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03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34

兄弟们, 现在情况非常危急!

我的脑子里已经打出"横滨前mafia为保自由应激干掉公务员”的cg,正在通关“正义公务员在老婆病房里大义举报两名mafia”的致命剧情。

sos!!怎么办!!!

而这种时候呆头鹅织田先生还在思考我的紧急指令,傻愣愣地站在原地。我恨铁不成钢地拍拍床板, 恨不得下床把他按进地缝藏起来:“织田先生!反应快一点——太宰君都付诸行动了!”

太宰治“噗嗤”一笑,像是发现了有趣游戏的孩子,非常配合。他站在我床边左看右看,像只猫一样溜进我床底, 并探出猫猫头,兴奋地向他的伙伴招手:“织田作——快来, 这里这里!”

我松了口气, 莫名有些感动与内疚:太宰君, 误会你了, 原来你这么靠谱!

“笃笃笃——”

而此时,门外的人正在敲第二次门。

“快进来——”我一边说着,一边飞快扯着床单, 将床底遮掩的严严实实。

“咔哒。”

门应声打开, 我乖乖地躺在被子里,一脸乖巧地看向门外:“安……诶?”

我懵逼地看向来人,脑子一时间没转过弯来。

“军人……不, 纪德先生?”

这可真是稀客中的稀客, 眼前的人仍旧是那天那件破旧的军装,长长的白发顺着骨感的脸庞一路绑至肩膀,我见过的外国人不多, 所以对他的印象尤为深刻,连他有些绕口的名字都记得很清晰。

“咔嚓。”床板下好像有谁动了下。

我顿时汗毛直立, 在纪德先生眼神扫过来时突然坐起来, 大声掩盖:“你!……你是走错房间了吗?!”

纪德先生果然没再看向床底。他把目光聚集在我身上, 那双红褐色的眼睛死气沉沉地盯着我,声线极低:

“……不,我是来找您的,太太。”

“?”

“找我?”我回忆着那仅仅一面之缘的对话,心中警惕,“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搞什么!今天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能找到我,所以说昨天的事情黄金之王果然没收尾吧!怎么人人都能摸到这里来!

纪德沉默了一秒,神色似有一瞬窘迫,他顿了顿,老老实实地坦白:“我是跟着织田先生找来的。”

“???”我脸色不由变得古怪,“……织田先生?”

我下意识地往床底瞟了眼,回过神迟疑地问:“所以,你的来意是……“

纪德苦笑一声:“事实上,我本来是想找织田先生道歉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既然如此,请允许我提前向您辞别吧。”

辞别?

我一愣,问:“你要离开了吗?”

“是的。”纪德的笑容更苦涩了,他用不疾不徐的语速开始自语,“我想回一趟我的故乡,然后……去我该去的地方。”

“回家?”这是好事啊,我下意识地放松表情,“和你的战友们一起吗?”

“……不。”出乎意料地,纪德否认了,可我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他言语间对战友的看重,一时不解:“我以为……你们都是出自同一片故土的兄弟?”

“……没错,但……”纪德垂下眼眸,“我已经辞去了首领职务,没资格再带领他们回家了。”

首领?boss?

这个词汇和他这样的流浪军人联系起来——我讶异地看向纪德先生,而他顺从地点点头:

“没错,我确实曾是一位不法组织的首领。”

我瞬间捏紧了床单,一时间心绪纠结——一方面是察觉到纪德先生的“危险”,可另一方面又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于是我静静地没有开口,等他继续解释:

“别害怕,太太,我并不会对您做什么。”纪德先生也察觉到我的紧张,他稍稍后退一步,与我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事实上……我一直对您心存感激。自从上次与您谈话后,我有所顿悟,才决心坚持最后一点军人的精神……”

“我的组织……在进入横滨地界起,就被我约束禁止伤害孩子与女性。”

“可……我的下属……”

他闭上了眼,不愿回忆:

“他为了我与同伴们的夙愿……竟然企图去伤害一群羽毛未干的……幼童。”

我静静倾听着,神情也从惊讶到不忍,回过神来,觉得有些古怪。

……这个故事和结局,怎么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似乎听过又没听过的样子……我沉思着,突然灵光一现:

“你那个组织——叫什么名字来着?”

“……”

纪德先生陷入诡异的默然,就在我以为他不会说时,他缓缓开口了,

“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或许您会有所耳闻……”

他笑了一下,笑容似涩然似思念:

“这个组织名为——”

“mimic?”

一道略沙哑的声音抢先在纪德先生前骤然响起。

我与纪德双双回头,看向房间里的那位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新客人——他正扶着门把手,穿着一身有些大的黑西装,鬓发发白,身躯瘦弱,手上还提着一个装满了无花果的果篮。刚刚的疑问句就是他说的,此时他的脸色还有些阴沉。

我却欣慰的笑了。

因为和前面来的每一位客人相比,他是最好猜测来意的一个——一看就是来探病的。

我对这种比较之下还是吾猫……吾弟最靠谱的场景感到由衷的感动,激动欣喜地和他打了个招呼:

“——龙之介!”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我后知后觉察觉到这点时,芥川猫猫已经快要和纪德先生打起来了。

“天音姐,我会保护你的。”

芥川龙之介警惕地盯着纪德先生,难以忍耐般捏紧拳头,“就是这个家伙……还害得太宰先生……”

他后面的声音很轻,像是猫猫从喉咙里发出的低吼,我没太听清,只能不知所措地用言语安抚他。

——对了!mimic!

我迟钝的反射弧终于将某个要点传递给了神经中枢——

我这是一天之内碰到受害人与加害者了呀!

我在瞬间理清织田先生与纪德先生言论中的种种相同点,对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有了更深刻的了解,顿时冷汗涔涔——救命!织田先生就在我床底下啊!

不知道他听到这些话会有什么想法。该不会马上冲出来给这个差点误伤孩子们的家伙报仇吧?!——那场面不是更混乱了,芥川猫猫肯定会叫得更凶的!

——冷静啊织田先生,这里是医院!不能发生凶杀案!

不对,就算不是医院也不可以!

我慌乱地脑补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劝架,而祸不单行——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三声清脆地敲门声,宛如地狱的三声丧钟——

“笃笃笃!”

“!!”安吾!这次肯定是安吾回来了!

一波未平,二波又起。

二波未平,三波又来!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就梅开二度了?!

人的思想是会具有延续性的。第一次是怎么想的,第二次就可能会做出同样的举动。

我“唰”地看向纪德,再“唰”地看向芥川龙之介,像打量织田与太宰那样火速打量他们——流浪汉\黑涩会的打扮,带着血腥味的凶手气质……不管他们是不是,我都在刹那间看到他们头上出现一排广告体大字——

——“不法分子!!”。

我倒吸一口凉气,脑子一片混乱:

“没办法解释了!快躲起来!!”

坂口安吾之所以这么长时间还没回到病房,是因为他在找清洁工具的路上,遇到了一个不得不让他暂缓步伐的人。

他看着来人锃亮的光头,宽大的和服,与独特的、大刀阔斧的步伐,不得不停下找妻子的脚步,微微颔首:

“种田长官。”

眼前的人正是异能特务课总长——种田山头火,他的嫡系上司。

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医院里?

不管如何,在这种时候碰到上司……资深社畜坂口安吾有了不详的预感,于是他委婉地开口:“长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我‘三年卧底’后特批的假期。”

他把“三年卧底”与“特批”狠狠重读,意图唤醒上司岌岌可危的良心。

好在种田山头火似乎真的挺有良心的,他并不是来剥削坂口安吾少得可怜的休闲时光的,只见他挥了挥手:“别担心,安吾君。我只是特地来慰问一下下属的婚姻生活。”

他毫不避讳地把安吾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语气又羡慕又庆幸:“做出这么过分的事居然是完好无损的么,安吾,你太太真是太温柔了。”

你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吗?

和上司在大庭广众之下讨论这种问题总觉得哪里不对吧!您私底下竟然是这种八卦性格吗?还有您竟然是这个反应——种田夫人到底有多可怕啊!

坂口安吾一肚子槽不知从哪里吐起,他此刻万分想念起自己的妻子来,如果是天音的话,一定可以理解自己此刻的心情。

“如果您只是来说这个的话,可以离开了。”他板着脸,毫不客气地对自己的上司下逐客令,“请不要浪费我的休假时间。”

“……下班时候还真是毫不留情啊,安吾。”种田山头火抱怨了一句,蓦地生起某种恶趣味——

本来还想出于私人情义告诉他的,既然如此……他几不可闻地冷哼一声,露出个和善的笑: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安吾。休假结束后,记得去找你的新上司报道……那位你应该听说过,王权者那边新上任的辅助监督——无色之王阁下,具体情况去找辻村交接……”

他笑得极为社交化,仿佛真的是个关心下属的好上司,临走前还不忘拍拍下属的肩膀:

“安吾,好好加油啊!”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