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02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21

[6月19日凌晨2:00,横滨]

圆月高挂,已是深夜。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个没有蝉鸣的好眠时刻,然对某一批人而言,这是个为了性命狼狈奔逃的血色之夜。

“该死,港口mafia的人真是一群疯狗1

一辆没有牌照的小货车里,司机正骂骂咧咧地呼啸在无名野道上。他一路横冲直撞,丝毫不担心会撞到人,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人命不过是草芥罢了,被撞死了也算那个人倒霉。他把枪夹在方向盘与掌心的间隔中,时不时看向后视镜,又时不时看向副驾驶。

副驾驶上是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男人,他少了一只鞋,被棉布堵上的嘴巴“呜呜”叫着,似乎想与司机交谈。

“别吵了!要不是我,你早被港口mafia干掉了。”司机不耐烦地吼了声,却还是拔下了男人口中的棉布。

此时那个被绑的男人才露出全貌,如果我站在这里,恐怕一眼就能认出来他是谁。

——他就是最近搅乱我生活的罪魁祸首,保险推销员,藤井先生。

“还……还好你来了。”藤井先生穿着粗气,苦着脸说,“谁知道那个女人那么大来头,身边的小子竟然是港口mafia那个""不吠の狂犬"",真是……”

“这次可是吃了大亏。不过,你确定你只骗了那个女人,没骗港口mafia的干部?”司机皱了皱眉头,“如果是这样,没准事情还能有转机。”

“我怎么敢真的去骗港口mafia,我又不是疯了1藤井咬牙切齿,“不知道是谁把那位干部的资料传给我的……我以为是假的,只是想拿出去撑撑场面而已1

“……看来我们被暗算了。”司机骂了声脏话,“只希望酒厂那边靠谱,能保下我们。对了,那份文件你放哪里了?千万别弄掉了。”

“放心,我……什么声音1

“砰——”

带着血气的浓烟飘到了月亮上。

那辆废旧的小货车只剩下扭曲的车头,水滴击打地面,不知是血还是汽油。而滚滚的硝烟前,如恶鬼般漆黑的瘦影笔直站定。

他发梢发白,被烟呛得咳嗽数声。被誉为港口mafia“不吠狂犬”的他,在今夜终结了他的公务与私事,此刻终于可以下班休息了。

蓦地,狂犬“唰”地抬头。

那双如狼的眼中倒映着远处隐隐约约的灰黑人群。而那团人影步伐一致,训练有素,目的地明显就是他所在的方位。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黑沉,因为他认出了他们——

“——mimic。”

[6月22日下午2点,东京]

多愁善感总是突如其来,我收拾好低落的情绪,老老实实地坐好,听宗像礼司念我的偏差值报告。

“所以,我的数值又平稳了?”我总结着答案,“那数值突然暴增的原因查出来了吗?”

“……查出来了。”宗像礼司推动着他的眼镜,嘴唇崩得平直,“达摩克里斯之剑除了主动放出以外,还可能被同等偏差值的人逼迫放出,所以……”

我瞬间联想到机场那个让我极度不适的人影:“所以……”

“那个人……不,那位王,是故意的。”

我觉得很荒谬。

——这沙雕文居然还是有反派的?

我拿着我的快乐寡妇剧本,一时间无所适从,甚至觉得那位反派非常没眼光:我一个实力不行,偏差值不稳定的家伙到底有什么好觊觎的,一下东京就给来我这里刷存在感,他想干什么?

我推测不出他的目的,不过按照套路,大概是毁灭世界什么的吧。

“那位王隐藏的非常好,scepter4也无法追查到他的踪迹。目前他目的不明,周防尊的意思是,让你去他那里。”

“?”

我大吃一惊,“原来你们刚刚的谈话还真和我有关系埃”

“……他原意就是想和你交流的,电话交给我,只不过是要求scepter4放人而已。”宗像礼司嘴角勾勒出一个矜持的微笑,语调轻飘飘,“不过,我没同意。”

……难怪这两个人会吵起来,宗像礼司的嘴怎么这么欠呢。

“原来我不只是个工具人埃”我抽了抽眼角,“怎么,你不打算放我走吗?”

“我无权束缚你的自由。”宗像礼司淡淡地说,“但是闲院,你别忘了,你的能力到现在还没有查明。”

“以眼下的情况,我无法判定你的自保能力。”

“去或者留,你自己决定。”

我没再说话了。

宗像礼司的意思很明显,留在scepter4保命是眼下最正确的决定,但我绝不可能长时间离开横滨,更不可能长时间呆在东京。

“关于这件事,就交给横滨当局的异能特务科来处理好了。”我笑着说,“如果那个人的目标是我,反倒会给scepter4添麻烦。”

“这是scepter4的职责。”宗像礼司公式化地说,“不过横滨确实会对东京的王权者有特殊干扰,呆在横滨也是上上策。”

意思是愿意放行了。

我立刻站起来,宗像礼司跟着我走到门口:

“那么你现在必须马上回去,越快越好,scepter4会给你安排车辆。”

“对了,”

他像是想起什么般说,

“你前几天卷进的那个案子,凶手似乎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