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拔除魔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段掌门,这块玉石你从何而来?”

  “这玉石?我想想啊……多年前我去云山游历,无意间捡到的,此玉虽然品相不好颜色不正,但捏在手中别样舒适所以没有扔掉。”

  “哦?那就用这块玉作为我出手的酬劳吧。”杨效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段雨辰脸上顿时露出了难色。

  看着这一幕,杨效心底一叹,世上果然没多少傻子啊!就算他嘴里说的多嫌弃,可心底还是不舍得。要不是知道是宝物岂能一直随身携带?

  “先生,此玉品质太差就比石头稍微好一点,您以此交换不是坏了您奉行的等价交换的规矩?坏了规矩是小,可要是坏了先生道行我就万死难辞其咎了。要不先生再挑一样?”

  我收回刚才的话!

  杨效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手指了一株不知名的干枯草药,“那就再加上这个吧。叶青,你跟我进来。”

  “是!”叶青连忙应道,此刻的心底早已经羞愧万分。

  在以前,他一直不怎么赞同奕剑派花大量的精力在做生意赚钱上面,认为这是不务正业。

  身为一个武林门派,修炼武功提高实力才是根本。甚至他以为为了磨炼心境,武者应该抛去一切物质的享受,清心寡欲用艰苦的生活磨炼意志。

  所以导致叶青除了一身剑道之外别无他物,如今要请杨效救助一次还需要好友为自己付账。

  跟着杨效进入內房,叶青熟练的躺在病榻之上。

  杨效将手掌轻轻的放在叶青的胸膛,另一只手捏着那节奇怪干瘪的药草。

  脑海中,法则天秤已经几乎持平。

  “等价交换!”

  意念发动的瞬间,叶青体内的魔种顿时肆虐喷发了起来,似乎它预感到了危险激烈的反抗起来。

  可在蕴含着天道法则的法则天秤面前,他的反抗就好比螳臂当车一般可笑。一瞬间,魔种的周围发生了微小的时空扭曲,突然的魔种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某个不知名的昏暗密室之中。

  七个火盆呈北斗七星排列,火盆之中火焰摇曳。

  在火盆阵的中央,一个身穿黑袍仿佛泥塑木雕的身影静静的坐在那里,突然间黑袍身影猛然一颤。

  一双鲜红的刹那睁开,一口鲜血从黑袍人口中喷出。

  “噗——”

  黑袍人顾不上擦去嘴角的血迹,脸上露出了浓浓骇然的惊恐表情。

  “我的魔种……竟然被破了?你当真强到这个地步?强到这个地步的你……却也没有破命轮之境……难道破境命轮真的只是个传说么?”

  说完这一句,古天涯再一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伴随着手掌舞动,周身魔气荡漾开去。

  “先生,好了么?”看着杨效是收了手,叶青轻声问道。

  不是叶青不相信,而是不敢相信。

  种在精神识海中的魔种有多可怕叶青深有体味。那魔种发芽之后在五脏六腑之中蔓延,根须深入到奇经八脉之中。

  魔种之根深蒂固比起之前的剑气入骨都更加难以撼动。可在杨效手中,依旧是那么轻描淡写的化解了。

  杨先生,你到底到了何等我们不可想象的境界了?

  带着浓浓的敬畏,叶青下了病榻跟着杨效走出了内堂。

  “叶兄,你没事了?”

  “先生出手,我还能有什么事啊?”说着对着杨效躬身一礼,“深夜打搅了先生,望先生海涵。”

  杨效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困了,医馆没有客房就不留你们了,早点回去晚上记得不要乱跑。”

  “是!”

  杨效顺口一句让两人顿时联想到了一些细思极恐的事情,连忙面色凝重的应承道。

  唤走了叶青二人,杨效匆匆回到房间之中,迫不及待的掏出那块不怎么圆润的玉石。

  别说段雨辰不识宝物暴殄天物,要不是杨效用法则天秤给它称过,还真看不出来这普普通通的原石是个宝贝。

  正如段雨辰说的那样,原石之上纹路驳杂,质地也不是很细腻,颜色更说不上诱人。

  似玉非玉,说石头又比石头品相好的多。

  法则天秤鉴定不了,但放在天秤之上却奇重无比。自然,这块原石能交换的东西肯定不差了。

  将玉石放在天秤的一端,另一边顿时闪过五彩缤纷耀眼的珠光宝气。

  就算按照契合度排序,可兑换的东西依旧没有半点规则可寻。可在这列表前列,一个交换选项一瞬间吸引了杨效的注意。

  这是一尊沐浴在金钟之中的人像,将精神力集中在这个选项之上,顿时这个选项的讯息出现在杨效的脑海之中。

  “金钟法相,武道强者修炼出来的外道法相,金钟护体,高逾十丈,祭起法相,金丹境大圆满以下不可伤你分毫!持续时间,一刻钟。”

  “好东西!”杨效眼中精芒暴涨,不假思索的选择了兑换金钟法相。

  有了它,杨效再也不用担心古天涯的威胁了。哪怕金钟法相只有防御力也绝对能震慑住他不敢轻举妄动。

  完成了交换之后,杨效安详的躺回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叶青早早的来到了仁心医馆外等候,甚至杨效怀疑叶青昨晚根本没有回去,就在外面等了一夜。

  杨效睡到了自然醒,吃了早饭过了辰时才坐上马车与叶青离开了玄清城。

  北阳府是青州七府中最北边的一府,距离玄清府五百里路。以马车的速度,需两天才能赶到。杨效不急,叶青自然不敢急。

  来到这个世界这些日子,杨效从未离开过玄清府更没有领略这个时代的风光。一路上,杨效不停的掀开马车的帘子望着窗外,跟个好奇宝宝一般。

  时不时地有快马加鞭的武林人士从杨效马车边上掠过,溅起一阵烟尘而去。

  随着越来越靠近北阳府,路上遇到的武林人士越发多了起来。

  “叶先生,这么多武林人士齐聚北阳府,北阳府还发生了什么大事么?”

  “应该是大雁寺召集武林群雄召开武林大会吧,之前明觉大师的来信中提了一嘴。”

  提到武林大会,杨效脑海中顿时想到了几个画面,神雕中的陆家庄英雄大会,还有天龙中少林寺英雄大会等等。但凡举办武林大会,必然是会有某个屌丝一战成名天下皆知。

  心底对武林大会暗暗期待起来。

  “叶先生,我不想太过引人注意,咱们低调一点。”杨效想了想突然说道。

  叶青微微迟疑,稍微思索便明白了,“先生放心,我晓得的,等到了大雁寺只与明觉大师说,尽量让知道先生的人越少越好。”

  杨效点了点头缩回马车放下窗帘。

  武林中很多疯子的,万一几个武痴脑抽了非要拉着自己比试岂不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