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03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39

我和安吾正襟危坐地端坐在沙发上。

明明是自己家, 我们的腰杆却挺得一个比一个直。我坐在沙发的正位,安吾坐在沙发侧边的贵妃榻上,我们都将双手放在膝头, 呈直角偏侧面对着,气氛一度陷入凝固。

“不回家先生”趴在我脚边,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这就像一声讯号,客厅里紧绷的空气骤然放松,我绷紧的背脊立刻塌下, 往柔软的软垫中一靠,安吾也松了口气,虽不像我那么夸张,身姿也从青松的状态变成微微放松。

“真是……刚刚感觉就像第一次相亲那样紧张呢。”我飞速挥动着手, 给自己扇扇风,责怪地看向安吾,“都怪你, 回趟家而已, 干嘛这么一本正经的——简直就像在进行着什么重要的会谈!”

“没办法, ”安吾叹了口气,坦然地承认自己的紧张:“不那样的话, 完全不知道要该怎么坐下去。”

“噗。”我没忍住笑了一声, 弯着眼睛,肆无忌惮地对安吾进行促狭地嘲笑, “我还以为你对什么都是应对自如的模样呢,万能的安吾君——回趟家而已,有什么好焦虑的?”

“你不也拿出社交面孔了吗?闲院太太。”安吾扬眉, 眼中是柔和的笑意, 我知道他彻底松快下来了,

“从进门时就很紧张明明是你——情绪可是会传染的。”

——事情之所以会演变成这样,还得从我和安吾进门前说起。

本来一切都没什么问题,我们走在楼梯间,从一前一后到并肩而行,“不回家先生”揣着爪子在门口安静地等着我们。

可临到进门前的那一刻,我才后知后觉地想到——

这是安吾这三年来第一次回家诶。

摸上钥匙的手蓦地就顿住了,我努力回忆着出门前家里是什么样子,脸部板得僵硬——糟糕!由于有一段时间没回家,家政还没来得及请!

地很久没拖,衣服很久没收了——卧室还是一团糟!

自认拿着“贤妻”人设的我开门的手微微颤抖。和安吾刚结婚的时候我还没从闲院家根深蒂固的教化中出走出,行为举止虽然放松但也不敢太过放肆——那会我可是真的老老实实当过“贤内助”的!但自从安吾失踪——

要知道,懒惰,是人类自学最快的本能。

房间里没有了共处的另一个人,在思念的同时,我也少了很多事。

最显著的就是清洁量的减少,日本的家务有一套严格的流程,分类严谨处理麻烦……但自从我开始独居后,渐渐的就从自己动手每天做家务到每隔三天做一次、又到每隔一周做一次,每隔十天做一次……最后演变成实在看不下去了偶尔叫家政来做一次……咳,这是人类合理的退、进化!

所以现在的家里……

我对上安吾疑惑的眼神,努力扯出自然的微笑:“真、真的要进去吗?”

这是坂口安吾三年来第一次现在自己家门口。

事实上,在刚刚去港口mafia潜伏的日子里,他常常会梦到自己回家的场景。

他的妻子出自一个古老而隐蔽的豪门世家,嫡系、长女,从小生活在严苛的教条下……却有一颗非常可爱自由的灵魂。

究竟是怎样种子,才能在这死气沉沉的土壤中龇牙咧嘴地破土呢?

其实最初她与其他花朵没什么两样,名贵、知礼、难以接近……可他唯独看见这么双精灵古怪的眼睛,看见了她华丽外衣下想要挣扎的内核——说实话,除了出身,天音和他未婚前哪一条择偶标准都不太一样,但真当他确定心意……择偶标准不过是对她全方位的描述罢了。

婚后的生活更是应证了他的某种预感,别看天音一副家训严格新娘课程满级的举止与气质,其实他的爱人做起真正的家务事……没一个不掉链子。

也就只有她自己觉得她做的很好吧。坂口安吾乐于看到她翘起小尾巴骄傲的样子,他在无数次收拾烂摊后其实提过他来或者请家政……但他脑回路清奇的爱人好像非常执着于某种特殊的剧本……导致坂口安吾在卧底时期常常担忧妻子的自理能力。

所以在对回家的想象画面中,他甚至梦见过家里外墙腐烂,内部中空,妻子坐在一片碎布上哭泣的夸张场面……眼看房屋外部保持的还不错,不知道里面——

坂口安吾的心高高提了起来。

尤其是妻子一脸心虚地问他“真的要进去吗”的时候。

他深呼吸一口气,做好了最坏准备:

“进去吧。”

会是怎么的情形呢?

坂口安吾忧心忡忡,他看着缓缓打开的大门,觉得自己像是绞刑架前被审判的犯人,只等那最后一刻的判定。他怀抱着某种视死如归的勇气,看着大门被妻子犹豫着慢慢打开——情景却出乎意料。

简直是太出乎意料了!

想象中的漏风天花板,腐烂的木地板什么的通通没有!整个客厅完好无损,仅仅是多了点灰尘和杂物。坂口安吾怔楞地扫视着他数年未归的家,这里和印象中的布局几乎没有区别……就好像昨天才出门一样。

不,还是有差距的。他看向离他最近的鞋柜,他的拖鞋并没被收起,而是如记忆般摆在最柜子显眼的位置。但与记忆不同的是,鞋柜的尺寸比之前大了许多倍,里面女士鞋类的品种也比记忆中多了很多。仔细观察后,坂口安吾发现房间里添置了很多无关紧要但极具特色的小玩意儿——比如电视柜子下堆成小山的狗血电影碟片,比如各个死角掉落的发卡碎钻,比如沙发底下隐隐约约露出的麻将一角……

她的爱好,确实增了许多。

坂口安吾缓缓笑了笑,她的日子比他想象中明快自在,只是看着这满屋子“小惊喜”,他莫名地感到几分拘谨和谨慎。

这充斥着爱人味道的小窝……要怎样去落脚才好呢?

于是就有了夫妻之间这奇怪诡异的一幕。

但既然诡异的气氛已经被打破,我也没什么好紧张的了,反正家里乱糟糟的样子已经被安吾看见了,破罐子破摔!我已经放弃做“贤妻”了,安详躺平。

——说起来,虽然我是个吉祥物,但我确实加入了异能特务课没错吧……那我和安吾岂不是成了半个同事……

我偷偷看了眼安吾——是错觉吗,感觉安吾完全对这一点一无所知的样子?

不然他对我又隐又瞒的……

“滴滴!”

我和安吾的手机同时响起。

我们对视一眼,默契地没问,分别拿起手机查看信息。

给我发件的是个在眼下非常“巧合”的账号:

[辻村]:“闲院太太,很抱歉打扰您。御柱塔有新异象,请在特务课干事的陪同下一起——”

“——前往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