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02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29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我的瞳孔已经触发八级地震,满脑子都是——这玩意还能批发?!

我飞速扭头,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嘿,还真是从上到下完全一样的两把剑呢,简直双倍的快乐——才怪呢!

要不是情况不对,我恨不得现在就拨通宗像礼司的电话请求远程指导。但现在不行,眼前的这个疯子……显然不会放我们离开。

“十束君,麻烦你找机会带小景离开。”趁那疯子还在笑,我低声向金发少年说着,不知道十束君作为赤王眷属能力怎么样……迹部景吾虽然是普通人,但拥有保险buff反而应该没事,于是我又望了眼迹部景吾,眼神示意他们俩互相照顾。

迹部景吾不知道理没理解我的意思,脸色突然黑沉沉的,还没等他开口,十束多多良不赞同的声音优先响起:“怎么可以让女士独自涉险呢,天音小姐,你去通知尊,这里就交给我吧。”

“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十束君。”权衡比较之下,身为盾兵的我才是最安全的!但我此刻没时间跟他解释太多,“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我好歹是个"王"啊1

"‘王’?1坐在栏杆上的少年听到了我的话,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哈哈哈哈你说……"王"?1

“天真的"次品"碍这世间的王只有我一个1他癫狂地叫着,砰砰往我脚下开了几枪,无一不被我的被动护盾挡祝

从眼下的情况看,仅凭一把枪,他伤不了我们,所以哪怕我没经历过实战,但我们未必处于下风。

这就是开挂的快乐吗,我意识无敌血条的bug性,心中顿时更有底气——不管怎样,他就是打不着我!

可恶,难怪打排位的时候盾山总是被ban呢,原来那种“对面一顿乱秀结果丝血没扣于是只能疯狂叫嚣”的感觉这么爽的吗?!

秉着这种奇怪的自信,我默默向前走了一步。

白色的屏障也顺着我的步伐向前一挪,与此同时,我注意到坐在栏杆上的少年身躯微微往后一撤。

动作很小,毕竟再大他就要掉下去了,但依旧被我察觉,我眯起眼睛,再次抬脚。

他又往后挪。

我再走。

他再挪。

“……”

眼看他退无可退,我意识到他是个只会嗷嗷两声的纸老虎。

“哈。”场面瞬间翻转,我露出胡牌之前的胜利微笑,扬眉,“什么嘛,你看起来完全拿我们没办法呀。”

凝固的气氛瞬间松快,十束多多良的笑容渐深,手搭在我肩膀上,“king马上到了哦?”

我觉得这家伙笑得阴恻恻的,看起来非常酷,于是我也模仿着他的表情笑起来:“scepter4也快来了吧。”

“看样子,是用不着我报警了?”迹部景吾眯起眼睛对敌方开启嘲讽max,“跳梁小丑罢了。”

我们互相对视,同时转头,看向那个熄了火的白毛愉悦犯,低低一笑——

“抓住他1

“所以——就是他?”

说话的人音色低沉,仿若低垂的鼓,一头张扬的红毛,一身黑色的皮夹克,眉头紧锁,浑身上下都写着“我是道上混的”——他,就是我的故友,周防尊。

我们按住那个笨蛋“反派”时,周防尊和他的小弟们刚好赶上来,浩浩荡荡的,好大一群人。其中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大部分都是群年轻的小伙子,天台上顿时热闹起来,其中一个滑着滑板的少年冲在最前面,“滋溜”一下滑过来,停在我们身边:“十束哥!你没事吧?1

“没事哟,八田。”

十束多多良笑着答了声,我好奇地看了这位被称作“八田”的少年一眼,引起了他的注意,只见他不经意地朝我瞟了个眼神,立刻瞪大眼睛跌在滑板上一飞三尺远。

?我很吓人吗?

我盯着他通红的脸,低头检查自己的穿着打扮——小吊带,黄披肩,没什么问题啊?这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是怎么回事嘛!

这头我正狐疑着,十束多多良笑吟吟地抽出一只按人的手,和姗姗来迟的人群打了个招呼,

“嗨~king,你们来晚了哦?”

为首的周防尊没说话,他双手插兜,一双金眸沉沉望过来,我意识到他是在看我,便也笑眯眯地和这位旧识点点头:“周防大哥,好久不见。”

他沉默地盯着我,好久才板着张脸从鼻子发出个音:“……嗯。”

“……”这反应,要不是我对他有些了解,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了。好在这时,赤组的“交际花”出声了,这位社交达人很快化解了场上略凝固的氛围:“好久不见,天音,这是怎么回事?”

出声的是个金发青年,他叫草薙出云,整个赤组我唯三认识的人,是个酒吧的老板——他还是我记忆中的模样,丝毫没有变化,也一如既往地喜欢大半夜地带墨镜。

这群人,都不会老的吗?他们看起来也不太像会做医美的人啊!

我怀疑了下我去美容院的必要性,把刚刚发生的事情避重就轻地交代了遍——重点讲述了我英勇制敌的英姿。

“听起来变得很厉害呢,天音小姐。”草薙出云赞叹道。

而周防尊周身的气势肉眼可见地可怖起来,那双金眸如看见猎物般眯起,紧紧盯着我身下一动不动的人:“所以——就是他?”

“没错,king,要不是天音小姐,差点就出大事了呢。”十束多多良附和着,一旁沉寂许久的迹部景吾却突然开口:

“等等,他好像……不太对劲?”

不愧是关键时刻最靠谱的总裁大人。

听到他的话,我立即低头端详掌下的人,神色逐渐凝重。

——这个家伙,也太安静了。

难道是看我们人多,认栽了?

我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毕竟以他之前的神经病行为来看,绝不是安分投降的个性。况且,这个安静……也安静得太彻底些了吧。我按了按身下人僵直的身躯,指尖一颤。

我抬头看向周防尊,又看了看两侧的十束与迹部,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缓缓抬起手。

那身体纹丝不动。

草薙出云蹲下身,把他一把翻过来,探向劲动脉,脸色一沉。

——死了。

“……”

“!!1

我脸上顿时毫无血色。

倒不是对尸体的恐惧,这种东西横滨人都不会怕,真正让我惊魂未定的,是骨子里难以磨灭的遵纪守法。

糟、糟糕!我鲨人了!

怎么回事,我没对他怎么样啊蔼—

纵使脑子里在疯狂尖叫,我的第一反应仍是颤抖着掏出手机,深呼一口气,按下熟悉的报警数字……呜呜呜!局子,我又来了!

这次是真的没办法解释了,安吾!下半辈子探监室见*—诶?我手机呢?

我迷惑地看着我空空如也的手,抬起头,周防尊正利落地把手机关机。

看到我的目光,周防尊危险地扯动嘴角,看向“尸体”的目光冰冷:

“——烧了。”

“……”

“烧了??1

我在刹那间领会到周防尊的意思,大惊失色。

不——毁尸灭迹是犯法的啊!!

“周防——不,尊大哥!大哥1我惊恐地拉住周防尊,语速飞快音调高昂,“不必如此蔼—我一个人承担所有就够了,我这顶多算是防卫过度,毁尸灭迹被发现了可就不一样了不要这样啊啊啊1

“——诶?怎么这里会有这么多人?”

成功阻止周防尊的是一个稚嫩的童声,我们谁也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还能有第三批闯入者。所有人齐刷刷回头,楼梯口正站着四个穿睡衣的人。

他们是三个男性一个女性,分别是中年男、青年男、儿童男与青年女。

而我在看到他们的那一刻脸色更加惨白,因为我见过他们,尤其是那个看起来不修边幅的中年男性,令我记忆犹深。

他就是传说中的东京名侦探——

毛利小五郎。

……没救了。

我看着被赤组团团围住搜走所有通讯设备的四、不,三位位意外来客,彻底放弃治疗。

……因为其中那位女士因为武力值过高被周防尊打晕了。

以眼下的情况,我要涉及的罪行,继预备毁尸灭迹以后,大概率还要追加到意图伤害威胁目击者。

我难道要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吗呜呜呜!可恶,良心过不去啊!

我绝望地走到目击者们面前,在大呼小叫的毛利侦探前低下头。

“抱歉,毛利侦探,请指认我吧,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我确实杀人了。”

我眼泪汪汪:“但他们是无辜的,请不要计较刚刚发生的事1

“哈!算你还有点良知,现在放开我们去自首的话减刑也不是不行1

“呜呜!我会的1

我含泪答应着,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夙愿尚未达成,不行,绝对要在入狱之前把这件事做了——

“对了,我还有个一生一次的请求!请接下我的委托吧,名侦探1

“我要找个人1

而正当我陷在凶杀案中水生火热时,远在横滨的太宰治突然收到一条来自挚友消息:

[织田作]:“安吾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