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04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40

……特务科干事?

我把目光投向我那盯着手机目光凝重的丈夫……不会这么巧吧。

而女人的预感总在特定时刻达到满级, 就像是要应证我某种猜测一样——安吾按熄屏幕,背脊再次绷得笔直,他犹豫地看着我, 顿了好一会儿, 豁出去般低下头:

“抱歉, 天音, 我可能……要去处理一下工作上的事。”

“……”换做以前,我可能会很失落,但我此刻的心情有些微妙, “不是休假吗?”

我这么问着, 其实心中答案已经确定。

他喉结滚动一下, 没有多言:“……我会尽快回来的。”

"好吧。"

我收拾好表情,微笑着应下,不出意外地看见安吾讶异地瞪大眼睛,他似乎是没想到我答应得会这般爽快。

能不爽快吗?

——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样……安吾一定会大吃一惊吧。

我此刻的心情非常复杂……兴奋、担忧、还带着一丝隐隐的犹豫——真的要告诉安吾吗?

……算了, 也没办法隐瞒吧。

我给了安吾一个离别的拥抱, 目送他离开。直到他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掏出手机,缓缓拨通了辻村的电话。

坂口安吾接到的是关于他新上司的任务。

新官上任三把火, 更何况涉及到“王权者”, 哪怕坂口安吾身处假期……他的责任心也无法对这个任务提出拒绝。

虽然上级没有明说,但社畜多年的他自动理解了他此次的任务。名为“陪同”, 实为“监视”, 他一个文职, 总不可能是保镖之类的活儿。此行的目的,恐怕打听御柱塔到底出了什么异状才是最重要的。

他揣摩着上级的想法, 静静地在交接地点等待“新上司”的到来——说起来, 还没人告诉过他这位“无色之王”到底长什么样呢。保密程度也太高了, 甚至连身份文件也没有……仅仅只有一句“只要见面了就一定能在人群中找到”这样模棱两可的话来让他交接,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就这么笃定他能认出?

坂口安吾压下疑惑,目光在车站来来往往的行人中锁定着……没什么特别的,都是没见过的面孔……等等,那是——

“天音?!”

我终于还是过来了。

辻村新派了辆车来我家接我,我坐在车窗里远远看着安吾的身影,久久没敢下去,

早死晚死都得死……

我咬咬牙,打开车门,冲向人群。

怕什么来什么,哪怕我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安吾还是一眼就在人群中捕捉到我的脸庞。

“天音?”安吾望着我,满眼不可置信,“——你怎么跟过来了?”

他显然误会了什么,满脸无奈地走过来,把我拉出人群,眼中却隐含笑意:“我在工作呢。”

我吞了口唾沫,不太敢说:“我、我也在工作呢。”

“你是说检查丈夫养家积极性的视察项目吗?”他嗓音带笑,“可还真是敬业呢,闲院总监。”

……他好像完全在状况外啊。

我的心更虚了,不对……为什么我要心虚?

明明先隐瞒的是安吾才对吧!

我扯着理由给自己打着气,一时间语气都理直气壮起来:

“才不是哦!”

“我今天来是来做我的新兼职的!”

哼……哼!如果安吾生气的话,我就先发制人!反正先是安吾的错!

——好了!我要开口了!

“坂口参事官,”我一脸正色,指着自己,

“认识一下,我,无色之王。”

“……”

见他不言,我继续补充:“你的新上司。”

“……”

他还没有说话!怎么回事,一点都不惊讶吗!!给点反应啊安吾君!

我有点心慌,但却依旧维持雀跃:

"怎么样,坂口先生……是不是超惊喜?!”

“你老婆我超——厉害呢!”

“如果你想成为无色氏族的话,我可以看在你的脸蛋上走后门让你进哦?”

“……不。”

在我一口气说了许多后,坂口安吾终于开口了。

“闲院天音。”他一字一顿地叫住我的名字,拽着我的手力气大得吓人。

“这是什么时候是事?”

我意识到事情终究向我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了,炫耀的笑容逐渐顿住。我有些无措地被他拽着,想挣脱却是徒劳,盯着他固执的眼神,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努力回忆:“嗯……四个月前?”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他此刻的眼神实在是很吓人,我从没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盯着过,一时间不太敢将眼神挪开,蓦地,紧捏着我的那双手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安吾?”

“安吾,你认为——王权者是什么?”

在情报科学习“迦具都陨坑”的时候,坂口安吾曾被培训师问过这个问题。

“王权者”坂口安吾沉默一瞬,中规中矩地说着资料上的定义,“……被赋予强大能力的幸运儿,他们大部分是某在各领域的佼佼者,某种意义上是当之无愧的'王'吧”。

培训师笑了笑,对他的答案没做评价:“如果你这个机会选择,你会想要成为'王'吗?”

坂口安吾严谨地说:“我是横滨人。”

“假设横滨人也能呢?”

坂口安吾没直接回答:“……他们很危险。”

“你不愿意。”培训师笑意扩大,感叹一声,“不愧是特务科未来的……坂口君,你看得很清楚,被冠以'王权者'之称的他们……是殉道者啊。”

“你见过王吗?”培训师问,他似乎对这个话题格外感兴趣,在得到安吾的回答后了然一声,

“也对,你年纪太小了。”

“如果当初他能选择……算了。”记忆的最后,是那位姓羽张的培训员悲悯的叹息,

“我们从来都没有选择。”

坂口安吾从没想过,命运会给他开这样一个玩笑。

他是横滨人,那奇怪的地域定律并没有在他身上失效。

他以为他这一辈子都无法体会那位前任青王眷属的心情——但偏偏这样荒谬的事就是发生了。

为了避免再一次的“陨坑”惨案,异能特务科同样具有诛杀即将掉剑的王权者的义务。

他看着妻子茫然无措的脸庞,他在她身上看不出任何为王的潜质。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她呢?

他的手剧烈颤抖起来。

“为什么……偏偏是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