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02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25

我的眼神瞬间变了。

能力?什么能力?

好歹刚刚才和织田先生解释过这件事情,我不至于联想不到。我看向那个有些孩子气的侦探,又有些迟疑:若我们所理解的是同一样东西,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这个当事人都没搞清楚诶!猫猫真的这么神奇吗?!

很何况,由于种田先生告诫过我身份的需要保密。整个横滨,除了凭借身份得知情况的那几位和刚刚的织田先生,我从未告诉过别人我的真实情况。

连芥川龙之介提起无色之王,我都是打着哈哈糊弄过去。

——眼前的少年,是怎么知道的?

好吧,其实我也没有多惊讶,毕竟这位侦探少年一进门就用理所当然的神情说出一些古怪的情报,但……王权者这种机密的事情,真的可以这么轻飘飘看出来吗?

我一边觉得没什么问题,又一边觉得有点问题。

——身份机密性什么的,该不会是种田长官驴我的吧。

“你真的知道吗?”我不死心地试探道。

“当然1猫猫生气地鼓起脸。

我顿时大受震撼。

——如果说刚刚这位乱步先生在我心中只是爱撒娇喜欢邀功的可靠猫猫,那现在他就升华成为高深莫测的猫猫大仙了!

我既震惊又复杂地盯着这只猫,最终没再问什么“你怎么知道的”之类的蠢问题,并在国木田惊讶的背景音中虚心求教:

“你……所以,它到底是什么?”

我意识到困扰我许久的问题或许在今天能彻底解决,一时间有些无措:

“危险吗?会有事吗?会给周围造成伤害吗?”

“嘛,真是太迟钝了1侦探少年说,“不过看在你一直生活在那种甜蜜的摇篮里的份上,乱步大人就不跟你计较了1

“这一切的一切都很简单啊,一眼就能看破的程度。我说,你不会真的没注意到……那颗子弹是冲着你来的吧。”

……感觉吗?

我试着回忆刚刚路上的事,对从商务楼出发之前的事都很有印象。但我到底是如何来这里的……我的神情逐渐不解起来,我走过了哪些街道?路过了哪些商店?遇到了哪些行人?——为什么这些,我通通没有印象?

真的是我过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吗?可这些事情在我的记忆里,就像隔了一团白茫茫的雾,如果不是乱步先生提起来,我甚至不会细想。

更何况,枪击——我就算再迷糊,也不至于听不见枪声吧!

我逐渐从心口蔓延出一丝丝冷意,牙冠忍不住打起冷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疯狂回忆着过去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桥段——我是否有遗忘一些不起眼的事情?有什么,是疑点重重我却一点回忆也没有的?

——似乎没有。

——但真的没有吗?

我茫然地望向乱步先生,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

怎么会没经历过呢?

在我前往东京、成为王权者的,五月二十号那天——

——我是怎么拥有那把剑的?

“好啦!不要强行脑补一些阴谋之类的东西啦1

乱步先生略微高昂的声线打断了我的思绪,也敲散了我油然而生的恐慌。我有些委屈地盯着乱步先生,直到把他看得受不了而开口:

“好啦好啦……真是笨死了!总的来说挺适合你现在这份工作的,我听说过你们这些东京特产,每位王都有自己的属性对吧,什么‘不变’,什么‘秩序’之类的,按你们的说法来说——”

江户川乱步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睛稍稍开了些缝,闪过一道晶莹的绿芒,他将声线悄然放轻:

“——你所拥有的,应该是‘守护’吧。”

像是心中落了一块大石。

在听到这个名称时,我下意识松了口气。

“守护”这个词,不管怎么样,听起来都是没什么伤害性的属性吧。

我不是追求实力的人,拥有太危险的能力反而会让我无所适从,仔细想想,这么咸鱼的能力倒是挺符合我的个性的。

总算没有太对不起织田先生。

但……那些遗忘的东西到底算怎么回事呢?

我捏紧拳头,敬重地看向猫猫大仙:“猫……乱步先生,可以解释一下吗?”

我想了想,补充道:“我会给你买很多小零食的1

猫猫大仙的表情果然亮了,非常满意我的上道:

“看在你还算诚心的份上就告诉你吧。就是字面意思嘛——人,是灵与肉的合成品。所谓‘守护’,不只是守护你的肉体,还会守护你的精神。”

“‘创后应激综合症’,听说过吗?为了防止这样的事发生——”

“你所感到伤痛的记忆,都会被你的那个敬业的‘守护神’……”

洞悉一切的侦探缓缓勾起嘴角,

“神不知鬼不觉的清理掉。”

“……”

在我信息过载导致的空白表情下,猫猫大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抓住我的手:

“对了,你们王权者是可以分享能力的吧……乱步大人可不想成为氏族,你们公司的保险单快给我一份啦1

我感觉我被无量空处了(?)

一下子接收的信息太多,让我整个人都陷入懵逼的状态。

什么精神?什么肉体?

保险单又是为什么?非氏族也可以接受庇护吗?

我错了,宗像礼司,我不该在你科普的时候走神的!

我深呼吸一口气,具体情况还是等回去以后再和scepter4交涉吧。

说到底,我此行的目的依旧还是那件事。

“乱步先生。”我看向那个无所不能的侦探,向他报以我最敬重的目光,

“……我想见见他。”

走出侦探社时,我的心态已趋于和平了。

迈着轻飘飘的脚步走出电梯,我不知道自己脸上是怎样复杂的表情。

驻足半晌,我恍然回过神来,掏出那张由乱步先生给我的一张字条。

上面是是一个地址——

——lupin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