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天魔劫将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晓玲双手合十打了一个佛号,“阿弥陀佛,此地说话不方便,我们还是去禅室再说吧。”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枚紫色的翡翠佛像。

  明觉大师看到佛像严肃的点了点头,“师妹请跟我来。”

  两人来到静室,对面而坐,杨晓玲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严肃起来。

  “天魔再起,苍生浩劫!不知有多少生灵将遭厄运。”

  此话一出,明觉沏茶的动作一顿。

  “天魔再起?何出此言?”

  “明觉大师应该知道净月庵传承于佛国金山。”

  “这……贫僧自然是知晓的,不只是净月庵,南燕国的佛宗皆是传承于佛国金山。”

  明觉大师不经意的抬起眉眼看了眼杨晓玲,别的方面可以看在净月庵都是女流之辈让让你,但这佛宗正宗的问题,大雁寺是不让的。

  好在杨晓玲来也不是为了向大雁寺宣示佛宗正统。

  “那还记得镇魔经么?”杨晓玲接着问道。

  “自然记得,一日,一魔蛇自地狱来,吞噬苍生,散播苦难。佛国金山派出十八金身罗汉前往镇压,却不想被魔蛇吞入腹中,魔蛇实力大涨。

  最后金山菩萨举金山寺将魔蛇镇压,至此天下太平,佛宗也允许在南燕国传道佛法……”

  “这则故事虽然与事实有些偏差,但大致不差毕竟过去了三千年了。”

  “师妹此言何意?这……不就是记载在佛经中的故事么?”

  “这并不仅仅是故事。”杨晓玲神情凝重的说道。

  “魔自古以来就有,隔三千年苏醒,发动黑暗浩劫涂炭生灵。三千年前。南燕国所在境内几近死绝,被魔蛇屠戮的生灵鲜血汇聚凝成血海,其惨烈不忍言说。”

  听了杨晓玲的话,明觉大师怔怔的看着杨晓玲,那眼神充满了疑惑和不信。

  “听闻北阳府出现了魔骨舍利?大师可知魔骨舍利从何而来?”

  “自然知晓,乃魔君古天涯用一节魔骨炼制六十年而成。”

  “魔骨从何而来?”

  明觉大师的脸色更加凝重了起来,“师妹是说,这魔骨出现就是天魔苏醒的预兆?”

  “不错!”

  “有何凭证?毕竟这事空口无凭,实在难以相信……”

  “信或者不信,魔都会苏醒,如果能警醒世人早作防范也算功德造化,若世人愚昧不信,则自行承担恶果。

  魔骨现世足以证明天魔存在,而三千年前魔苏醒乃我佛写在涅槃经中的预言。大雁寺应该有涅槃经吧,拿来一看便知。”

  “涅槃经老衲也是能倒背如流的,并不记得涅槃经中有此预言。”

  “福慧智子觉,了本圆可悟。周洪普广宗,道庆同玄祖。清净真如海,湛寂淳贞素。德行永延恒,妙本常坚固。心朗照幽深,性明鉴崇祚。衷正善禧禅,谨悫原济度。雪庭为导师,引汝归铉路。”

  “这是我佛宗法号辈分偈语,你突然念此为何?”

  “在涅槃经中找出这些字,并看其后一个字,连起来是什么?”

  杨晓玲说完,端起面前的茶杯悠然抿了一口。

  明觉大师连忙站起身,在禅室书架上翻箱倒柜起来,不一会儿找来一本书页都泛黄的古书展开阅读起来。

  过了许久,明觉大师一脸骇然的抬起头,要不是今日杨晓玲告知,别说三千年,纵然再过五千年也没人知道其中的秘密。

  “涅槃经上说的都是真的?”

  “为何要将此经书叫涅槃经?意在我佛涅槃。之前我与大师说过,降魔经上记载的有些出入,这出入的便是当年金山佛国以金山镇压魔蛇,金山佛国与魔蛇一起涅槃了。

  之后,佛宗虽然在这片土地上传播开来,但金山佛国却消失在虚空之中。”

  “金山乃是佛国,既然是佛国自然是隐于佛界,传闻中只有修行有成的大神通者才能找到金山,进入佛国。”

  “金山只是佛国留在红尘的投影而已,真正的佛国恐怕在灵界之上。这些皆是后话,魔劫将起,众生何辜?我这次下山除了警醒世人,追查魔迹之外还要寻找应劫之人。”

  “应劫之人?是何人?可有箴言?”

  杨晓玲摇了摇头,我们斋主拼尽修为问佛,企图获得一些提示,拼到呕血三升却无所获。但金山菩萨涅槃前确实说过,天地浩劫起,必有应劫之人降世,此乃天命。

  一旦魔劫降临应劫之人必然会应运而生如彗星一般闪耀天空,到时候无需找,他自会现身。但应劫之人必定要承受诸多苦难,如果能早日寻到,可以护他周全。”

  听到这里,明觉大师顿时双眼放光,“难道是他?”

  “大师想到了谁?”杨晓玲急忙问道。

  “一个真正的红尘仙人。”明觉大师捋着胡须满脸振奋的说道,“此人两首偈语,让了凡师叔祖一朝顿悟破镜命轮飞身上界。如果天地真有魔劫,如魔劫降世真有应劫之人,那必是他无疑。”

  一听这话,杨晓玲脸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大师,我刚来青州打听魔之踪迹无意中听到一个传闻。说在玄清府中有一红尘仙,三言两语点化了凡圣僧,一语喝退魔君古天涯,并以大神通助明月城剑圣破镜命轮境。太过浮夸了吧?”

  “呵呵呵……江湖武林人士有爱吹牛的毛病,青州武林当然不例外。但唯独对杨先生,师妹所听到的传闻绝对没有半点虚言。一件件,皆是事实。”

  “师兄莫不是诓我?我在来此之前特地去了一趟玄清府见了见哪位红尘仙人。他不过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修为不过锻骨境而已……”

  “哈哈哈……”明觉大师大笑,“师妹着相了,你所见闻色,真就是那见闻色么?难道你连最浅显的返璞归真的道理都不懂?

  哎,今日听你说起魔劫之事,之前困惑贫僧的不明处倒也有了些想法。

  之前了凡师叔祖在离去之前说过,杨先生非红尘界中人,应该是上界谪仙。可他为何要来红尘界,为何会在玄清府一座医馆之中游戏人间。

  现在想来应是为了应对魔劫,他正是那应劫之人。天魔之威,就是金山菩萨都与之一起涅槃,岂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应付?没错了,天外谪仙应魔劫,功德圆满归上界,此才是天数。阿弥陀佛……”

  听着老和尚颇为圆润的推测,杨晓玲瞪圆了眼睛分析起来。越是分析,越是觉得有理,脸色也在分析之中渐渐的变得越来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