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死极化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战后,天心派不免对杨效百般恭维,饶是杨效脸皮再厚也有点吃不消。

  “林道长过奖了,是你们一直默默无闻的降妖除魔守护苍生,你们才是真正的高人,我不过是沽名钓誉而已。”

  “真人过谦了,真人道法神术通玄非我等所能想象,在真人面前我们就是一群不开化的凡夫俗子。”

  “说起来,世上的妖魔鬼怪多么?”

  “多倒是不多,但总是会有些的。尤其是最近百年也不知怎的妖魔鬼怪比起以前多了许多。

  降妖除魔是我等道门弟子之天职,亦是我等天劫,此路艰险。我天心派代代掌门皆是战死,我们师傅如是,大师兄亦如是。

  真人功参造化,又是谪仙落红尘,若愿意出山,以真人道宗正宗身份和高深莫测的修为必能整合南燕国道门。

  成为道门魁首可一争南燕国国师,到时我道门历代门主可以借大国气运破镜得道,福泽整个道宗……”

  说到这,林道长偷偷的看了眼杨效的表情,没有看出什么排斥情绪后林道长偷偷输了口气。

  “借大国气运破境命轮?不是说命轮只能靠自行领悟道之极致才能破镜么?”

  “那是对武者来说的!侠以武犯忌,他们不尊法令,不体天心,恃强而凌弱,人人手上沾满血污。不受皇朝认可自然无法借气运破镜,手上沾满性命更不能靠功德破镜,所以就只能追求武道极致,以力破镜了。”

  明月无泪听了这话眉头顿时一皱。虽然想要反驳,可转念一想却又觉得他说的甚有道理。

  武者成长一生,必定伴随厮杀,而厮杀就必然会沾染性命。就算明月无泪自问从未做过违背良心之事,可剑上却也沾染了无辜之人的鲜血。

  有人要和你生死决斗,你不能不答应吧?而江湖决斗一般都是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功德?”杨效神情一动,“你说功德金光可以助破镜命轮?”

  “功德金光?”林道长一脸茫然的看着杨效,功德就是功德,怎么会和金光联系在一起?可仅仅一瞬间,他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骤然大变。

  “真人,您得到过功德金光?”

  “是啊,不久前莫名其妙获得的。”

  “怎么可能……自神话时代结束以来,已经没有天降功德了……真人真是受天命眷顾之人,能得天降功德。”浓浓的羡慕眼神铺天盖地的向杨效倾泻而来。

  在闲聊之中,天亮了。

  简单的吃过早饭,天心派残存的弟子带着何家集幸存的百来人一起向外走去。

  弯曲的古道,延续到视野的尽头。

  太阳越升越高,气温急剧升高。不知不觉,杨效等人已经走了七八里远。

  可突然,队伍的脚步停了下来。

  林道长等一众天心派弟子脸色齐齐变得难看起来。

  “怎么了?怎么不走了?”杨效面不改色的问道。

  “怎么可能……不可能……鬼墙还在……怎么会……”林道长额头上溢出细密冷汗,“恶修罗不是已经被真人斩杀了么?为什么鬼墙还在?”

  杨兄连忙祭起法则天秤对着前面鉴定起来。

  天秤微微颤动,很快,鉴定的结果就浮现在杨效的眼前。

  “鬼墙,为恶修罗何美人布下之循环墙壁,穿越鬼墙,会在无限的循环中不断穿梭直至精疲力竭。”

  “怎样越过鬼墙?”

  “消灭何美人,鬼墙自然消失。”

  看到这个结果,杨效嘴角露出一脸苦笑,“看来何美人没死!”

  “怎么会,真人用天雷斩杀何美人我们亲眼所见,在天雷之威下,她必死无疑……”天心派的小师妹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可能何美人运气好,昨晚一道天雷没能轰杀她,恶修罗在真人面前不过是弹指可灭的蝼蚁。侥幸逃得一命还敢不撤去鬼墙,找死!昨晚是她侥幸,下次真人必要她魂飞魄散。”

  神剑御雷真诀已经用完了现在拿什么让她魂飞魄散?杨效心中顿急,但面上却依旧平静淡然。

  “不知天心派还有什么宝物法器可以用的?你们也看到了,我身无一物有神通也施展不出来啊。比如雷灵珠什么的都可以。”

  “这……真人,这是我炼制的桃木剑,不知能否入您法眼?”

  “还有,这是我的古钱剑。”

  “这是我的……”

  看着天心派长老一辈递来的宝物,全部都是凡品法器,等级差七星残剑太多了就算交换也换不到好东西。

  正在犯难之际,突然想起用樊笼剑阵兑换的真武七劫剑阵。

  七道真武七劫剑气威力不俗,应该能兑换到好东西吧?想到这里,杨效连忙将真武七劫剑阵的七道剑气放在法则天秤的一端。

  “我需要能斩杀鬼物的攻击。”

  很快列表之中一只金色的手掌吸引了杨效的注意力。精神力集中在手掌之上,讯息瞬间流淌过脑海。

  “大威天龙手印!”

  虽然知道不是同一种东西,但杨效的脑海中还是不自觉的响起了一阵虎豹雷音。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

  毕竟是用七道真武七劫剑气兑换而来的一式降魔攻击,想来威力应该不俗。随即,杨效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自信笑容。

  看到这抹笑容,林道长等人微微悬起的心也应声落地。真人就喜欢开玩笑,刚才那严肃的表情,演的真像。

  “如此,我们这就去诛杀何美人吧。”

  “真人,现在恐怕不行。”林道长连忙说道。

  “为何?”

  “恶修罗的尸身所在乃是聚阴集煞之地,且深入地下百丈,白天她藏于聚阴集煞之地不出,我们要将其击杀先得挖下百丈。如果真人能掘地百丈的话倒也可以。”

  “那算了!不过如果晚上她也不出来怎么办?”

  “夜晚出没,此乃鬼物之天性她必出现。”林道长面带自信微笑的解释道。

  虽然心底疑惑为何这么常识的东西,真人都不知道。但杨效在他们面前施展过雷霆道法,对杨效身份绝对不会起半点疑心。

  众人回到白马寺,在白马寺中有足够的食物够他们吃喝。不知不觉,天色暗沉了下来。

  “小师妹,你眉头紧锁的在算什么?”林道长来到小师妹身边一脸疑惑问道。

  “三师兄,不对劲啊,被鬼墙遮蔽的天机撤去了,我掐算了多次今天好像是天煞日。”

  “天煞日?天煞日!”顿时,林道长惊的弹身跳起。

  “也许我算错了,要不你算算。”

  林道长连忙接过罗盘,咬破之剑滴落罗盘开始掐算起来。过了许久,林道长脸色大变面无血色,双目空洞的望着罗盘之上。

  天煞日……真的是天煞日。

  怎么会,昨天破煞,今天就天煞?完了!

  突然,林道长似乎想到了什么惊叫一声。

  “天煞日,鬼体涅槃,难怪他要牵制这么多枉死之魂,难怪他要布下鬼墙却迟迟不对百姓动手,难怪她要遮蔽天机。她是在等天煞日,以幽魂为药,以生灵为祭,她要涅槃,死极化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