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给明月城留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权剑意!为三百年前一代霸主王天霸所创剑意,此剑意霸道绝伦气势无双!”

  “可否交换?”

  “可以交换,以王权剑为代价,可交换王权剑意。”

  得到这个回答,杨效哪里还能忍得住?闲庭信步的来到王权剑面前,伸出手指点在王权剑的剑柄之上。

  暗中,一双眼眸透过虚空向杨效看来。杨效能轻松踏入剑冢之中,这并没有出乎明月苍月的预料,但万道剑意竟然被杨效吓退,却让明月剑圣心中惊的不轻。

  他在此闭关修炼六十年,也只能做到抵御万道剑意的侵蚀。将没有灵智的万道剑意吓退,明月剑圣都没有敢往这方面幻想过。

  能造成这一情况的只有一种可能。杨效领悟的剑道,凌驾于万道剑意之上。就像是牛羊对猛虎的天然恐惧一般。

  剑冢之中,可是有万道剑意啊。而每一道剑意的背后,就是一个曾经响彻天地的名字。万道剑意在剑冢之中沉寂不知多少岁月,弱者早已破碎湮灭。

  能残存下来的,皆是强者。

  而能让这些强大剑意俯首称臣……不,是落荒而逃的剑意是什么剑意?明月苍月无法想象。

  此刻,杨效已经将王权剑放在了天秤的一端,另一端上只有一个选项,王权剑意。

  “等价交换!”

  杨效念头落定,瞬间,王权剑绽放出耀眼白光。

  在空间一阵扭曲之下消失不见,也在瞬间,杨效的体内突然出现了一道剑意。剑意出现的瞬间突然间向杨效的脑海涌去,在杨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冲进了精神识海。

  剑意进入精神识海之后又立刻被意识化剑吞没,观想出来的意识化剑突然间闪动着琉璃一般的光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成型。

  在进入剑冢之前,识海中的意识化剑还间于虚幻之中。在进入剑冢之后,受万道剑意刺激,意识化剑以百倍的速度成型。可那个速度比起此刻成型的速度,依旧龟速。

  短短数息时间,仿佛跨越了沧海桑田的演变,意识化剑竟然在这几个呼吸之间成型了。

  成型之后的意识化剑自带王权剑意,或者说因为王权剑意的融入,导致了意识化剑的成型。

  可这一幕在明月苍月的眼中是何等的惊悚。

  王权剑,消失了。

  王权剑意,也消失了。

  而他,全神贯注的盯着杨效,却感应不到王权剑是怎么消失的。这意味着,杨效要让他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也轻而易举。

  杨效尝到了甜头,顿时兴奋起来,再次踱步来到另一柄长剑面前。

  “玄冰剑,寒冰剑意!凛冽寒冰,苍茫天地……”

  “交换寒冰剑意。”

  “需以玄冰剑作为代价。可以交换。”

  杨效故技重施,手指轻点玄冰剑。

  “轰——”

  又一道剑意融入意念化剑之中,而且因为有意念化剑这个载体,不同的剑意可以同时存在。施展什么样的剑意,全在杨效的一念之间。

  杨效双眸迸射出炙热的贪婪,这里可是有万道剑意啊……这是什么样的幸福?

  猫掉进了鱼箱,老鼠落进了米缸,杨效激动的忍不住颤抖起来。

  一步踏出,又来到一柄剑前。

  没一会儿,连续十几道剑意便收入意念化剑之中。

  而在暗中惊得失神的明月苍月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回过神来。

  “杨先生且住手,您再这么弄下去我这剑冢可就完了……”

  明月苍月的呼声还是晚了一步,在呼声响起的时候,杨效眼前的剑消失不见,又是一道剑意收入意念化剑之中。

  此刻的意念化剑已经彻底成型,杨效只要愿意随时可以斩出这无招无形的一剑。

  面前的空间微微扭曲,一道身影从虚空中踏了出来。

  但此刻的杨效已经杀疯了,哪里还能在乎谁的叫停?通红的双眸快速的掠过周围蕴含剑意的长剑搜索着下一个目标,心中也只有一个声音——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很快,杨效锁定了下一个目标,一柄通体琉璃的长剑。

  “流光剑,流光剑意……”

  这些废话杨效看都不看,直接下达交换流光剑意。

  “未经主人许可,不可交换……”

  仿佛一桶冰水当头淋下,杨效瞬间清醒了过来。

  回想刚才的状态,杨效心底暗暗惊恐。那种状态就像是失去理智的赌徒,难道走火入魔了?

  心中虽然后怕的心颤,但脸上淡然如水。别过头,视线落在面前的身影身上。

  这是一个满头银发披散,眉毛和胡须也是洁白如雪活像一头白毛狮子的老人。身上穿的是白色的粗布麻衣。

  虽然形象邋遢,但却给杨效一种如天涯明月的飘渺感觉。

  此人应该就是剑圣明月苍月了。

  杨效心底想到,对着明月苍月微微抱拳,“杨效见过剑圣。”

  “使不得使不得!”明月苍月连忙摆手道,“是老朽唐突了,冒然请先生来明月城一会,先生修为高深莫测如梦似幻,在下佩服!先生这边请,我们坐下谈。”

  “请!”

  两人来到明月苍月打坐的石台上坐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剑冢中巍巍剑陵颇为感慨。

  “想不到世间竟然有如此奇妙之地,若不是亲眼所见是万万不敢相信的。”

  “这剑冢所在乃是一处地脉灵泉,日月交汇才造就了剑冢宝地。先生没来之前,老朽也不相信先生仙人之姿会落于红尘凡间……”

  杨效只好闭口不言语。

  “听闻昨日先生指点了了凡几句,了凡就破镜命轮了?”明月苍月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毕竟破镜命轮是他一生的追求,眼看寿元将尽前路尽断。昨天了凡破镜命轮已然成了明月苍月最后的救命稻草。

  “了凡圣僧是自己的机缘到了,我只是随口说了两段偈语而已。一切都是了凡圣僧自行领悟说得,我不敢居功。”

  杨效是实话实说,但明月苍月只认为杨效是在谦虚,或者只能是谦虚。

  “老朽闭关悟道已经一甲子了,一甲子之中领悟了十方剑道皆已到了浑圆天成的地步,可距离破镜命轮始终差了一步。

  老朽恳求先生能指点我一二,只要先生愿开金口,老朽原付出任何代价。”

  明月剑圣的这个要求虽然早在杨效的预料之中,但杨效依旧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上次无法鉴定出了凡和尚,这次修为突破了锻骨境,不知道能不能鉴定出剑圣?想到这里,对着明月苍月祭起了法则天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