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03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36

坂口安吾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刺激的场面。

他卧底时候的友人、上司、同事, 正挤在逼仄狭小的空间里,窝着腰,手臂交错, 互相制约地——在他妻子的床底下。

他们是怎么把自己塞进去的——坂口安吾崩溃的想着, 这床怎么会藏得下四位成年人!你们是猫吗?是液体吗?怎么会叠在一起?看这架势, 绝对是在床底交过手的!

不对,坂口安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把妻子护在身后,大脑努力降温,现在应该、应该……“——啊啊啊你们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他几近破音地喊着,而这个时候, 太宰治已经从战局中脱身了。他拎着芥川龙之介, 灵活地从床底钻出来,看都没看坂口安吾一眼, 绕身抓住闲院天音的手,神情悲痛欲绝:“啊,闲院太太……您怎么从未告诉过我,您的丈夫是这样的人!“

他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无趣、隐瞒、还不回家!”

“太太, 听我一句劝吧,分……”

“那是不可能的啦,太宰君!”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刚从一片空白的脑袋中回过神来。

被老公发现床底藏着四个男人怎么办!在线等, 超级急!

我跟他解释这些人只是看病的他会听么?qaq!

我紧张地看着安吾, 用力把手从太宰治手中□□, 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脑子高速运转——要怎么编理由才会被相信啊!

结果安吾好像从没想过要我解释, 他僵硬着动作,把我拉离太宰治几米远,低声道:“天音,这里很危险,待会你找个机会先出去。”

“?”这态度听起来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啊。

情感绝地中的女人总是有着超出往常百倍的直觉和智商,我敏锐地察觉到情况的不对,脑子上冒出一个问号。想了一秒,我迟疑地试探道:

“……你,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嗯。”安吾低低应了一声,我瞪大眼睛,接着就听到他用小声但铿锵的语气说:

“他们是来找我的。”

“……”好,可以确定了,我的情感危机莫名其妙的解除了!

虽然不太懂,但我狂跳蹦迪的心终于可以歇会了,不过,听安吾的意思……

我看向太宰治和他身边的猫猫狗狗们,又把脑袋扭向安吾,疑惑道:“你们……认识?”

安吾犹豫了一下,太宰治在一旁笑着挥挥手:

“不认识呢!”

“我怎么可能跟一个喜欢欺骗、隐瞒、放置妻子三年的公·务·员认识呢!”他一脸严肃地强调着,接着转头看向织田先生,扬眉,“你说是吧,织田作。”

“啊。”织田先生木愣愣地点点头,眼神有些复杂,“公务员的话,确实不认识。”

他说这话倒也没什么毛病,毕竟他们两是mafia括弧前,怎么会认识安吾这个普普通通的公务员呢?但我看向安吾,感觉到他的情绪明显低落下去,一时间又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因为话语里隐隐的诋毁吗?我恍然大悟,肯定是我在太宰面前提到安吾的次数太多了!误打误撞地让太宰治对安吾没有好印象,才会在安吾面前说出这样的谴责……

我顿时有些后悔,毕竟这让安吾伤心了。

“我知道哟,安吾。”我握住安吾冰凉的手掌,“隐瞒的事……一定是有原因的。”

“……嗯。”安吾朝我笑了笑,我总觉得他笑得有些苦涩,但他还是打起了精神,把扫过房间里的“客人”们,最终把目光定在纪德身上。

“纪德先生。”他露出我从未见过的冰冷神情,“不知您特意来此……有何贵干?”

“我以为,您不是祸及妻儿的无耻之辈。”

我也把眼神投向纪德,他的神色有些无奈、震撼与隐隐的愤怒;我再把目光投向安吾,没太听懂他话语中的意思。

听起来,他们似乎是认识的?

“你不必紧张,坂口君。”纪德开口了,“我并不是来找你和你夫人的,之前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但……”

他目光一沉,掏出一把灰色的手枪:

“但我安德烈·纪德最看不起抛弃妻儿的男人,坂口君,你好歹是拥有过这把枪的人,希望你不要再做出懦夫的行为。”

言罢,他转身,收枪,走出了房间。

“……”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而安吾的表情似乎凝固了,我看着纪德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脑袋里是那把灰色的手枪。

——什么叫曾经拥有过?

我终于意识到,安吾好像不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务员。

正沉思的时候,安吾反手扣住我的手,比起冰凉的手背,他掌心的温度可高多了。这无疑是给我下了一个定心丸,我没有再想,而且看向太宰治身旁,一直沉默着没说话的黑衣少年。

奇怪,这种时候最闹腾的应该是龙之介才对,怎么今天这么安静?

不对劲,难道真的是长大了么?我欣慰地点点头,主动向安吾介绍起了芥川猫猫。

——毕竟这可是几个人里我唯一可以正大光明介绍来历的人。

“安吾,认识一下,这是龙之介!”我摇晃着安吾的手臂,笑着说,“是我在贫民窟捡到的孩子,他还有个妹妹,叫小银,下次介绍给你认识。”

“龙……之介?”安吾的神情古怪极了,他咀嚼着字眼,“你……捡来的孩子?”

“嗯嗯!”我频频点头,“是不是超乖!别看他总是板着脸,其实他心地特别软,特别会保护人呢。他妹妹也经常过来看我,真是知恩图报的一对兄妹啊。”

结果安吾的表情好像更奇怪了,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别扭的神色好像在问“你说得真的是他吗?”这样的问题。

我以为他不相信,连忙帮龙之介说好话,语气骄傲又惋惜:“虽然他们没有去念书,但龙之介在一家保镖公司上班哦,小小年纪已经经济独立了!”

“保镖公司?!”太宰治和安吾异口同声地说,莫名的,在场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都神色有异,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织田先生。”我伸出手指戳了戳在场唯二和我一样在状况外的织田先生,疑惑地向他小声讨教,“……我说错什么了吗?”

“唔……好像没有?”可靠的织田先生给予我肯定,他思考了一会,点点头,“你说的没错,芥川君确实是个不错的好孩子。”

“对吧。”得到认同,我满意地点点头——咦?太宰治放在龙之介脖子上的手怎么突然收紧了?

说起来,他们怎么一直保持着这个奇怪的姿势,不会累么?

我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两人古怪的互动,此时太宰治正捏着龙之介的后衣领,而龙之介则一脸恍惚地勾着背部与头颅——像是一直被咬住命运后颈皮的猫,毫无还手之力,乖得不行。

“龙之介?”

我试探地喊了声,得到了个机械的回应:

“是。”

语气怎么呆呆的,我皱起眉,再喊了声:“是你吗,龙之介?”

芥猫双目放空:“是。”

“你还好吗?”

还是放空:“是。”

“……早饭吃的什么?”

“是。”

“……”破案了,这孩子彻底傻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毛病啊,我忧虑地想。

“安吾,如果龙之介因为变傻没办法工作的话,我们就资助他和妹妹念书吧。”我语气深沉地说,眼中神色忧心忡忡,“是我的过错,连龙之介脑袋受伤了都不知道,本来就只有一根筋,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太宰治双肩颤了颤,似乎在忍着什么。

“不,我想……芥川君应该只是太激动了。”安吾艰难地开口,他推了推眼镜,长叹一口,

“我不知道的时候,你到底做了‘惊心动魄’的事情啊。”

“天音。”

他突然喊了我一声,镜片后的眼睛深深望向太宰治与织田先生,眼神交流中尽是我看不懂的情绪。半晌,他回过头来,牵起我的手:

“该是和他们说再见的时候了。”

“我们……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