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魔君入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真亲口对你说能治好你的眼睛而不是可以一试?”

  “他说的确实是可以治好!只是需要我用无情剑道作为代价。”

  “无情剑道作为代价?”明月观海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你怎么想的?”

  “我想再亲眼看看这个世界。”

  “那你的剑道?”

  “我有心剑通明,就算没有无情剑道我也能领悟有情剑道!”明月无泪面无表情的说道。

  明月观海微微诧异的看着明月无泪,“你心中有喜欢的人了?”

  “没有!”

  “那你怎么会说出放弃无情剑道领悟有情剑道的话?”

  “我只是打个比方。”

  “你素来有主张,这件事随你心意。你无论做什么决定,爹都支持你。”

  “谢谢爹!”

  “都是因为当年我的疏忽才让你……”

  话突然间顿住了。

  不仅仅明月观海的话顿住了,就是身后滔滔不绝的叶青也突然顿住了话。所有人都猛地转过脸看向身后,那突然间喷发的耀眼佛光,仿佛要将天地渲染一色,与艳阳争辉。

  “发生了什么?”

  “梵音诵经?谁在用梵音诵经?”

  “明觉大师,发生了什么事?”

  明觉大师一开始也是一脸茫然疑惑。可突然间,明觉大师的脸色顿时大变。

  “难道……师叔祖成佛了?”

  这个疑惑刚刚升起,突然间一声巨响炸开,佛光荡漾之处,房屋的屋顶突然间爆碎。一尊十丈高的佛陀法相从房屋之中站起身。

  “佛?”

  “佛现世了?”

  顿时,一众被佛陀法相震撼的武林人士齐齐跪倒倒头就拜。

  佛陀法相虚影持续了一会儿突然间消散,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众人正在疑惑的时候,终于有人看到了佛陀法相原本所在之处虚空盘膝而坐这一个身影。

  运足目力看去,那是一个面色红润如玉,年岁约莫十八岁上下,俊俏的仿佛不似人间的少年和尚。

  少年和尚眉心之中一点朱砂,盘膝坐在虚空,但虚空下却空无一物。

  “这是谁?”

  “明觉大师,这是大雁寺的沙弥么?”

  而此刻的明觉大师却已经激动的老泪纵横。

  “师叔祖……你终于勘破了……你终于勘破命轮之境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骇然。

  头顶之上,虚空盘膝的少年竟然就是了凡圣僧?这……

  命轮之境,传说中勘破命轮之境可以脱胎换骨,脱去凡胎,换掉红尘骨。

  原来是真的?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回荡于天地之间,空中的少年睁开了双眸。双眸如秋水流淌过,睁开眼的瞬间天地为之失色。

  命轮之下,和命轮之上是完全不同的天地。以前了凡只是看到了山顶,但与真正抵挡山顶看到的风光是完全不同的。

  第一次,他看到了这个世界不一样的精彩。

  “杨先生,多谢你的指点,贫僧已经勘破命轮之境,阿弥陀佛!”

  面对了凡巍巍气势,杨效背着双手面带笑容的仰望天空。但在了凡眼中,杨效却依旧那么高深莫测。

  这一刻,了凡才明白之前对杨效猜测的强大是何等的低估。杨效在通玄大圆满的眼中是练气初境,可现在都突破命轮境了,杨效却还是命轮初境。

  果然,你并非我红尘中人啊。

  “我已破镜,即将离开红尘界,先生指点之恩贫僧无以为报。”说着,了凡的周身突然亮起光芒,而后再胸前凝聚成一节佛骨圆珠。

  佛骨圆珠缓缓地飘落,落在杨效的面前。

  杨效伸手接下,入手温润如玉,瞬间杨效就感觉一阵神念通达精神抖擞。

  “这是我打磨一生的菩提琉璃心,对先生虽无大用但拿在手中把玩也是不错的,还请笑纳。”

  此话落地,所有人看向杨效手中的菩提琉璃心眼中迸射出贪婪。可也仅仅瞬间将贪婪埋在心底。

  杨先生是何人?那是连魔君古天涯都不敢正面的绝世高人,那是可以指点了凡破镜命轮的神仙般存在啊。

  打他宝物的主意?不如直接拿刀抹脖子来的痛快点。

  了凡不舍的看了眼这个红尘世界。缓缓地踏出一步,脚下步步生莲,一步一步的向天际走去,仿佛在他的脚下,有一道别人看不见的路一般。

  在了凡能看到的世界,还真有这么一条红尘中人看不见的路。

  这是一条通向天际,离开红尘界的路。

  一步步的走上天空,而后再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见。

  了凡圣僧虽然已经离去,但他的传说必定会流传下来。

  从今天起,大雁寺将成为新的武林圣地,因为这里飞升了千年来第一个破镜命轮的人。

  从今天起,了凡圣僧的破镜命轮将激励一代武林后辈以他为旗帜勇攀武道的巅峰。

  也在了凡突破命轮境的时候,不仅仅是在场的武林人士亲眼目睹了,就是三百里之内,所有通玄境以上的高手也都感应到了。

  作为千年来第一个破镜命轮的人,引发的武道震动可想而知。

  一团浓雾从昏暗的地下密室之中汇聚,一道黑袍身影出现在密室之中。

  “噗——”

  一口鲜血喷出,古天涯萎靡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多管闲事……你还年轻,你还有很多寿元,所以你可以打着伟岸光明的旗号来对我降妖除魔。

  可我,只不过想要活着而已……我想继续活,这错了么?”

  突然,古天涯的背影猛地一颤,僵直的身体剧烈的颤抖。僵硬的别过头,惊惧的望着身后远方……

  “老秃驴……你破镜命轮了?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破镜命轮?”古天涯不可置信的吼道,如鬼一般的表情变得更加的狰狞恐怖起来。

  “我都没有破镜,你凭什么破镜?”

  残忍,不是你追求一生的东西到头来却一场空。真正的残忍,是你追求了一生的东西,却被一个一直以来不如你的人得到了。

  三人之中,了凡的修为最浅,悟性天资最差。

  可他竟然第一个破镜命轮,而且还在大家都陷入绝望之中的时候。

  怎么可以,苍天,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天地不仁,视你为蝼蚁,你何不挥拳反天?”一个声音在古天涯的耳边低吟,一团不知何时出现,从哪出现的黑雾在古天涯身边荡漾着。

  “挥拳反天?怎么反天?”

  “天地孕育造化万物,你便将所见的一切都毁掉吧……”

  “毁天灭地?”

  “你反正寿元将尽就要死了,何不临死之前疯狂一把?既然天对你不仁,你便让他尝尝被蝼蚁报复的感觉……杀!杀的昏天暗地,杀他个血流成河……”

  “吼——”

  一声低吼从古天涯的口中发出,如骷髅一般的双眸,顿时变得鲜红如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