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净月庵人间行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明月无泪心中敬佩之余,收剑而立。

  意念一动,一道无垢剑气突然间浮现于身前。剑气微微颤栗,遥指虚无。突然,明月无泪动了,以剑意剑气做长剑施展独孤九剑,一招一式,引灵气震荡天地共鸣。

  “咦?”屋顶之上,那个神秘少女心底惊异一声,顿时乱了气息。

  气息紊乱的刹那被明月无泪捕捉,嗖,手中的无垢剑气瞬间激射而出。

  屋顶之上的少女脸色大变,哐的一声,手中长剑瞬间出鞘,一道带着静谧剑意的剑气向无垢剑气迎来。

  “轰——”一声巨响,两道剑气当空炸开。

  “好剑意,再吃我一剑!”明月无泪身形一闪踏破虚空。

  屋檐上的少女长剑绽放出月白光芒,又是一剑向虚空的明月无泪斩去。

  “来得好!”

  两人修为相近,在剑道之上的造诣也不相伯仲,原本这一击交手应当旗鼓相当才是。

  可在接触的一瞬间,那道静谧的剑气竟然仿佛脆弱的玻璃一般轰然爆碎。

  “怎么回事?”神秘少女脸色大变。

  明明明月无泪刺来的无垢剑气并没有散发出凌驾于自己剑气之上的威势,为何能如此轻而易举的……

  没时间迟疑,面对袭到面前的剑气再次出了一剑。

  这一剑出现的瞬间明月无泪就锁定了此剑的破绽所在,一念变招,剑指破绽之处。

  轰——

  那道剑气再次崩碎,而明月无泪所施展的无垢剑气已杀到神秘少女的面门。

  “嗡——”

  突然,神秘少女周身散发出绚丽金光,一道道*字金印如满天繁星缠绕在少女周身,无垢剑气狠狠的轰击在满天金光之上。

  “轰——”

  一声爆炸,无垢剑气终于破碎。

  “不打了,不打了!”

  在明月无泪打算再次出剑的瞬间,少女连连摆手叫道。

  明月无泪顿手,眼睛是死死的盯着屋檐上的少女,“什么人,鬼鬼祟祟做什么?”

  “姐姐好高明的剑意,我是星月海净月庵人间行走杨晓玲,法号明心!敢问姐姐叫什么名字?”

  “明月城,明月无泪。”

  “原来是明月无泪,难怪难怪了!姐姐的大名我早已如雷贯耳,在未下山的时候就一直想着有机会必要和你切磋一番。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姑娘!你爬我家屋顶做什么?”韩德和杨效听到动静从屋内走出,仰头问道。

  杨晓玲纵身一跃落在院中,眼神再次落在杨效身上,但眼底却多了一丝戏谑。

  “听闻玄青府出现了魔骨舍利,我奉命下山调查,听闻魔骨舍利是被仁心医馆的一个大夫降服的,敢问这位大夫可在?”说话间,看的却是明月无泪。

  “你找我师傅?”明月无泪淡淡问道。

  “你师傅?”杨晓玲的表情一变,明月无泪有如此绝顶的实力,那他的师傅必然是功参造化的大能。我就说不可能是那个少年嘛。

  传闻中的事可能却有其事,但对象肯定是误传了。

  想到这里,杨晓玲连忙抱拳躬身,“还请姐姐能引荐尊师,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拜见。”

  “你找我?何事?”

  一个风轻云淡的声音突兀的从杨晓玲身边传来。杨晓玲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杨效。

  “他就是你师傅?”杨晓玲不可置信的问道。

  “是,他便是我师傅,琅琊阁最新出的高手榜中的绝顶,红尘仙杨效。”

  “别提什么高手榜排名,都是虚名而已。”杨效嘴里如此说着,嘴角却已经裂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心中对某个人否定的时候,他哪怕是呼吸都是错的。所以在杨晓玲的眼中,杨效的谦虚应该才是事实。

  一个年岁和自己相仿只有锻骨境上下修为的少年,会是能指点了凡师叔破镜命轮的世外高人?

  绝对不可能。

  “姑娘,是不是这里说话不方便,要不我们到屋内再说?”杨效看杨晓玲久久没有反应再次问道,一边祭起法则天秤向杨晓玲鉴定而去。

  姓名:杨晓玲(明心)

  状态:心剑通灵瓶颈之中。

  ……

  “不,不是!只是有些事情我需要求证一下还请见谅!今日打搅了,告辞!”

  “等等!”杨效突然叫住了杨晓玲,“你是佛门明字辈的?这么说来你和明觉大和尚是同辈了?”

  “不敢当,论辈分我确实属于明字辈,但明觉大师是是前辈高人,我万万不敢以平辈论之。”

  “你在参悟心剑通灵?”

  杨晓玲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望着杨效脸上那高深莫测的笑容心底对杨效的定论微微有些摇摆。但仅仅瞬间,她便又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定是明月无泪暗中告诉他的。

  偷偷的瞥了眼明月无泪微微叹气,“惭愧,我本可以领悟心剑通明,却放弃转而领悟在心剑通明之上的心剑通灵,是我好高骛远了。心剑通明在明月姑娘的手中不也发挥出远超寻常的威力?”

  “想要领悟真正的心剑通灵么?我能帮你。”杨效听到杨晓玲如此说,顿时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悠然的缓缓说道。

  “真的?”杨晓玲看着杨效讶然道。

  你帮我?你一个锻骨境修为的凭什么帮我?

  可听到杨效这么说的明月无泪,心底却莫名的翻涌出一丝酸楚。我才是你的正式弟子,却要主动求你你才恳教我,而对别人你竟然主动要求指点,师傅,你……太讨厌了。

  “不错!但是,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想要获得多少就必须付出多少。你要领悟心剑通灵就要付出净月剑诀这个代价,怎么样?”

  杨晓玲眼底闪过一丝不觉察的冷笑,面上如沐晨风的一笑,“多谢杨先生的好意了,净月剑诀乃净月庵不传之密,先生就别枉费心机了。我还有事,先行告辞!”

  话音落地,人已跃上高空消失不见。

  “她……是不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杨效茫然的看着杨晓玲消失的方向,回过头对着明月无泪问道。

  “哼!”明月无泪傲娇的一甩头,留给杨效一个你自己看着办的背影缓缓离去。

  “二师兄,她这是怎么了?”

  “这我哪能知道?”韩德挠了挠头呵呵笑道。

  杨晓玲离开玄青府之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往大雁寺。

  原本按照正常路线,她应该先去大雁寺与明觉大师会晤,而后再去玄青府。但因为北阳府位于青州最北部,杨晓玲是先到了玄青府再去的大雁寺。

  “劳烦这位大师请向明觉大师通报一声,就说净月庵的人间行走明心拜会!”

  小沙弥深深看了杨晓玲一眼,“阿弥陀佛,女施主在此稍等,我这就去通报。”

  没一会儿,身着一身鲜红袈裟的明觉大师带领一众明字辈高僧匆匆走来。

  “阿弥陀佛……净月庵已经有近三百年没有人间行走了,师妹怎么突然下山了?是不是将有大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