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02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22

很好,我成功从一个局子倒进另一个局子。

我坐在横滨警察局里,配合警察们做最后的案情总结。

“很抱歉,闲院太太,我们并没有追查到死者的其他资产。”警察小姐望着我一脸歉意,“欠款追回……大概还需要一些时间。”

听到这句话,是个成年人都懂了。这个“一些”时间,大概率是永远。

我叹了口气,没有为难警察小姐:“我知道了。”

只是可惜了安吾的工资卡,好不容易用一下,结果还被骗子卷跑了。

但骗子也付出了他的生命,据说还是被仇家追杀——一时间我的心情有些复杂。

我走出警察局,许久没出门,看到这些街道竟还觉得有些陌生。把横滨群众弄得人心惶惶的mimic好像也没做什么恐怖的事情,街上除了人少了些,一切都和往常没什么两样。要知道,在横滨,哪怕是小帮派间的摩擦,其行为也不止于当街杀人炸毁建筑等等,可这个国际上有名的恐怖组织到岸后,却没见哪里缺砖少瓦,和以往的恐怖袭击比起来,mimic似乎只是雷声大雨点校

“女士,您的钥匙。”

我回过神,发现我已经到目的地了。

跟我说话的是这儿的物业,我所在的地方,是横滨商业街的某个小商务楼——我之所以会来这,还是警察小姐要求的,因为这里,是那个骗子藤井先生名下唯一的房产,而现在它归我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哪怕这个房子的价值并不够赔偿完我被骗走的那些钱,但有总比没有好。况且,我来到这里,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我,要用这个办公室,开一家真正的保险公司。

没错,事到如今,我还没有忘记我要买保险的事。既然市面上没有我想要的服务,那我就自己开一家出来。就当钱多得没处花好了,我还是想为重要的人们做点什么。

我不懂公司的注册流程,只能打电话给迹部景吾,然后被他骂个狗血淋头。

“好嘛,小景……我回横滨真的是有原因的,舞会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别生气别生气,我下次给你带甜品吃。”

“谁要吃甜品啊,你当我是小女生么?1迹部景吾在电话那头咬牙切齿,“你没有一天是安分的1

“对不起。”我低声下气地向迹部景吾道歉,“我真的知错了……所以这些东西到底要怎么弄嘛。”

“……态度还算不错。”傲娇的大少爷“哼”了一声,语气总算是软和下来,

“我已经让秘书去处理了,你等会传资料和证明来就好。”

“好嘞。”

迹部景吾忍不住吐槽道:“不是我说,你根本没有经商的天赋吧,怎么这么执迷不悟。”

“嘿嘿,人总要有点坚持的事呀。”我笑嘻嘻地说,

“迹部总裁,我的第一桶金就等你打进银行卡啦。”

“嘁。”我听着那边传来的气音,知道他是同意了,立马像模像样的发了份保险单给他填报。

“笃笃笃。”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奇怪,在办公室前主人都die了情况下,谁还会在这种时候敲门?

我皱起眉头,狐疑着打开了门。

“您好。”

熟悉的声音让我浑身一个激灵——毕竟这个声音刚刚还才在电话中毫不客气地嘲讽我。就在我以为迹部景吾飞来横滨找我算账时,我抬起头,狠狠一愣。

来人并不是迹部景吾,甚至和迹部景吾天差地别。那是个褐红头发的青年,穿着朴素,气质沉稳,看起来略有老成,看到是我开门还愣了个神——总之,一看就是个老实人,我刚刚拉高的危机感悄然放松,默默松了口气。

“您好,有事吗?”我礼貌问着,视线不经意向下,蓦地瞥见他手里那份眼熟的传单。

等等……这份传单是……

我心中顿时萌生起不好的预感,果然,青年下一句话就是——

“是……某江保险公司吗?”

!!!!我脑袋中的警铃瞬间敲响。

“不!不是!跟我没关系!1否认的话想也没想飞出嘴边,我飞速打量着青年魁梧的身躯,暗暗做好把他关在门外的准备。

糟糕,这么老实,一看就好骗,绝对是来讨债的——该死的骗子,看来我要重新考虑在这儿开公司的事了!

“啊,竟然不是吗。”青年露出疑惑的神情,乍一看还有些呆萌,

“奇怪……明明传单上这么写着。”

“你走错了。”我斩钉截铁地说,“传单上的资料印错了。”

“……好吧,”

青年耷拉着脑袋,我顿时有些后悔,毕竟他也是和我一样的受害者,我不能因为怕麻烦而让他索赔无门。

“……等等。”我语气复杂地叫住他,向他如实说明情况,“这里已经不是某江保险了,但我打算在这里开一家新的保险公司……如果你是来讨债的,请先报警吧。”

至于去警局也无法拿到钱的事,我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

“报警?”

青年却像是触碰到什么关键词一般身躯微震,他神色茫然地抬起头,接着恍然大悟,

“不,您误会了,我并不是来讨债的……这么说,这里也是家保险公司么?”

青年露出“太好了”的神色:“这里有适用于孩子的保险吗,我想……购买五份。”

我没想到我的第一桶金到账的这么快。

比迹部景吾拨款还迅速,这位织田作之助先生火速填好表格,并把钱转了过来。

“公司还没有注册好,您不用这么着急的。”事件发展的太快导致我都有些莫名的心虚,我看着手机显示到账的短信,心尖有种特殊的酸胀感,“你……不怕我是骗你的吗?”

“嗯……”织田先生歪歪脑袋,“你会吗?”

“当然不会1我的声音铿锵有力,“但是织田先生你也太容易相信别人了,万一我是骗子呢1

织田先生露出个思考的神情,接着摇摇头:“没关系,我相信你。”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那种酸胀的感觉意味着什么了,那是我浑浑噩噩日子里极少体会到的一种成就感,和打麻将胡牌的快乐不同,这是种特殊的,被信任的感觉。我忍不住把嘴咧得大大的,感激地和织田先生握握手,然后被静电刺得五官扭曲。

“抱、抱歉1我歉疚地看向青年,然后挺起胸膛,“总之,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信任的1

“好。”

织田先生轻轻笑了,我也回了个笑容。突然,一道银光极快地在我眼前晃过,我目光一凝,最终将视线定在织田先生的手背处。

“……”

望着那块有些眼熟的银白图腾,我迟疑着向织田先生问出声:

“这个东西……刚刚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