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00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05

军人先生似乎只是一个路过的小插曲,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不过今天,家里倒来了位特殊的客人。

“辻村小姐?”我疑惑地看向门口的露出心虚笑容的女性,只见她尴尬地朝我点点头,侧身让出身后陌生的人影。

“……您是?”

站在辻村小姐身后的是一位中年男性,比较令人瞩目的是他光滑锃亮的脑袋……再加上他一看就不一般的强者气势,果然变强就会变秃的都市传说是真的!想起我“无色之王”的新头衔,莫名就对我头顶乌黑靓丽的头发有些担忧。

我迟疑了一秒,还是秉着对公职人员的绝对信任,推开门请他们进屋了。

“请坐。”我领着他们坐到客厅的大沙发上,在茶几柜旁翻箱倒柜地找茶叶。然而尴尬的事情发生了,由于家里几乎没有客人,几位好友也没有一个喝茶的……导致茶几柜里只剩下原来安吾爱喝的提神茶了。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品种的茶叶,但我的生活常识实在不太丰厚,这让我并没有办法确定留了三年的茶叶还能不能喝。

但我的待客常识还是制止了我给客人泡陈茶的举动,我拿起开水壶,惊讶地发现家里连热水也没有,现在烧也已经来不及了,我只好从冰箱开了两瓶橘子汽水端了出去。

原来家里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人了么?我突然意识到。

“鄙姓种田。”

那位有着上位者气势的中年人突然开口,竟然真的从我手中接过了和他画风一点都不搭的橘子汽水,大口大口喝着,我意识到这个有些熟悉的姓氏,疑问脱口而出:“您就是‘种田火山头’先生吗?”

辻村小姐的表情瞬间难以言喻起来,而那位种田先生则抽动下嘴角,貌似有些艰难地说:

“……如果你说的是‘种田山头火’,不错,正是在下。”

这下,就算厚脸皮如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尴尬地笑了一声,“我听种田太太提起过您。”

“我也听爱人提起过您,闲院太太。”或许是因为提起到自己的爱人,种田先生眼神柔和起来,“感谢您对她平时的陪伴。”

“应该的应该的。”我客套两句,直言道,“但种田先生今天过来,并不只是来看望太太的友人吧。”

“没错。”种田先生也不卖关子了,微微颔首,道,“在下是以异能特务科最高指挥官的身份,特意来向无色之王阁下递交共事申请的。”

“闲院太太,您是否愿意加入异能特务科呢?”

“……”我从短暂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纵使从辻村小姐的态度中看出来这位种田先生的身份不凡,但没想到他的级别竟然高到这种令人咋舌的地步,尚未对王权者身份有着明确认知的我,这下终于明白了——在别人眼中,我好像还真的还挺厉害的。

“可以吗?”我有些无措,“我并不知道我能做什么。”

种田先生无奈一笑:“我们也要求不了您做什么。”

“事实上,我来此之前,已经被御柱塔的那位前辈”特意‘提醒’过了。”他微微无奈的笑容让我意识到御柱塔的“提醒”方式可能不太温柔,“无色之王阁下,您是否愿意以王权者的职位‘辅助监督’异能特务科呢”

辅助监督。

一听就是那种拿着工资混水摸鱼的罪恶职位。

我有些犹豫,毕竟我太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半吊子了,被这样寄予厚望的感觉其实并不太愉快——我不明白王权者的地位为什么会这样高,这让我的内心非常不安,更何况我头顶还有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个□□般的存在,在我看来,我应该是该被遣送孤岛等着掉剑的恐怖分子才对。

或许是看穿了我的犹豫,种田先生叹了口气:“闲院太太,特务科只是想要您王权者的头衔而已。”

“王权者的地位,对国家来说其实是类似于高级别武器般的存在。”

他像是讲历史课程一般告诉我说:“就像横滨是异能者的摇篮一般,东京是专门产出王权者的城市。这两者虽然相似,但力量体系完全不同。”

“在第一位王权者出现后,东京与其他城市就像蒙上了一层无形的屏障。每一任王权者都仿佛被打上烙印般只出生于东京,东京特有的科技产业、文化,都无法大规模地向外产出……御柱塔的那位也不允许东京原住民的王权者干涉横滨,我们和东京那边,就像是两个世界。”

我顿时恍然,东京那边的文化气氛,确实与横滨截然不同,但是——

“那怎么会是我呢?”我说想了想说,“我是从东京嫁过来的没错,怎么御柱塔那边又愿意放我过来了呢?”

种田长官却看着我笑了。

“不……并不是那位御前放您过来的。”他的声音陡然转低,“您相信……城市的灵魂吗?”

我稍稍一怔,便听见他说:“不管怎样,横滨承认您了。”

他的笑容极有深意“您是特殊的。”

“……总的来说,我过去上班了也是当吉祥物,对么。”我选择忽略我听不懂的部分,接着看见种田先生慎重地点了点头。

这下,我完全放心了:“没问题,种田先生,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之后,我拿着辻村小姐给的入职申请目送他们二位离开,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等等,要加入异能特务科的话……我和我那身为公务员的丈夫,岂不是成为了半个同僚?

而在我看不见的地方,种田山头火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他坐在异能特务科的办公室里沉思着,几次要打开传讯机的手拿起又放下。

“算了……还是不要让安吾君分心好了。”他自顾自地喃喃着,放下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