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00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003

——“横滨省异能特务科”

我反复盯着文件底部的红色公章,瞥了眼前自称“伏见”的年轻公务员一眼又一眼,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这份文件的真实性。

“伏见君,你真的不是拿假造的文件接应我回去的卧底吗?”

“……”我清晰的看见伏见君的脑门上暴起一个大大的十字,“闲院太太,请不要用没意义的问题耽误公职人员的办公时间。”

“……哦。”我缩了缩脖子,怂怂地开始写字——伏见君的表情可怕得好像再让他加班就会暴起揍人一样,公务员的服务态度也太差了,难道只有这样恐吓受害人才能让人填资料的效率变高吗,真是为了下班无所不用其极……不对啊,按照宗像先生的说法,我应该算是这位伏见君的上级才对吧?

脱离了平民身份的我立刻不怂了,我放下笔,在伏见君阴森森的眼神下壮起胆子,勇敢地提出我的问题:“请问……这个"异能特务科"是什么?你们的分部吗?”

真是奇怪,就算scepter4有分部,也应该叫scepter5或者scepter4-2之类的吧,但异能特务科……听起来可比这个户籍科室正规多了……“原来如此,是这个科室的总部上级吗?”我恍然大悟,却看见伏见君拉平嘴角的无语表情:

“请不要擅自脑补莫须有的关系。”

或许是我的身份还算有点用,就算明显不情不愿他还是冷着脸为我作答:

“异能特务科,是与scepter4类似的机构,都是管理特殊能力者的地方,性质上和scepter4差不多,权限等级确实比稍微高一点,但仅限于横滨。”

“管理的类型和模式不一样,具体解释你也听不懂……反正你知道是你们横滨特有的一个政府部门就对了。”

特有部门啊,我露出了然的表情,横滨搞特殊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这种特产一点也不奇怪。

“异能者,完全没听说过的存在呢。”我嘟囔着,“那群打网球的少年原来有这样的身份埃”

“不……这与他们没关系。”伏见君的表情扭曲一瞬,又森然起来,指尖点着我面前的表,“快填。”

“……知道了。”真是没耐心的下属,也不知道宗像先生是怎么忍受的。我腹诽两句,绞尽脑汁开始填:表很简略,但是问的问题却很刁钻,感觉像是什么心理学问卷,小到日常生活大到政治理论,充斥着奇奇怪怪的问题,期间伏见君还总是催促我,总之,最后我潦草答出的答案也不知道那个异能特务科看不看得懂。

不管啦,反正我从小到大就没检查过试卷,这个也一样!我双手把试卷推给伏见君,自信满满——

“接我的人还在门口吗?”

“当然。”他收起表格,表情却未回温,而是露出个嘲讽的冷笑:

“无色之王阁下,从今天起,你就是那边的监视对象了。”

……好嘛。

真是小心眼的伏见君,临走前还要嘲讽我即将要被监视的事实。

但那又怎么样,我是横滨人,天生就有着对横滨政府的无条件信任——哪怕是被监视,回到横滨也会让我安心很多。

毕竟,我那个不成器的丈夫还在那块土地上呢。

我拎着包包走出与scepter4的大门,来自异能特务科的“监视”人员是一位女性,她自称名叫辻村深月,看起来年纪不大,像是刚从大学毕业的大学生。

“这么年轻就考上公务员了埃”我感叹了一句,“看来我们国家公务员的年龄门槛确实很低埃”

以前的安吾、伏见君、再加上眼前的辻村小姐,果然会念书的还是年轻人,“到横滨以后,我可以先回家看看么?”

我开始提要求,毕竟这位女孩看起来比刚刚的伏见君好说话多了,果然,她表情有些局促的答应了,我注意到她偷偷瞄了我很多次——看来这位辻村小姐的“监视”经验还不多,动作做得这么明显。我无奈地摇摇头,善意地没有提醒她。

反正我总是要被监视的,她明目张胆一点也没什么,还是给刚工作的孩子一点面子好了。

我坐上特务科的车,辻村在我旁边一动不动,似乎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她张了张嘴,在我旁边突然问:"坂、闲院太太,您最近过得还好吗?"

“挺好的埃”我下意识地回了一句,意识到这孩子在向我搭话,这样回答可能会阻断她的话头,于是神情自然地描述起我的“好”生活起来,“scepter4的伙食还挺好的,红豆泥还不错。”

谁知道辻村小姐竟然生气了:“那群……他们就给您吃红豆泥吗?1

红豆泥怎么了?不是挺好的吗?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处于人道主义地替宗像先生辩解几句:“不要这样啦,红豆泥也挺好吃的!scepter4的宗像室长天天都在吃呢1

说到这里我觉得有些不对了——看宗像先生那个模样,似乎也不不是爱吃甜品的类型吧。

我顿时回忆起他在谈话期间频频把盘子推向我的举动……那家伙竟然是要我帮他解决不吃的食物吗?!

我顿时有些生气起来:“我帮了他忙,他都不谢谢我一句吗?”

虽然无伤大雅,红豆泥也是无辜的,但他这种无形让人接受他指令的行为让我很是郁闷,我更喜欢更直白的处理方式,明明他直接告诉我我也会吃的呀——于是我开始在其他地方找他的茬:“派来的人服务态度也很差1

“什么1辻村小姐也在为我的遭遇义愤填膺,“他们的人还对您不敬么!明明知道您是……”

“?是什么?”我敏锐的察觉到她未尽话里的信息,辻村结巴起来:“您……您可是是……是无色之王啊1

“算了,我也没有被怎么样啦。”看到有个人比我反应还大,心里那股火反而就莫名其妙地熄灭了。我有些感到,反过来安慰辻村小姐:“宗像室长还是告诉了挺多东西的。”

“好吧……您不介意就好。”辻村小姐丧气地说。

“我要是真的介意,特务科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吧。”我一针见血地问,果然,辻村小姐的头更低了:

“是……就算是异能特务科,也没办法干涉scepter4的态度的。”

所以这小姑娘在生气什么?我迷惑了一瞬,辻村解释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我只是认为您不该……就、主观意识上的……”她似乎意识到自己解释不清,眼睛一闭,自暴自弃地说,“我、我只是很憧憬您!不愿意看您在别的地方再受到委屈了1

“……埃”我露出吃惊的表情,我不明白这孩子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值得憧憬的,难道是那种崇拜强者的慕强派?这可不行啊,我虽然成了无色之王,但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我没有多厉害,一点武力值都没有的。”我有意提醒道,“不要对王权者有太多的幻想埃”

“不……”辻村小姐欲言又止,最后又露出那副自暴自弃的表情承认了,“我知道了。”

希望她是真的知道才好埃我叹了口气,突然想起更重要的事,腰杆一下挺直了:“对了,辻村小姐,说起来很无理,但我还有个私人的请求1

“什么,请您吩咐1辻村也支起了身体——

“咳,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咳嗽一声,“就是回去之后能宽限我一晚么?”

我羞涩一笑:

“——我想打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