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02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23

……这啥?

我和织田先生的脸上都冒出一个问号。

我联想到刚刚静电一般的刺痛感,仔细端详着这个奇怪的图案。这个图案有些像火,又有些像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它闪着银白的光泽,不像灼伤,也不像画上去的,织田先生用拇指摩擦了两下,神情慎重地看着我:“……擦不掉。”

“……我知道了。”我苦闷地回复着,摸出手机给这个图案拍了张照片,一键发送给宗像礼司和辻村小姐。

“你放心,我一定会为这件事负责的。”我看向神色有些茫然的青年人,底气不太足地安慰着——毕竟这对他来说绝对是无妄之灾,希望这不是什么奇怪的诅咒或者致命的异能之类的……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别担心,这个似乎没什么危险性。”或许是看我眉头锁得太紧,织田先生反到还来安慰我,“嗯,我的……""直觉""是这么说的。”

……织田先生真是大好人埃

我被感动得眼泪汪汪的,心里的愧疚更严重了。——但是相信直觉什么的也太小女生了些吧!织田先生看起来五大三粗的,内心竟然这么甜吗,不愧是收养了五个孩子的男妈妈,果然是织甜作!

“滴滴1

手机连震几条,我赶忙一看,宗像礼司和辻村小姐的消息竟是同时送达。

问的问题还一模一样:

[宗像]、[辻村]:“他是谁?”

喂!你们能不能搞清楚重点啊!我要的是解释,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答案是怎么回事啊!

我愤怒地按动屏幕:“这不重要……这个图案到底是什么啊1

总不会是隔壁冬木片场的咒令吧!

这次先回的是宗像礼司,但是这个家伙始终不会说人话——

[宗像礼司]:“我建议你回去重新复习一下《王权者注意指南》。”

“……能不能把话讲清楚啊1虽是这么说着,我还是绞尽脑汁地回忆起宗像礼司给我上的王权者培优课,就在这时,辻村小姐那边传来了一份文件。

“……”我飞速放下手机,表情一片空白。

氏族什么……什么氏族?

王の从属什么的……怎么听起来这么羞耻啊!我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看着眼前浑然不知的织田先生,我闭上眼,咬咬牙说:

“织田先生,或许你听过……无色之王吗?”

解释完所有已知内容,我已经精疲力荆

我看着眼前依旧是一副云里雾里表情的织田先生,深深叹了口气:“总之非常抱歉,如果你不愿意……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按你的意思来说……唔,成为氏族,对日常生活没什么影响,对吧。”织田先生慢吞吞的开口了,“还会多出一种特殊的异能,方便问问是什么吗?”

“真的不是我不想告诉您,织田先生。”我捂住脸,

“我的数值似乎不太正常,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织田先生思考了一下,“好吧,这对我来说也没太大影响。但是……”

他蓦地对上我的眼睛,我看见那双灰青色的瞳孔中流露出郑重的光芒:“你会死吗?”

“……”我顿时哑然。

我会死吗?

这个答案在我看见那把剑时便早已揭露。

日子渐渐过去了,我以为我已经遗忘这件事,但当织田先生提起时,我依旧忍不住心里一揪。

谁不怕死?谁会不在乎?谁不希望自己活得久一点?

可我知道当上王权者的第一天就知道我与其他王不同,我没有黄金之王的上限高度,没有白银的特殊属性,我的稳定性不如青王,王剑状态仅仅只比周防尊好一些。

对比其他的王,我的偏差值没办法稳定,达摩克里斯之剑无法控制,还有那至今不明的异能……那把人人趋之若鹜的王剑于我而言,何不是无妄之灾?

我以为,我能够很淡然的接受这个事实,我也确实这么做了。但真当我想到我再也见不到我的爱人,再也见不到我的友人,再也见不到我的猫的时候——我又怎么能对这世间的一切轻易放下呢?

我的时间看似很长,却又能随时随地的戛然而止。

我垂下眼眸,苦涩地笑了一下:“这世上谁能逃过一个""死""字呢?”

“没关系的。织田先生。”我看着面前有些踟蹰的男人,堵住了他将安慰我的话,“我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

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不甘心这么轻易的长眠,不甘心那个……三年没见过面的人。

我又有些想他了。

说起来有些窝囊,平时我已经很克制自己去想安吾了,但每当思考到这种生死界限的问题,我总是不受控制地想起他。

好歹……好歹在死之前让我见一面啊混蛋安吾!

“决定了1我内心突然燃起一团热焰,在织田先生吃惊的眼神下气势汹汹的叉起腰,

“——我说什么也要找到他1

女人总是善变的。

虽然这句话很符合我现在的状况,但这带着浓浓性别指向的句子依旧让我很不爽。

所以,从今天开始,这句话在我的人生语录中将被改为——

闲院天音这个女人总是善变的。

以前,我总是畏畏缩缩的不敢去追寻那个真相,哪怕中原中也把资源送到面前来我都没有勇气去寻找,事到如今,我终于看开了。

一味地等待有什么用?

我总是在一个人等待,十七岁是这样,二十一岁也是这样。十七岁的我能等到他,二十一岁的我呢?

我决定不等了。

如果他活着,我一定要把他狠狠揍一顿。

如果他死了……

我快步走进一间电梯,狠狠闭了闭眼。

如果……如果他死了,我也一定要好好地为他选择一个墓碑,然后在他爱的这片土地上,默默迎来我的终结。

“叮咚——”

电梯的铃声响了。

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踏出电梯,目光垂直落在其中一间门牌上。

就是这里了。

——武装侦探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