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晋江文学城首发//

//by:神绮桑//

001

“哟,安吾,东京生活怎么样?”

酒吧内灯影摇曳,提着公文包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冷淡地瞥了一眼吧台边缠满绷带的黑发少年,点了杯普通的茶水,坐定,明显不欲多言:“就那样吧。”

“诶——怎么会1黑发的绷带少年——太宰治,睁大眼睛做出一个相当夸张的吃惊表情,接着瘫在了吧台上,像一只没有骨头的猫,长叹道,

“蔼—我也想跟安吾一样到处去出差蔼—”

“出差又不是去玩乐的,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闲吗,干部大人?”坂口安吾冷淡的表情终于裂开,取而代之的一脸槽不知从何处吐的郁闷。

而太宰治则对他的吐槽感到不痛不痒,托着下巴自顾自地说:“不过我也不算太无聊啦——刚刚有位非常有趣的女士来过哦,她是来找她失踪许久的丈夫的,就坐在你这个位置。”

坂口安吾的身躯微微一僵,对这个形容生起明显的戒备。

“真是狠心的男人啊,”太宰治捧起脸语气似意味深长,“你说——他在哪呢?安吾。”

我是闲院天音,一个快乐的小寡妇。

我的公务员丈夫,在结婚一年后以出差为名突然失联生死不明至今未回——于是年轻貌美的我在十九岁时就完成了许多日本女性的终生梦想——成为一名没有老公的家庭主妇。

好吧,这或许是我一个人的终生梦想,但我确实对这样的生活现状很满意。

毕竟每日醒在三米大床,于公寓、商尝美容院、棋牌室四个地方定点打卡,不必做饭不必家务,什么都不干还有巨额生活费在每个月初准时汇入账户——除了没有x生活以外,这难道不是每个女性,不,每个人梦想中的天堂生活吗?

在棋牌室被兔子妖怪带走之前,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自摸1

当时的我握着淡绿的小麻将笑得狰狞,“今天的赢家绝对是我1

牌桌上的都是我的老牌友了,和我最熟的真田太太莞尔一笑:“真是不容易啊,难得见你手气不错。”

“是啊,这种快局最没意思。”条野太太不服气地嘟囔着,给钱的手倒是挺快,她朝我嘲讽地扬眉,

“不过——你也只能凭手气捞点本了。”

“你1我一边生气一边朝她呸道,“你也没赢多少吧1

“那也比你好1

年岁最大的种田太太坐在一旁微笑不语。

我倒是一直很怵这位牌场老手,她总是默默观望着,不声不响地就赢了。在她的目光下,我和条野太太的战争很快就偃旗息鼓,纷纷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摸牌吧。”她淡淡笑着,目光极为纵容,“天音真是个不错的孩子。”

我顿时生出诡异的喜悦,像是幼时被老师表扬了那般,骄傲地朝条野太太挺了挺胸膛,向她炫耀这份极为难得的荣耀。

“是啊,可惜年纪轻轻就陷入了婚姻的坟墓——”讨厌的条野太太拖长的音调,“早告诉你不要那么早结婚,你看,年纪轻轻就守活寡了吧1

“我那个不孝儿子都知道在我生日的时候来看看我——你丈夫呢?”

“你哪里有早告诉我啦,我结婚之前甚至不认识你1我谴责着条野太太的信口胡诌,“不回来怎么了,我一个不是挺好吗?男人啊!都是累赘1

“噗。”真田太太被我逗笑了,她温柔的看着我,“对我们来说,‘等待’是必须要承受的责任——只是可惜你年纪轻轻,就得和我们这群老太太们一起磋磨时间了。”

“还好你丈夫没有子承父业。”我想到真田家警署背景,安抚地拍拍真田太太的手,笑道,“不过你哪里是老太太了,明明是超级漂亮的大姐姐嘛1

真田太太捂嘴嗔怪着:“就你嘴巴甜,我的儿子都跟你一般大啦1

“真是年轻埃”条野太太也感叹着,还装模作样地抚了抚鬓角并不存在的皱纹,朝我目露谴责,“不过小坂口先生也太不应该了,公务员也不至于这么忙呀。”

我讪讪一笑,一旁的种田太太依旧笑而不语。

兔子妖精就是在这个时候拯救我于水火之中的。

被半强迫半自愿地带走时,我还在担心昏过去的三个牌友:“她们真的没事吗?”

“只是必要的记忆清除而已。”兔子妖怪非常有礼貌,“您放心,她们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我松了口气,平静地靠回座椅,眼睁睁看着车辆驶入东京的最高地标,片刻之后,我坐在那位传说中的老人前。

“御、御前?还是说……”我疯狂回忆着自己贫瘠地可怜的礼仪知识,动作并不标准地福了福身,“殿、殿下?”

“夫人多礼了。”好在那位据说掌控者整个国家经济的老者并不是什么多礼之人,他温和地笑着,很快切入正题,“其实把夫人请过来,只是想询问一些小事。”

在我疑惑的注视下,一旁的兔子向我递了份文件,而老者缓缓开口:

“或许,您听说过王权者吗?”

“可否告诉我,五月二十日的那一天,您遇见了什么?”

我,闲院天音,一名正在守活寡的家庭主妇,做梦也没想到,我会成为都市传说——王权者的一员。

我局促地坐在这个据说和我丈夫是同行的青衣公务员前,脑子里居然想的是——好家伙,公务员的制服都有这么漂亮吗?

花里胡哨的,还怪、怪好看的。我脑子里浮现出我那不成器的丈夫这幅打扮的模样,默默擦了擦鼻尖——

好像不回家也可以原谅了呢!

许是见我沉默了太久,我面前的青发青年推了推眼镜,唤了我一声:“坂口夫人?”

“您还是称呼我为闲院吧。”我迅速回过神来,朝他微笑,“我与丈夫是事实婚姻,我并没有改姓。”

“失礼了,闲院太太。”大城市的公务员果然很有礼貌,这位宗像先生朝我递了份甜品,微笑,“您还记得五月二十那天,发生了什么吗?”

我配合地陷入回忆。

五月二十号……那已经是好几天前了。

那天的我没干什么特殊的事情,依旧是卧室、美容院、商尝棋牌室的定点打卡。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同的……

“五月二十那天……我从横滨来到了东京。”

我沉吟一瞬,道,“那一天……我去看了真田太太儿子的比赛。”

“关东地区的网球联赛。”宗像先生了然地点点头,他敲了敲桌子,问,“然后呢,你遇见了什么?”

“遇见了……”

我目光迟疑了一瞬,“……我听说你们会抓那种特殊能力者,是真的么?”

“权外者?”公务员先生正襟危坐,

“您看见了什么?”

“他……你们先别抓他啊,他们只是一群孩子,并没有做什么坏事。”我坐直了身体,正色道,“其中有一个家世非常清白,他爸爸也是当公务员的1

“一群?”宗像的表情更严肃了,“scepter4并没有收到类似报案。”

“总之,我说了你们别去逮捕人家孩子埃”我顿了顿,欲言又止,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看见一场充斥着魔法的网球赛。”

“?”

“是真的啊!真的是魔法!那个球旁边突然就起火了!还有树叶!还有风!你相信我啊,这绝对是魔法1

“闲院太太,您没有必要对我做出隐瞒。”公务员先生的表情好像有些绷不住了,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不动声色地把自己面前的那份红豆甜品也推到我面前,

“历任‘无色’之王所获得的能力都不一样——您又说自己完全感知不到石板赋予的能力,我们需要通过详细的信息来推测您的力量才行。”

“夫人,请配合scepter4的工作。”他客气地笑了,指了指我面前的两杯红豆泥,

“您可以一边吃一边想。”

“……”

公务员的待遇真的很不错啊,叫来喝茶还有甜品,不知道那个从不准时吃饭的丈夫长胖了没有。我胡乱想着,仔仔细细地把五月二十那天发生的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可是,真的没什么特殊的事埃”

“你们确定是那天吗?确定我真的是无色之王吗?”

“石板有异动那天确实是五月二十没错,至于如何确定您是无色之王这件事——”

青衣服的王权者突然站起身来,他飞速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青色的屏障如波纹般从他身上扩散,他站在窗前遥遥一指,身后白色的巨剑与漫天的青光互相辉映——

“从您进来到现在为止,”

“——那把剑,一直悬挂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