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02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28

再一次看到那架直升飞机,我的心态比上次平和多了。

忽略掉司机惊掉下巴的表情,我淡定地给了他一捆钱:“别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接着,我就被扶上了飞机。

“……”

我望着眼前的鸢发少年,狠狠地沉默了。

和上次不同,飞机里没有夸张的设计师与美妆团队,除了标配的女仆保镖外,只有他们的雇主,我亲爱的迹部总裁坐在他的专属黑皮沙发上闭目养神。

“咳,”我迅速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扯出一个久别重逢的笑来,“好久不见了,迹部1

“少给我套近乎。”精致的少年睁开眼,眼下的泪痣美得极有存在感,只是他的表情不似那张脸般美丽,“看你的反应,照片上真的是坂口安吾?”

“绝对是的。”我的笑容逐渐变淡,“这张照片是在哪拍到的?”

“一个咖啡店附近,很快就到了。”迹部景吾说着,注视着我的眸色渐深,他缓缓道,

“只是……你要知道,哪怕现在过去,估计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我垂下眼眸,苦笑一声,“知道了。”

我怎么会不清楚呢,我并不聪明,也没有侦探的才能,去安吾最后所在的地方找到他的几率微乎其微,但……

“但我仍然想去看看。”

我轻声说,

“就当去看看他去过的地方好了……没准会有什么意外发现。你知道的小景,三年了,这么直观的线索……我还是第一次碰到。”

“这可真是……”迹部景吾冷哼一声,“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嫁给他。”

“这种事哪有为什么呢?”我的紧绷的嘴角稍稍放松,笑着说,“其实有时候,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他呢?”

“但有时候喜欢就是喜欢,这没办法嘛。”我用稍微抱怨的语调说着,嘿嘿一笑:“总之麻烦你了,小景。”

“……哼。”迹部景吾用鼻腔发出一声气音,突然想到什么般画风一转,冷不丁喊起我的大名,“闲院天音,你最近有瞒我什么事吗?”

“……”那可太多了。我被他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反应极快着打个哈哈,“啊哈哈哈,我能有什么瞒着你的呢……咳,我的生活有多单调你不是知道嘛1

“是吗?”迹部景吾古怪地说了句,“光是你捡回来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人就足够令你生活增色不少吧。”

“诶呀,他们都是好孩子啦。”我强调道,“我真没发生什么事啦。”

“你说谎的演技可以再差点。”

“……”

可恶!这种半夜撒谎出去玩被妈妈审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

不要男妈妈!

“既然你这么强调,绝对有问题。”迹部景吾盯紧我的眼睛,紫灰色的瞳孔中充斥着惊人的洞察力,他微微眯起眼,用不经意的语气说:"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出了一个小小的车祸。”

“有没有怎么样?1我的脸色顿时一绷,飞快的把眼前人从头到脚打量了遍,神情逐渐疑惑——

全须全尾的啊?

但迹部景吾的神色并不像骗人,蓦地,我脑子里闪过一张保险单。

——原来是这样。

我松了口气,默默为我靠谱的能力点了个赞。抬起头,正对上迹部景吾不虞的探究眼神,赶紧闭上嘴。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说出去平白惹人担心比较好。

我咳嗽一声,正绞尽脑汁想着该怎样狡辩时,飞机突然一震,让我半个身子都歪了歪。

我望向窗外,是完全不同于俯视角度的高楼林立,霓虹满天。

——我们到了。

飞机是停在一个平房的屋顶上——这一块街道拥堵,并没有更合适的地方降落。

我走下飞机,扒在露台的栏杆上俯瞰楼下。

[毛利……侦探社?]

[波洛……咖啡厅?]

我看着对面店铺外墙的店名,眨眨眼。

现在侦探社底下开咖啡厅已经是标配了吗?总觉得毛利+侦探这个设定很耳熟呢。

不过既然是侦探社,拜托他们调查一下线索总没问题吧……找外置大脑这一点,我很会的!

和迹部说明想法后,我们一起向楼下走去,只是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还能碰上上天台的人。

毕竟通往楼下的楼梯只有一个极为狭窄的单人通道,我和迹部甫一开门,就被一个拖着大件摄像工具的人堵在楼梯口。

我打量着眼前抱着摄像机的金发少年,总算从记忆中扒拉出一个称呼:

“你是……十束君?”

东京真是太小了,随便走走都能遇到旧识。眼前的这位十束君,全名十束多多良,是周防尊的友人,我之所以会对他有印象……是因为同样是对周防尊死缠烂打当小弟,这个家伙竟然成功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当初我可是意难平了好久!现在他应该成为了赤王氏族……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看样子我悄无声息“偷渡”东京的计划失败了。

唔……虽然这么大张旗鼓的坐飞机来也肯定会暴露踪迹……但也太快了吧!

十束君显然也认出了我,但他似乎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来来和我“交涉”的,他脸上的神情很是意外:“天音小姐?”

金发少年如记忆中一样开朗和善,他露出一个晃眼的笑容:“真是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还不错。”意识到我还没被预定进局子后,我的笑容轻松不少。侧身为他让行,看着他把摄影架放在天台上,“……你是来拍夜景的吗?”

“没错,听说这里的夜景很不错……”他看了眼迹部家极具特色的玫瑰花样喷漆飞机,

“没想到今天还能近距离拍到这样漂亮的飞机呢!天音小姐,要不要让我给你拍一张,尊哥肯定……”

“不用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我笑着拒绝,打定主意要在宗像礼司来抓人前下好委托,所以眼下是绝对不能再聊了……等等!

我瞳孔骤然一缩,熟悉的耳鸣瞬时间响起,从脊梁骨转制胸腔的压迫感飞速涌上喉头,我在迹部景吾担忧的背景音下飞速看向某个地方,白色屏障在我眼神所到的刹那轰然竖起!

“砰1

一声枪响。

子弹应声落地。

我的目光紧紧追着射击的方向——终于见到了那个三番两次袭击我的“反派”。

那是一位持枪的少年,洁白的发丝被身后的霓虹染上不详的血色,而他的神情似恍惚似癫狂,咯咯怪笑着,用奇怪的腔调高声自言着:

“咯咯咯咯……真走运呢,今天可以一次性处理两个……”

这是哪来的疯子,他到底是哪位王?

我警惕地盯着他,再一次质疑石板挑人的眼光,突然,我若有所感的抬起头,瞳孔再一次紧紧缩起。

——他的头顶,是一把与我头上毫无二致的……

莹白巨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