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独孤九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明月无泪从床上坐起,下床对着杨效恭敬一礼,“无泪多谢先生,我已能看见了。”

  脑海中,法则天秤突然间爆发一阵金光,金光化作一道讯息流淌而过。

  杨效表情一怔,随即露出了喜悦笑容。

  没想到这次完成交易的抽成竟然是一套剑法,而且还是前世世界几乎人尽皆知的剑法——独孤九剑。

  独孤九剑,只攻不守,料敌先机,后发而先至,专破天下武功。

  这不仅是无招胜有招的顶尖剑法,对杨效来说,他终于可以用剑出招了。

  之前获得心剑通玄之后,杨效都无法用剑。每出一剑,脑海中自动会浮现出这一剑的破绽。而后会担心,要是对方攻击我的破绽该如何?

  改变剑势又会出现新的破绽,再改变剑势,再出现新的破绽。

  无穷无尽的破绽让杨效无法递出一招。

  独孤九剑的出现,正好解决了这个情况。独孤九剑没有剑招,或者说他的剑招只是一种对剑法的理念,修炼需要足够的天赋和经验。

  心剑通玄让杨效可以直接看破破剑招,剑意,乃至剑道的破绽所在,独孤九剑和心剑通玄完美配合。

  将喜悦压下,回过神来之后却见明月无泪正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

  “明月姑娘为何如此看我?”

  “好多年没有用肉眼看清东西了……”

  杨效嘴角微微抽了抽,你这话说的……言外之意我是东西?不是!我靠!

  明月观海等一众人一直在房间外翘首顾盼。嗡嗡的议论之声从两人进去之后就没有停止过。

  “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一个妇人担忧的声音响起。

  “杨先生是去给无泪治病,能有什么动静?有动静就不对了。”

  “也是……不过这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还门窗紧闭……总是不好吧?”

  “我们都是江湖儿女,不计较这些。再说了,杨先生是世外高人怎么会做出无耻下流之事?再说,老祖宗的眼睛一直盯着呢。”

  后面这句话才是重点,安了一众妇人的舌头。

  “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无泪的眼睛能不能治好……”

  正在这时,房门被打来了。

  杨效和明月无泪先后走出房门。顿时,一众人慌忙围拢了上来。

  “先生辛苦了,先生结果如何?”

  “爹,我已能看到了。”明月无泪的声音语气依旧清冷,也许是还不习惯肉眼看世界,明月无泪说话的神态依然和以前一样。

  “能看到了?那太好了。”众人惊呼,妇孺们一拥而上将明月无泪围在中间七嘴八舌的关切起来。

  “杨先生,这边请。”明月观海突然面色凝重的将杨效请到一边。

  “明月先生有事?”

  “我家老祖宗想请先生前往一叙。”

  杨效的心顿时一提,莫名有种心虚的感觉。

  “哈,这么晚了,我看还是算了,要不明天?对了听闻明月城的剑冢之中有万道剑意,不知可否一观?”

  “老祖宗就在剑冢之中闭关啊。”

  杨效暗暗叹了口气,“明月先生前面带路吧。”

  明月观海拱手一礼,而后在前面带路。跟着明月观海来到了后山密林之中,杨效看着这越来越偏,越来越阴森恐怖的环境,都快怀疑明月家族是不是想把自己骗到隐蔽角落而后……

  “到了!”明月观海突然指着身前的一个地下溶洞入口说着,“这里就是明月城的剑冢所在,老祖宗在下面等着先生,先生自行下去吧。”

  “你不下去么?”

  “剑冢之中剑气太盛,我修为尚浅还不能进入剑冢之中。”

  刚刚迈出一步的杨效脚步突然顿住了。

  明月观海,杨效记得他应该是通玄境修为吧?通玄境还修为尚浅?那自己这个锻骨境的菜鸟算什么?

  可都已经到了门口,而且人家主人眼巴巴的瞅着,退又不能。

  好在金钟法相还没有用完,要不试试看?承受不住就用金钟法相顶,再编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想到这里,杨效再次踏出脚步走进剑冢之中。

  而在杨效脚步迟疑的那一瞬间,身后的明月观海眼神也闪过一丝凝重。

  方才杨效所站的位置正是剑冢剑意笼罩的位置。

  剑冢万道剑意可不是明月城樊笼剑阵的剑气可以比拟的。明月城的樊笼剑气明月观海可以硬抗一道剑气,但剑冢中的剑意,他却是半步都不敢踏入其中。

  杨效在犹豫,可在明月观海眼中他是在抵御剑意侵蚀。那不是一道两道剑意,而是万道剑意。

  也就是像老祖宗这样的修为,才能在剑冢之中修行。其余的明月家族子弟要想修行一个剑道需剑冢剑意相助,只能在剑冢外叩首祈求。

  如果被某一柄剑中蕴含的剑意认可,便会飞出剑冢。

  而杨效竟然仅仅一瞬间,就闲庭信步的走入剑冢之中,万道剑意竟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比起老祖宗还要轻松自如。

  “不愧是先生啊!万道剑意在他眼中如无物,先生展露出来的冰山一角却已经让人不敢细思了。”

  要说杨效真的没有感觉?还是有点感觉的。

  从踏入剑冢的一刻起,杨效就感觉脑海中观想出来的意识化剑产生了微微震颤,一道道无形的涟漪从脑海中荡漾开去。

  这么久观想意识化剑,进展始终很慢。可不知怎地,在踏入剑冢之后杨效没有刻意去观想意识化剑,但脑海却自动观想起来。

  而杨效不知道的是,意识化剑周围荡漾的涟漪其实并非意识化剑所引起,而是万道剑意在侵入杨效精神的时候,碰到意识化剑荡漾起的涟漪。

  要是万道剑意也有思维的话……

  “弟兄们,这个人有点嚣张啊?没经过我们同意就敢闯入剑冢?走,一起去给他点颜色看看。”

  “成功冲进他的意识!”

  “成功进入到他的识海。”

  “来,弟兄们让他体验一下什么叫群魔乱舞,幻象丛生……等等,他的识海里有一柄剑?”

  “不好,这是意识化剑,兄弟们快撤,跑晚了都得留在这里……”

  意识化剑,间于虚实之间。

  他本就是精神力所化尚在打磨阶段。而万道剑意也是无形无质的精神意境,正好可以作为意识化剑的养料。

  万道剑意又怎么能对杨效产生影响?跑都来不及。

  剑冢不愧是剑冢,随处可见的插满了各式各样的长剑。

  有的长剑哪怕经历数十数百年的岁月依旧寒光凛冽,杀气四溢。而有的剑,却已经锈迹斑斑风烛残年。

  有的剑,宽阔如刀,厚重如锤,有的剑,刚猛霸气,尽露王者霸气。

  杨效祭起法则天秤,对着面前一把看着就霸道的长剑鉴定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