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03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35

镜头回到这边。

情况非常紧急!

比起机智的太宰君, 这两个憨憨实在是太迟钝了!

喊了好久都没有躲起来,龙之介,你不要再瞪人家了啊啊啊!

或许是担心会误伤我, 龙之介迟迟没有在病房内动手。一根筋猫猫终于会体贴人了, 我欣慰之余, 还非常伤脑筋。

“出去打。”龙之介言简意赅, 看着纪德的目光阴沉沉, 我察觉到床底有人动了动, 余光一瞥, 一个缠着绷带的黑猫球球正偷偷摸摸地从床的另一边, 纪德与龙之介的视线死角伸出了半个脑袋和一只脚。

——似乎是想要溜走。

“!!!”

这小贼猫要添什么乱呢!

我瞪大眼睛,飞速地瞥了眼龙之介。确定他没有看过来后,立刻伸手,按住那颗毛茸茸的黑色脑袋, 用力一推!

——给我老实进去!

我威胁般敲了敲床板,示意太宰治老实点。

而这时,门口传来安吾疑惑的声音:

“天音, 怎么把门反锁了?”

这次真的是安吾!!

如果我有毛, 此刻一定炸成刺猬了。我凶狠地瞪向房间里两位正在对峙的“不法分子”,想到安吾在门外, 到底不敢太大声,于是压低声音恶狠狠道:

“快!藏!起!来!”

污化我在安吾心中形象的都走开走开!!

一股无名火冲向脑门, 要在心爱男人面前维持形象的女性是没有理智的!我怒而揭开被单,徒手拔掉针头, 一手捞起芥川猫, 一手推着纪德先生, 掀起床单, 一个一个地塞进床底!

“不许出来!”我小声地警告着,把他们唬得一愣一愣的。

——不然他们怎么一进床底就安静了,肯定是我的凶悍震慑了他们!

原来我可以这么凶!(骄傲挺胸jpg)

至于床底下还有两个人——不管了!

我气势汹汹地走向房门,理了理头发,开门,朝着门外的男人笑靥如花:

“亲爱的,你终于回来啦!”

“所以说,怎么会把门锁了?”

安吾把拖把放在一旁,眼尖地抓住我的手,皱眉,“……怎么把针头拔了?!”

门应该是芥川猫猫顺手锁的,我很享受安吾心疼的模样,但也不希望看他皱眉太久,于是嘿嘿一笑:

“急着给你开门嘛!”我被安吾推向病床,被他塞进被子里。

“那也不能随便拔针头啊。”他絮絮叨叨地说,仔细端详着我的手,拇指按在医用创口贴上,按压止血,“拔得还有模有样的,应该不用叫护士。”

我任他按着手,乖巧地靠在枕头上,洋洋得意:“那是当然!社区医生没空的时候,经常是我自己拔的针头呢,换药和点滴调速什么的我也很擅长,社医都说我手法专业!”

我超棒的!

“……”出乎意料的,我想象中的赞扬并没有出现,我疑惑地看着我床边的人,眼巴巴看着他。安吾沉着眉眼,突然,一只手掌覆上我的脑袋:

“抱歉,天音,让你总是一个人去医院。”

“……”

这有什么?我一头雾水,还有些生气:“怎么,在你眼里我连一个人去医院都办不到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安吾哭笑不得,“总之……算了,不提这个,我们聊点别的。”

“好啊,”我摸着下巴,“说点什么好呢……安吾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说起来,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关我的地方在哪里呢。”

“不远,就在横滨。”说这话的时候,安吾神色还有些隐隐的后怕,“幸好我到了,不然……”

在横滨吗?难怪scepter 4和赤组这么久都没摸过来,不过,安吾怎么这么快就找到的?

总归是什么秘密的办法吧,就像之前那些在我身边秘密保护我的人一样,我也不想追究,心大是我最闪光的优点,我拍拍安吾的肩膀,也做出后怕的模样:"是呀,还好你过去了,'砰’的一声——”

我比了个手枪的手势,挤眉弄眼:“超——级帅。”

安吾笑着看着我,没说话。

“真的很帅啊。”我以为他是不认同,认真强调着,记忆也跟着拉回那天夜里,脑子里浮现出青年冰冷的眉眼。

我低头嘟囔着:“表情有够凶的,简直像个mafia一样。”

啊,说一位公务员像mafia好像不太礼貌吧,我后知后觉地抬头,安吾的表情果然很僵。

“我是说你很厉害啦。”我连忙蹭过去,小声向他咬着耳朵,“非常……非常凶!让人很有安全感!”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气音,我意识到安吾好像笑了一下,接着,我被环住了腰,再次被塞进了被窝里。

我们正互相笑着,突然,安吾表情一愣,他猛然低下头,语气迟疑。

“刚刚……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

糟糕!男色误人,差点忘了床底下那几只猫了!

我惊得瞬间抬高肩膀,迅速放下,用最快的速度捧住安吾欲低头查看的脑袋:“能……能有什么!”

我撒着娇:“应该是踩到床单了,不要管了啦……我们再聊聊别的!”

“……好吧,感觉的确像是布料。”安吾顺势在我床边坐下,无奈地看着我,接着,他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不过……床单为什么都拉到地上了,不会不卫生么?”

他低下头,想要再次查看床单,我耳朵里警报大响,松开捧着他脸的手,拽住他的指尖:

“没事!只是床单尺寸不合适吧——万一人家医院就是这么规定的呢!”我若有其事地向安吾劝解道,“安吾,不要让病房护士为难嘛,万一这玩意不合规定人家会受到处罚的!”

我信口胡说着,用最真挚的眼神看向安吾,火速转移话题:

“对了……安吾,你知道那天掐着我的是什么人吗?”

我想起那位无色之王,不知道安吾察觉到他与我之间的异常没有……王权者这种事还是向安吾瞒着吧,我不想让他担心。

好在安吾似乎真的不知道,他摇摇头说:

“昨天的情况比较紧急,我急着把你送进医院,倒没怎么调查。”

我松了口气,结果他下一句就说:

“不过你放心,我会再抽时间去现场看看的。”

“不……不用了!”

我大声制止着,“咳……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他们是谁。那是个□□组织,他们绑架我,掐我,只想要我手里的一份名单而已。”

说起这个我还有些羞窘:“就是……前段时间有个可恶的骗子,麻烦都是他惹出来的……我还把你的工资卡刷空了。”

“对不起安吾。”我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你辛苦那么久劳动成果都被骗走了。”

“没关系,你没事就好。”安吾莞尔,想起什么般道,“说起来,我还有两张工资卡,倒时候一并交给你吧。”

“还有两张?”

我迷迷糊糊应着,听见安吾充斥着复杂情绪的声音:“对,但那边应该不会再打工资过来了……我处理好后你随便花……什么东西?!”

我吓了一跳,安吾抱着手臂皱眉:“刚刚好像有什么在摸我的鞋……?”

我一秒破案,这些不安分的小贼猫!浑身汗毛直立:“是、是蟑螂吧!”

我郑重地说:

“你说的没错,这家医院卫生水平不太行的样子。”

“……大概是吧……啊切!”安吾突然打了个喷嚏。

“怎么,你哪里不舒服吗?”我紧张地问,“要不要叫护士来?”

“不……我只是突然觉得背后一凉。”安吾搓着双臂,“说工资卡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了,总觉得有什么人在背后记恨我……也对,是应该……”

他含糊说着,向我嘱咐道:“那工资卡可能不太吉利……倒时候尽快花掉吧。”

“嗯嗯!”不就是花钱,我超在行!我囫囵点头道,安吾却突然起身:

“差点忘了,我去把地板处理一下。”

“好的好的!”只要不关注床单就行!

我松了口气,总算远离床边了……这样应该就不会暴露——

“天音。”

就在我懒散地摊在床上时,安吾严肃的声音唤醒了我,

“……刚刚,有人来过?”

“——刚刚,有人来过?”

坂口安吾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地面实在是太脏了。说是一片狼藉也不为过,床脚处到处都是斑驳的脚印,浑水遍地,隐隐还流向床底……而他的妻子在听到他说这句话时宛如被惊雷炸醒般从床上弹起,还没看呢就开始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怎么可能!”

待她看清情况后,脸色更白了:

“不是……是我踩的!”

“我下床的时候,不小心踩到的!”

这显然是徒劳的解释,坂口安吾看了眼硕大的皮鞋脚印,再看了眼妻子35码小脚,进门时的种种不对突然在脑子里串联起来。

……有问题。

坂口安吾推了推眼镜,他倒是不担心夫妻间的信任问题,但必要的安全还是需要保障的。于是他在妻子惊恐的眼神下大步向床边走去,极快地探掌向床,指尖似有荧光闪过——

异能力——「堕落论」

怎么什么都没感觉到?

不应该,最起码应该有天音上床时候的记忆……

坂口安吾眯起眼睛,他没有听妻子语无伦次的辩解,而且抓住妻子作乱的手,拎起床单,手快地一掀——

漆黑。

盘坐。

四双发光的眼睛。

坂口安吾的眼镜彻底掉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