夜不闭户,门庭若市。

  人族而今的辉煌程度,冠绝大陆。

  以前卑微的小种族,现在已经是能够让精灵族畏惧的强大的存在。

  而繁华城池东边两里地,荒山野岭,一个名为布列山谷的山谷口,一男一女,正穿着宽大的黑色风衣,惴惴不安地等候着什么。

  男的叫莱昂·凯乐,他是部落里原本负责历史撰写的官员,也就是史官。

  他有一头酒红色的长发,长相英俊帅气,哪怕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仍然是一位十分迷人的男人。

  正是因为这番皮囊,他很轻易地便勾搭上了人族酋长的老婆,也就是此刻站在他身边的这位,名叫露西·泰勒的蓝眼女孩儿。

  人族酋长山姆·霍顿,那个留着蓝色卷发,一个难看酒糟鼻的男人,虽然有文治武功,身材魁梧,但用泰勒的话来说……在床上,是个银枪蜡枪头。

  长得丑,而且xing无能,再强大的人格魅力和身份地位,也没法让露西·泰勒这样年轻漂亮的美女能对他忠贞不二,尤其是在碰到莱昂·凯乐这样的帅哥之后。

  所以,两人干柴烈火,一碰即让,夜夜韩寿偷香。

  两人爱得越来越深,无法自拔,两人也意识到,要是事情败露,他们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不只是因为山姆·霍顿本人性情暴戾,也因为人族本来就有严格的法规,偷情出轨这样的罪名,男女双方都会被活活缢杀。

  所以两人也曾忍痛割爱,决心断掉关系。

  可是两人也是通过那段分隔期才彻底意识到,他们已经被丘比特的箭深深扎中,无法回头。

  所以在经过短暂的煎熬之后,两人决定像一切伟大的爱情故事里描述的那样,一起私奔,追逐浪漫。

  可是这片世界的土地就这么大,他们能逃到哪里去?

  现在人族如此强大,酋长派出的骑兵,很快就可以将他们从任何角落里揪出来。

  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到一个能保护他们的种族去,或者是,让人族酋长山姆·霍顿死掉。

  但是很无奈,人族酋长正值壮年,根本无法被他们所伤,而且有大量的人族军队唯他马首是瞻,自己们杀死酋长,等待自己的只有更悲惨的下场。

  至于其他种族,也根本不可能无缘无故收留他们两个人类。

  幸运的是,负责记录和撰写历史的莱昂·凯勒对这个世界的情况,有一些特殊的了解,也知道不少鲜为人知的机密。

  正是这一点,让他在一筹莫展之时,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利用某个秘密,就能够达成目标。

  而那时候,兽族正好在与人族酋长商谈联盟一事,人族表示将保持中立,但兽族显然也知道,人族的中立乃是作壁上观,伺机而动,准备渔翁得利。

  兽族必定不会放心人族的立场,于是,莱昂便策划了这样一场,和兽族的秘密交易。

  今夜是完成这场交易的最终时刻,

  露丝胆怯地依靠在莱昂的怀里,双眼尽是不安,“莱昂,你说我们这样真的行么?”

  莱昂深吸口气,他对接下来要进行的事情也感到非常地害怕。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你害怕兽族不遵守承诺,你害怕人族因此遭到灭顶之灾,但是这些事情不会发生的,战争只会让酋长没有精力处理我们。而且就算是人类败北,人类也不会就此灭绝的,因为战争是战争,追求的是胜利,战争不是一场无止境的屠杀。”

  露丝靠在他并不宽阔的胸膛上,不安没有半点缓和,他的战争论起不了什么宽慰作用。

  “可是,我还是担心……”

  “亲爱的,我们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要是我们什么都不做,最终我们将会落得悲惨的下场。”

  话音落下后二十多分钟后,只见几匹象征着希望的烈马,带着几道灰尘映入视野。

  “来了来了!”

  露丝更加胆怯地躲在了莱昂的身后。

  莱昂舔了舔明明并不干涩,但是自己却觉得很是干涩的嘴皮,和兽族人打交道,又如何能不紧张。

  然而当几匹烈马彻底停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却顿时愣住。

  因为除了一位兽人以外,其余四位居然全都是精灵族人!

  一时之间他都有了一种错觉,难道精灵族人和兽族达成了联盟?!

  “哼哧——不用在意来的人是谁,也不用去想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只需要按照要求完成我们之间的交易就行。哼哧——”

  丁蛮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强大压迫力让露丝和莱昂贴的更紧了一些。

  叶探云看着月色下的这对落难鸳鸯,男帅女媚,倒是很般配。

  这种偶像剧的情节,发生在这样一对男女身上,那真是妥妥的异界版本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偶像剧这种东西,要是发生在丑男丑女身上,那就没有一丁点意思了。

  “这匹马是让给你们的,交易不变,我们会信守承诺。”

  叶探云翻身下马,让出了自己的马匹。

  自己坐上了悠灵灵的马背上,手还调皮地轻轻掐了掐她的腰身,突如其来的调情悠灵灵的脸颊顿时绯红了些许。

  莱昂见到他们的确没有撒谎的意思,这才从自己的靴子里抽出了一封信纸,看了一眼似乎丁蛮,见这位野猪将军眼神飘向叶探云,他这才最终确定了叶探云才是这里的首脑。

  于是将信递到了叶探云手里。

  叶探云打开信封,里面装的是一份黄皮地图,而地图上一个小地方有一个醒目的标注,单独画上了圆圈。

  “标注的那个地方,就是我说的地方。”

  叶探云冷声问道:“我为什么相信,你没有骗我们?”

  莱昂着急起来,慌忙道:“这位精灵族大人,我没有骗你的必要,我现在已经进退维谷,只希望能给我和露丝一个活下去的机会,我为什么要欺骗你们,来害死自己?”

  叶探云看了一眼丁蛮。丁蛮硕大的猪头轻轻点了点,他们兽族知道莱昂没有撒谎。

  但是对叶探云来说,只是口头上的几句话,不能证明这一点。

  露丝慌忙从身上带着皮革香包里摸出来一份纸质档案,递了上来。

  “我就是担心你们不相信,所以今夜外逃,我还特意偷出来了酋长屋里的一封档案。”

  叶探云接过还带着女人温热体温和清香的档案。

  这是一份调查报告,上面正是记录了关于那支探险小队的调查结果。

  叶探云这才基本确定,这两位落难鸳鸯没有撒谎。

  丁蛮见叶探云点点头后,这才从怀里摸出来自己准备的那份地图。

  野猪蹄子将满是臭味的地图递到莱昂手中。

  “我上面画的路线,就是安全路线,你们沿着这个路线走,就不会遇上兽族的兵马,一个月后,你们就将绕开兽族,到达没有人会干扰到你们的海湾。”

  莱昂神色激动地接过将带领他们通向生活彼岸的地图,一双手就像是筛糠一样不断地颤抖,但却把地图死死地捏在手里,生怕被哪阵冷风吹跑。

  “谢谢,谢谢……合作愉快……”

  叶探云挥手道别:“一路顺风,落难鸳鸯。”

  他们几位骑着马匹,没有驶向人族的城镇,而是按照莱昂递来的地图路线,转向朝着南边驶去。

  那边,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地。

  很快,几道身影便消失在夜色下的树林里。

  这番交易是由莱昂主动向兽族提出的,人族交通工具管制严格,出城想要交通工具,就必须经过车马营的批准文书,所以他们出卖机密给兽族,兽族则提供兽族的坐骑来帮他们离开人族境地,最主要的是他们需要兽族提供过界的路线。

  至于目的地的选择……

  现在能抗衡人族的种族就是兽族,莱昂的计划就是穿越过兽族,去往东边的沿海地区,在那里,酋长的兵马一定就找不过来。

  那边,就将是他们两位的天堂。

  现在终于万事俱备了,交通工具和安全路线,都有了。

  他和露丝着急地翻身上马,立马驾着这匹烈马朝着兽族的方向驶去。

  “露丝!去往我们的未来!”

  “莱昂,我爱你!”

  他们走远了之后,本来早就应该离去的叶探云和影喵挥动着翅膀,落在了原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

  叶探云小心谨慎,所以又返回头来确保一遍,这里面没有人玩什么猫腻。

  “没有撒谎,真的是在做交易。”

  影喵雪白的小手轻轻地捏着下巴。

  “看样子,爱情骗不了人。祝愿他们幸福。”叶探云真挚祝福,“走吧,我们去做我们的事情。”

  说完,两人转身,振翅飞去,重新飞向刚刚离开的方向。

  ……

  “露丝!我这辈子都不要再和你分开!”

  峡谷里,烈马奔驰。

  露丝坐在莱昂的怀里,莱昂一手拉着缰绳,一手紧紧地保住了露丝不看盈盈一握的腰肢。

  他们在人族城镇里一直压制着的爱意,这时候就像今夜泛滥的夜色,肆意奔驰。

  露丝转过身子和他贪婪地拥(hexie)吻起来。

  两人骑在飞奔的列马上,着急地宽衣解带,两对苦命鸳鸯,早就被压迫得躁动的爱意和神经,终于在交易完成之后,能够拥有随意释放的机会。

  猴急得一分一秒都无法忍受的两人,现在就缠绵在了一起。

  烈马忽然一个转弯!

  两人沉醉于欢糜之中而没有固定好身形,更没有拉紧住缰绳,两个赤条条的人便在惯性下,同时从马匹上甩飞了出去。

  咚——

  莱昂的脑袋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露丝的头则是装在了侧面的岩石!

  两人像是抛出的沙袋一样,在撞击之后连连翻滚,最终一动不动地陈列在地。

  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两条赤luo的尸体便横列在了这条凄冷的山间小路上。

  两片殷红在地面划开。

  野马没停,仍然在一路往东飞奔。驶向这对情侣,永远到不了的未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