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恶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伏天,火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地面热气升腾,天地间仿佛化成了一个大蒸笼。

  吃过午饭,杨效在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下乘凉,耳边的知了吵个不休甚是烦躁。

  看着坐在对面静心打坐的明月无泪,杨效忍不住心道,“这徒弟啥都好,就眼力有待提高啊,师傅我都热的快吐舌头了,你也不知道拿把扇子给我扇扇风?哎!”

  “无泪……”

  “弟子在。”

  “你不热么?”

  言外之意点在此,如果聪明的话应该能领悟的。

  “不热啊,修为达到通幽境就可以不惧冷热寒暑不侵,弟子都通玄境了,无论外面是烈焰酷寒,弟子都自在清凉。”

  好嘛,直接把杨效接下来的话堵得死死的啊。

  “杨效——”

  一声急吼吼的惊呼声突然炸响,只见一个身影从前院后门冲进后院院落,如一阵风一般停在了两人面前,看了看杨效,又看了看明月无泪。

  “杨效,这是……嫂子?”

  “不是!我徒弟,明月无泪。”说着对明月无泪指了指林昭,”林昭,我好友。”

  “没想到你都已经收了徒弟,明月无泪?嘶……在青州,明月这个姓氏是极少的啊,明月无泪,你不会来自明月城吧?”

  “她就是来自明月城,无泪,你的名号在江湖中不是应该如雷贯耳么?林昭好像没听过?”

  “啊!真是明月城的那个明月无泪啊?”林昭惊呼一声,看了看杨效,又瞅了眼明月无泪,“你扯淡呢。明月城的剑仙明月无泪是你徒弟?说实在的,你徒弟叫什么?”

  “我真是明月无泪。”

  林昭抽了抽嘴角,不说话了。既然人家不愿相告,何必追问自找没趣?

  “林昭,刚才看你急匆匆的跑进来,是有事?”

  提起这话,林昭连忙拉着杨效往外拽,“你今天比必须跟我出一趟远门,我结拜兄弟病重,也就你能救他性命了。

  他应该和我一样,在秘境的时候被什么东西咬了,现在毒发危在旦夕。”

  “你先撒手,远门有多远?要是太远你最好把人送来。”杨效一边挣开林昭一边说道。

  “不远不远,在栖霞镇下的莫家村,距离这才一百二十里,脚程快一点一个时辰就能赶到。救人要紧,快跟我走吧。”

  “一百二十里……”

  一个时辰一百二十里,时速六十公里,的就算骑上汗血宝马也没法这么快吧?

  “咳咳!林昭,你是怎么觉得我能一个时辰赶一百二十里的?太远了,去了今天就回不来了。这样,你把人送到医馆吧。”

  “我那兄弟经不住折腾了,看在我的面子上你走一趟吧。我记得我那兄弟也采了一朵玉池金莲,你若救了他……”

  杨效顿时反手拖着林昭衣袖向外走去,“林昭,不必多言,你的面子我不能不给。救人如救火,无泪,去马栏把明月城送来的汗血宝马牵来。”

  “是!”明月无泪抬起头,眼神怪异的看了眼杨效。

  怎么感觉杨效答应的有点言不由衷。

  林昭听了杨效的话,又回头看了看转身离去的明月无泪,“她还真叫明月无泪?不可能吧?她拜你为师?跟你学什么?”

  “医术啊,不行么?”

  一行三人上马出了玄青府,林昭前面引路,杨效两人跟随。一去一百二十里,哪怕一路上都没怎么休息却也花费了近两个时辰。

  “过了这个林子就到莫家村了。”林昭回头对着杨效说道。

  “不对!”突然,明月无泪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了?”

  “有浓烟味,还有焦糊味,前面着火了。”

  有么?杨效疑惑的看向前面,用力嗅了嗅鼻子。却什么都没闻到?

  “会不会是村民在生火做饭?”林昭脸色有些不自然的问道。

  “不可能!”

  “那就过去看看!驾——”

  烈火,惨叫,还有撕心裂肺的痛哭声。

  莫家村的村民怎么也没有想到,厄运会这么突如其来的降临在他们的身上。

  他们莫名其妙的被一群带着凶神恶煞面具的恶徒集中在了一起,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一户人家就被粗暴的推进茅草屋之中而后放火活活烧死。

  凄厉的惨叫,如此的毛骨悚然。

  在被烈火吞没的茅草屋边上不远处有一间陈旧瓦房,瓦房之中,一个青年男子被吊在横梁之上,承受着一记又一记残酷的鞭打。

  青年男子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皮开肉绽没有一寸完好的皮肤。

  而在行刑者的中央,坐着一个带着月白面具的华贵公子,华贵公子轻轻的摇着折扇,“莫子聪,你还不愿意把玉池金莲交出来么?刚才的惨叫听到了么?那是你隔壁的林阿嬷一家。

  小时候,他对你可好了,甚至比对他亲身儿子都好。可现在,因为你,她全家被活活烧死……好可怜啊……“

  “畜生……畜生!”莫子聪醒来,伸长的脖颈上青筋凸起,“韩正,你做下这等灭绝人性之事,你不得好死——”

  “咦?他们只是死于失火,与我何干?你若再不交出玉池金莲,也许还会有人死于失火哦。”说着抬了抬手,“再烧死两家,他一刻不交代,你们就继续烧,杀到他吐出来为之。”

  “韩正!你是畜生——”

  “哈哈哈哈……”

  而此刻,三道快马正扬起浓烟狂奔而来,远远的便看到一群带着面具的江湖人士拖着几个百姓推进房茅草屋之中,而后又有几人举起了火把要放火烧屋。

  “住手!”林昭眼眶欲裂的暴吼道。

  “怎么有人来了。”一人暗暗唾骂一句,“来几个人,杀了他们。”

  “是!”

  六人跨上马,迎着杨效三人冲来,每个人手中挥舞着闪烁着寒光的兵刃,冷笑的看着杨效三人仿佛在看三个死人。

  面对来势汹汹的六人,别说明月无泪和林昭,就是杨效都没带一点害怕的。面前的六人,是杨效见了这么多武林人士以来第一次能看清对方深浅。

  一群才锻骨境的渣渣,我都能秒。

  噗呲,噗嗤——

  六人与三人穿插而过,战马还在迈着蹄子狂奔,战马上的人却已经身首异处。

  “不好,来的是高手!”这群带着面具的武林人士终于意识到踢到铁板了,“老三,你带人拦住他们,我去请示公子。”

  房间中,莫子聪眼眶鲜红流着血泪,“住手,你住手……给我住手……”

  “那就把玉池金莲交出来。”

  “玉池金莲早就卖了……卖给镇上的贾员外……”

  “卖了?你之前为何不老实交代?”

  “你们带着面具,蒙面而来,就是打着杀人灭口的主意……我若早点告诉你,莫家村早就被你屠戮一空了。”

  “哈哈哈……”韩正尖声笑了起来,“那现在怎么又愿意交代了呢?”

  “别再残杀村民了,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不知道你们是谁,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韩正站起身,对着身边的手下冷声说道,“杀,一个不留!”

  “公子,不好了,外面来了三个多管闲事的人,修为不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