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01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17

我当然不知道世界那头安吾的心情有多复杂,此刻我正望着小区的大门深深叹气。

我所居住的小区隐私性很好,安全系数很高,这也就促成了它不方便的地方——它不允许陌生车辆进入,所以我只好在小区门口下车,从小区门口步行回家。

……这简直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我认命抬着腿走着,小区地理位置优越,配备设施也很齐全,绿化带非常漂亮……就是太大了啊!

住在这的人少有不开豪车的,我们家车库里也停着几辆,但这些所谓的男人小老婆我一个都没有放出来重见天日过——因为我根本没有驾照。

这很正常嘛,嫁给安吾之前家里有司机,嫁给安吾以后安吾就是司机,根本轮不到我这个没有方向感的路痴来控制那些铁皮大块头,中也倒是去车库参观过几次,但他嫌车的款式太“朴素”了,根本碰都没碰一下。

是不是该买个代步机了呢?

我小声喘着气,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东京那边科技产业很发达,会自动驾驶的小机器人应该是有的……以往我不常出门,需要代步的机会不多,但这几天来,我的每日步数明显超标了。

说起来,这段时间每日解锁的人物和事件也太多了吧!害得我都没时间去打牌,运动量也增大太多,与其买个代步机,不如趁着每天傍晚出来活动活动,增加体力比较实在。

你永远不知道自律的女人有多可怕!

这么想着,我在心里暗暗把傍晚出来运动加入生活套餐,终于,我到家楼下了。

“诶?‘不回家’先生,你回来啦。”

我望向前方,惊喜地喊出声。而被称呼为“不回家”先生的生物慵懒地瞥了我一眼,伸展躯体,霸占了整整半阶楼梯。

——没错,这位“不回家”先生,是一只慵懒、桀骜,如侠客般四处漂泊的黑猫。

说是漂泊也不恰当,毕竟它并不是一直流浪猫。它的主人是我,它本人属于我和安吾君的婚内共同责任,“不回家”先生是有家的,只不过它不回而已。

这一点倒是和安吾很像,我眼神稍暗,蹲下来抚摸猫的背脊。

这只被安吾君捡回家的猫并没有被我们“驯服”,它不住家里的猫窝,也不上家里的厕所,时不时会回来看看,却从不留宿。在察觉到家里男主人消失后,它来看我的频率明显变多了,时不时还会叼几只小鸟到家门前。

说起来,也有一段时间没看到它了。

“在外面有没有吃饱饭呀。”我试图把手伸向黑猫的腹部,对于一只“野猫”来说,这其实算是越矩的行为,但“不回家”先生可是正二八百的家猫,我手一伸,他就把他高贵的肚子贴上我掌心。

这小贼猫,在外面日子过得不错埃

感受到掌心柔软“肥厚”的触感,我满意地捏捏猫爪子,抱着他走上楼梯,迎面碰上个意想不到的人。

“……国木田先生?”

我看向这个有一面之缘的年轻人,默不作声地后退半步,“嗯……有事吗?”

难道是来找我麻烦的?保险公司的人还没被抓起来么?我还对他印象挺好的……竟然是这种人吗?

或许是我眼底的失望触动了他,国木田先生被烫到一般收回视线,后撤两步与我保持了两米的距离:“抱歉,闲院太太,我是来向您道歉的。”

“啊?1我睁大眼睛望着他,“道歉?”

这可真的让我惊到了。毕竟在我眼里,国木田君虽然与我立场不同,但并不是加害人,道歉自然无从说起。

“你并没有对不起我。”我解释道,“怂恿我买保险的并不是你,买公司也是我自己要投钱进去的。”

“怎么能这么说呢1国木田君的语气突然激动,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顿了顿,朝我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不管怎么样,放任您被欺骗是事实,造成您的损失也是事实,我受到蒙骗在现场选择旁观没有制止您也是事实……我会赔偿您的1

这是什么话?我哭笑不得:

“你也说你也是被骗啦……你也是受害人,冤有头债有主,财产的话,我会找警方帮忙的。”

国木田先生却没听进去:

“可是就算找到那个骗子,您的财产也不一定能追回来吧。虽然我可能一次还不完,但我一定不会放任您不管的1

“国木田君……”我对这样的死脑筋发言毫无办法,这根本是不合理的事情嘛,盯了他几秒,我伸出手把“不回家先生”递给他。

“接着。”

我用半命令的语气说着。

“噢……哦。”国木田君一头雾水地接过“不回家先生”,神情依旧愧疚,高高地身躯躬着背低头注视着我。

“不回家”先生很不喜欢在陌生人手上,不停地扭动着,就差没挠他几下。国木田君手忙脚乱地抱着猫,抱不住却又不敢放,在确定他没办法空出双手后,我满意一笑,飞快地伸手给国木田君一个暴栗——

“搞什么啊!什么都揽在自己身上怎么能行?1

国木田君倒吸一口凉气,手下意识一松,“不回家”先生立刻跳下来端坐在我脚边,我看着国木田闪着生理泪水的眼睛,“哼”了一声继续说,“年轻人啊,管好你自己就行,不要把什么责任担在自己身上,根本不是你的错啊!真是的,一点也不懂得变通,你一个刚出社会的大学生能赚多少钱?”

好像下手重了,看到国木田脑门上肿起来的大包,我心虚地晃了晃眼神,接着坚定地说:

“咳,不管怎样,你的赔偿我是不会收的,你要是真的觉得对不起我,倒不如好好配合警方,把那个混蛋骗子给我抓起来。”

“听到了吗?1

“是……是1国木田精神一震,站的笔直,“我一定会帮您的1

我仔细端看着他的神情,也不知道刚刚的话他听进去多少,不过眼下看他这会应该是放弃了,我松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

“知道就好,保险公司垮了,你还有地方呆吗?”我关切地望着他,“如果需要找工作的话,我或许可以帮你哦?”

“不必了。”国木田正色说,“我已经在老师的帮助下进入了他开的侦探社,以后如果您有需要,大可以来找我。”

“听起来很适合你1我眼含笑意,非常看好眼前的青年,像这样一身正气的人实在是太少见了。

“保险公司的事,我一定会用心追查的……对了,我们侦探社里有一位非常厉害的侦探,您上次说的那个失踪人士……”国木田顿了顿,“我可以帮您问问他。”

……侦探社啊,我心底略微一颤,最终没有在明面上拒绝:“……有机会我会上门看看的。”

“……”国木田盯着我的眼底,嘴巴张了又合,似乎把什么话咽回了心底。突然,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提醒道:

“对了,可以的话,太太您最近少出些门吧。”

他关切看着我:

“看到穿灰斗篷的躲着点,横滨最近不太太平,有个组织开始作乱了……好像叫什么……”

“——mim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