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魔君现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房间之中突然一阵光影朦胧,在一片扭曲之中,一个浑身被黑袍笼罩的身影出现在房间之内。

  “剑气被污七年,每年都要承受一个月的刮骨之痛却非但没有摧毁你的意志,反而让你磨砺出刚毅剑道一举破镜通玄。

  在剑道一道,你的天赋在我所见的这么多人之中位列前三。”

  来人现身之后负手而立缓缓说到,言语中尽显无尽沧桑。

  叶青双目中精芒暴涨,如一道利剑刺向黑袍神秘人。但很快,叶青的眉头渐渐皱起,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凝重。

  虽然修为不进反退了七年,虽然承受了七年的磨砺,但毕竟已经破镜通玄。

  通玄之境,已经是凡境之中的巅峰等级。可叶青以通玄境的修为看向黑袍神秘人却始终无法看清他的修为虚实。

  查探他的修为,如凝视深渊一般。

  “阁下是谁?”叶青直起腰杆,周身顿时散发出凛冽的剑意,气势如狂风席卷,将叶青的衣摆搅动的如烈风中的旗帜一般哗哗作响。

  “你还想与我动手?”黑袍神秘人戏谑的冷笑一声,轻轻踏出一步。

  “轰——”

  一声巨响从叶青的身前响起,叶青的脚下顿时倒退了一步。脸上瞬间露出了浓浓的惊恐,嘴角处一道血迹沿着下巴流淌而下。

  “阁下可是噬心魔君古天涯?”

  “何以见得?”

  “不是叶某自负,叶某以剑道入通玄,虽然初入通玄,但通玄之内的强者,我无人不可一战。但在阁下面前,我却连一剑都无法递出。

  凡境之上,命轮之下有此实力的恐怕也只有那四五人。而阁下一身邪气,除了噬心魔君古天涯之外我想不到还有第二人。”

  “哈哈哈……不错不错,你果然没让我失望,不愧是我选种的人。”

  “我是你选种的人?”

  “不错,否则你以为你那剑气之中的污浊从何而来?十年前本座就看中了你,你将成为我座下第一剑奴。

  我以魔气熬你七年,苦你心智,饿你体肤,眼看就要到了火候却突然间被人打乱了布局。为你准备的魔骨舍利不翼而飞且罢了,熬你的魔气也被人破去。

  不得已,本座只好亲自出手招你入我门下。”

  “原来是你!哈哈哈……好,好的很!”话音落地的瞬间,叶青的头顶之上突然浮现出了一柄绚丽的剑气。

  “七年之苦,今日尽数奉还!”话音落地的瞬间,剑气化作天罚向古天涯刺去。

  在听到承受了七年刮骨之痛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人之时,叶青的理智瞬间被愤怒吞噬。

  这一刻,古天涯深不可测的修为被他扔到了脑后。对此刻的叶青来说只有一个想法——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古天涯轻轻抬手一掌,气势滔滔激射而来的剑气瞬间顿住。

  “轰——”

  古天涯微微发力,袭来的剑气瞬间爆碎。

  踏出一步,身形仿佛跨越了时空一般出现在叶青的面前。

  一掌轻轻探出,仿佛穿越了层层空间一般不偏不倚的拍在叶青的胸膛之上。

  “噗——”

  鲜血喷涌而出,叶青的身体猛地被高高抛起。

  身在半空之中,叶青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决绝。

  猛地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涌而出,在极情剑道的剑意之下形成了一柄鲜红如琥珀的剑气。

  叶青的眼中闪动着迷离,极情剑道幻化做一个身着红衣,在枫叶下翩翩起舞的妙曼女子。

  “珠儿……我们双剑合璧!”

  轰——

  瞬间,满天花雨洒落,鲜红的花瓣之中,一道鲜红如琥珀的剑气仿佛跨越了时空而来。

  古天涯藏在斗篷之中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

  “想不到你还能使出这样一剑……”

  “轰——”

  一声毁天灭地的巨响响起,恐怖的余波向四周扩散开去。余波所到之处,接触到的一切都飞灰湮灭。

  茅屋,篱笆,篱笆外的花草,瓜果蔬菜,都仿佛湮灭一般化作青烟消散。

  过了许久,恐怖的余波才变成了气浪向外席卷开去,爆炸中心的一切都已经化为虚无。

  可在如此恐怖的爆炸,如此猛烈的气浪之下古天涯却是毫发无伤。不仅仅毫发无伤,就是身上的黑袍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损坏。

  看着空空如也早已没有了叶青踪迹的前方,古天涯突然低沉的发出了一阵诡笑。

  “好,太好了,你竟然能给我这样的惊喜。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伴随着阴沉的冷笑,黑袍身影缓缓的变淡,眨眼间消失在黑夜之中。

  发出双剑合璧的瞬间,叶青脚底抹油远遁。

  他知道,就算是以性命精血为代价使出的这最强一击,都没办法伤到古天涯分毫。世上能对付古天涯这个魔头的只有三个人。

  圣僧剑圣退隐江湖六十年了,还在不在世都不知道。所以叶青逃离之后不管不顾的向仁心医馆狂奔而去。

  三十里路,叶青只用了半刻钟时间。

  如划过黑夜的流星一般一头钻入仁心医馆之中,速度之快,守在仁心医馆之外的五毒门弟子毫无察觉。

  而在叶青踏入仁心医馆的瞬间,惊神阵触发。

  睡梦中的杨效猛地睁开眼睛,翻身而起。

  触发了惊神阵的叶青也顿时感觉无穷的恐惧袭上心头。那种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恐惧让叶青的心突然提到了嗓门口。

  在他的感觉中,周围的漆黑环境之内仿佛潜藏着无数不可描述的怪物一般。

  明明知道黑夜中什么都没有,但恐惧却越来越深重,压的叶青满头大汗喘不过气来。

  “怎么回事……为何会……”

  正在叶青恐惧难忍的时候突然一盏油灯亮起,杨效举着油灯从内堂之中走来。

  “叶青,你怎么来了?”

  杨效出现的瞬间,无穷的恐惧感便突然间消失不见。

  “先生救我……”看到杨效,叶青双眸中顿时迸射出强烈的狂喜。甚至毫无羞耻的喊出了先生救我这话。

  也在这一刻,叶青明白了那无穷恐惧是从何而来了。

  先生不愧是先生啊,那如无尽深渊的恐怖想来是先生散发出来的气势。低修为者在面对高修为强者的时候会有本能畏惧。实力差距越大,那种恐惧越强烈。

  白天的时候站在先生面前感觉不到恐惧是先生故意收起了气场。现在是黑夜,先生不自觉散发出来的气势竟然恐怖如斯……

  “叶青你惹上麻烦了?”杨效心中咯噔一下,可脸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是,刚才强敌来袭,我拼着同归于尽刺出一剑才得以脱身。连忙赶来求先生相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