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你实力太差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奕剑道是以棋道入剑道!”杨效脸上露出如沐春风的微笑,“二师兄,去取棋来。”

  “少爷,咱家没有棋啊。”韩德脸上露出苦笑的说道。

  ……

  段雨辰脸色一正,手掌一拍腰间,只见一道白光一闪,一张棋盘便出现在段雨辰的手掌之中。

  这一幕,看得花玲珑眼睛顿时直了。

  “乾坤储物?”

  杨效心底刚刚升起疑惑呢,这么大的棋盘他是藏哪的?听到花玲珑惊呼心中顿时恍然。

  段雨辰脸上微微露出得意之色,“不错,正是乾坤储物。”

  但看到杨效脸上一脸平淡,脸上的得意便收了起来。

  “先生是要与在下手谈一局?”

  “不错!”

  “那正好!我也许多年没有与人下棋了。”段雨辰脸上挂起得意笑容说道。

  “小女子听闻奕剑派历代掌门都是嗜棋如命,段掌门当年行走天下同时迎战十大棋道高手传为美谈。怎么现在许多年没有与人下棋了呢?”

  “高处不胜寒,生平寻一棋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总不能自己与自己对弈吧?这些年,可把我憋坏了。先生要与我下棋,我自然喜不自胜,先生不会让我失望吧?”

  “应该不会。”杨效淡淡一笑,“请!”

  “哎,还是先生请吧!”

  杨效倒也不客气,捏起一枚棋子,棋子入手很沉,一颗少说七八两重。不经意的在棋盘之上落子。

  段雨辰连忙跟上,两人落子都极快,仿佛不需要考虑一般。

  啪啪啪——

  眨眼间,四五十子便已经落下。

  两人落子的画面看在不同人的眼中感受自然是不同。

  花玲珑不太懂下棋,只是觉得杨效手捏棋子,伴随一声脆响落子的样子别样的帅气。那一个个落子的动作,在花玲珑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而在叶青的眼中却是另一番光景。

  叶青也不怎么懂下棋,但他却懂段雨辰!

  段雨辰的嘴巴虽然口无遮拦,但一身本事却让人真心佩服。论武功,他是青州十大武尊之一。论棋艺,他要说南燕国第二,无人可称第一。

  唯一能与段雨辰一战的唯有当今大学士李烨。

  寻常的棋道顶尖高手如果是一层楼的话,那段雨辰和李烨两人就是独立的五层楼。他们两个与任何人对弈都是降维打击。

  一般情况,段雨辰与人下棋,三十手之后胜负既定。在棋道之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能在段雨辰手下撑过三十子的那是国手级别,而能撑过五十手的足以傲视群雄。

  而此刻,两人落子如此之快,眨眼间就超出了五十子。

  杨先生果然高深莫测啊,修为如何暂且吃不准,但在棋道之上修为的的确确是世间绝顶!

  段雨辰的脸上表情也随着棋局的进展而快速变幻着。从一开始的随意到脸上渐渐露出兴奋喜悦,也才过了短短十几子而已。

  “好!想不到先生棋艺竟然如此高明,世间能接我五十子的,除了李烨那个老杂毛之外再无第二人。

  千金易得,对手难求,先生如此棋艺,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这话一出,差点让叶青刚刚喝下去的一口茶猛地喷了出来。

  我该把这货的嘴巴缝起来的啊!

  突然,杨效落子的手顿住。

  段雨辰满脸微笑的看着杨效,眼中露出浓浓得意。

  “短短半盏茶的时间,你与我交锋了十几回合,落了百子。

  这个年纪能有此实力已非常难得了,再过几年必能再进一步,到时可能与我势均力敌。

  许久没有下的这么过瘾了……”

  “段掌门,你输了。”杨效突然缓缓抬起头,淡淡的说道。

  “什么?”段雨辰还不信,可当看到杨效指着自己的落子的时候眼睛渐渐的睁大,脸上的骇然渐渐的浮现。

  “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布下这一局的?这一子是你落下的第一子……难道……你从第一子的时候就已经算到了我们百子之后?这不可能……”

  看着段雨辰一脸怀疑世界的表情,杨效轻轻将棋盘抹去,“不服气可以再来一局,这一次,你先行。”

  “好!”

  “啪啪啪……”

  这一次,杨效依旧想都不想的落子,可段雨辰却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同样百子,却花了比之前长了三倍的时间。

  “段掌门,你输了。”

  “怎么可能……”此刻的段雨辰早已没有了之前独孤求败的超然气势,瞪圆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棋盘,双目爆睁就差瞪出血泪。

  “还来么?”

  “来!”

  七十子之后,段雨辰手中的棋子从指尖无力的落下,双眸之中已经一片血红。

  这一次没有到百子,而是仅仅到了七十手之后段雨辰就算到了结局。

  “我又输了……”

  “现在明白了么?”杨效淡淡的将棋子收起问道。

  “明白什么?”

  “为何你的奕剑道卡在瓶颈五年不得寸进?”

  段雨辰茫然的抬起头,一脸哀求。

  对此刻的他来说,修为突不突破不重要,相比于卡在瓶颈,棋道上的挫败才是让他更不能接受的事情。

  “不是你对剑道打磨的不够,而是你在棋道的修为不够。你的棋艺,太差了。就这水平你还想领悟返璞归真的奕剑之道?”

  嘶——

  听了这话,叶青和花玲珑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人心头齐齐升起一个念头,好残忍!

  就连花玲珑此刻都不禁升起自愧不如之感。纵然她下的毒再过毒辣,杀人手法再过凶残不过是索命而已。但杨效的一句话,字字诛心!

  “我的棋艺……太差了……”

  这个评价,几乎抽去了段雨辰的灵魂。段雨辰脚下一个踉跄,要不是叶青扶着可能当场瘫倒在地。

  “先生,我该怎么办?”过了许久,段雨辰恢复心神再次问道。

  “棋艺太差当然是提高棋艺了,当你领悟了对弈规则中的返璞归真之后,你的奕剑诀自然也就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夜色已深,我要休息了,请回吧。”

  “先生求教我!”段雨辰当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哪里还有之前半点的桀骜不驯?

  “段兄,夜深了……”叶青也忍不住提醒到。

  对段雨辰的态度,杨效满意的点了点头,“想要获得多少,就得付出多少,这是这个世间最基本的法则,等价交换。你想从我这里得到棋道的提升,你能付出什么?”

  “我愿拜你为师!”段雨辰急忙说道。

  我看你想屁吃。

  杨效抬眼瞥了眼段雨辰一双真诚的双眸,“你是不是觉得我稀罕收你徒弟呢?不懂?你可以问问叶青。”

  说着一挥衣袖,“玲珑,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