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含光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起这个玉池金莲,我倒是想起来了。这事要从一个月前说起。我七岁拜入奕剑派习武,三个月前破通窍境。按照师门规矩,每突破一个大境界需要下山历练一次。

  这次历练我结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好友,一起闯荡江湖还结拜为异姓兄弟。而后机缘巧合,我们发现了一处宝地。这玉池金莲便是从宝地中获得。

  而在取玉池金莲的时候我好像被一种长得很像螃蟹的东西咬了一口。虽然出了血,但习武之人刀头舔血本是寻常,我也没放在心上。想来这就是你说的金翅鲎了。”

  听了林昭的话,杨效不得不佩服他的心眼之大。

  被不明生物咬了竟然还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不过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金翅鲎咬了我一口啊。”

  杨效连忙伸手探了探林昭地额头,“看来毒清除得不够彻底啊!脑子里还有余毒。”

  “放屁!我只是在想,要不是我中了金翅鲎之毒,与你相逢之期不知何年何月。你替我解了毒,想来医术已经尽得伯父真传了吧?对了,诊费怎么算?”

  “你这是寒碜我呢?”杨效笑着拍了拍林昭地肩膀,“你我兄弟,还谈什么诊费?”

  “这可不行,我林昭这辈子做人做事一码归一码,我们是兄弟,吃饭喝酒谁付钱我绝不和你争。但你救我性命这种大事绝对要分清楚。

  这样,这朵玉池金莲我也就觉得好看,也不知其有啥用途。想着这些花瓣,叶子都是金子打造改天没钱了敲下来当金叶子使。我就用这玉池金莲作为诊金吧。”

  好家伙,把玉池金莲地叶子敲下来当金叶子使,要让修士知道你这么暴殄天物岂能饶你?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收下了,现在知道我在此你以后可得常来。”

  “那是自然!有个你这样医术高超得朋友,我岂能不常来?哈哈哈……”

  随着爽朗的笑声,两人并肩走出内屋。

  “师兄,你没事实在太好了。”一声惊呼,方才那个少年化作一阵风飞扑进林昭地怀中。

  好辣……眼睛……

  杨效忍不住倒退了两步,与林昭保持了一定距离。

  “小师妹,有外人在呢……”林昭连忙说到。

  “杨效,这是我小师妹刘芸,出门在外为了方便才做男儿装扮。小师妹,这是我发小好友杨效。我们都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

  一番介绍,彼此都熟悉了起来。刘芸一双好奇得眼睛不断地打量着杨效。

  果然方才是误会了杨效大哥,年级轻轻竟然身怀出神入化得医术,不愧是林师兄的朋友。

  “不好!”突然刘芸毫无预兆得惊呼一声。

  “怎么了?”正和杨效聊得欢得林昭被下了一大跳。

  “我们出来是帮师兄们买东西的,天都快黑了但东西却还没买。”

  “糟了,都忘了个干净!”林昭一拍脑袋连忙站起身,“杨效,不好意思,今天还有急事,改天再聊啊。”

  “没关系,你先去忙你自己的,等改日再聊。”

  林昭带着刘芸匆匆离去,杨效与韩德道了一声回到内屋房间中去了。

  进入房间,杨效迫不及待的将玉池金莲握在手中,精神沉入识海,金色的法则天秤之上玉池金莲出现在天秤的一端。另一端,虚影投影之中出现了各种五光十色霞光漫天宝物。

  以契合度从新排列,很快一柄寒光闪动通体透明的长剑进入了杨效的视野。

  杨效已经修炼了意识化剑,按理应该不需要实体之剑了。但观想意识化剑是水磨的功夫,就单单意识化剑成型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何况是成为削铁如泥的神剑需要多久?

  而且这柄含光剑通体透明如水晶琉璃,更难得的是含光剑能自动吸收天地光能储存于剑中,可以激发出一道含光剑气。虽然一次只能激发一道,但这一道关键时候足以作为底牌。尤其是对已经没有了强力攻击手段的杨效来说。

  不加迟疑,杨效便果断的选择了含光剑。

  “等价交换!”

  一阵空间扭曲之中,手中的玉池金莲消失不见,右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柄只能看到剑鞘而看不到剑身得长剑。

  将含光剑抬起,杨效才能看清楚剑柄得样子。真正将含光握在手中,含光的出色超出了杨效的想象。

  原本以为只是通体晶莹透明而已,隐身性肯定不会很好。毕竟再晶莹剔透的玻璃杯放在桌上肯定能一眼看到。

  但含光彻底颠覆了杨效的认知,这柄剑真的能够做到无影无形,哪怕你握住了它,感受到了它,却依旧很难看清它。

  杨效抽出含光剑,剑身就仿佛一片薄冰,但却坚如精铁,削铁如泥。

  突然,一股电流从含光之上涌现过来,瞬间侵入到杨效的脑海之中。刹那间,杨效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浑身透明的小人,手执长剑施展着剑招。

  下意识的,杨效的身体跟着眼前小人的动作一招一式的演练了起来。

  杨效从未练过剑,更没有练过武。

  他记得以前学一段只有七八个动作的舞蹈都要学上一整天才能踩对节拍。

  可这一刻,杨效的身体竟然能精准的跟着小人的动作,施展出在以前的他看来多么不可思议的一招一式。

  随着杨效的招式越来越快,层层叠叠的剑光将杨效的周身包围缠绕。无影无形的含光剑此刻却化作千万仿佛无处不在一样。

  过了许久,眼前的小人消失不见,杨效收剑而立。

  脑海中的翻腾久久不能平息。

  原来含光真正的威能不是在于无影无形,而是在于对光的利用……只有光芒万丈之中,含光的威力才能被放到最大。

  收剑归鞘,杨效来到桌边的椅子边上坐下。

  “哐当——”

  杨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原本好好的椅子,此刻却坍塌成了一地碎片。

  杨效伸手握住桌脚想要起身,可还没用力,桌脚已经被杨效提在了手中。

  “哐当——”

  “哐当——”

  紧接着,一阵阵哐当声从房间之中响起,杨效一脸呆滞得看着桌子,凳子,厨,柜,屏风,床仿佛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侵蚀,突然间风化了一般的坍塌。

  许久之后,动静声停止。

  整个房间已经彻底沦为废墟。

  “少爷,您刚在房间中做什么啊?怎么哐当哐当的,出来吃饭……”

  话音瞬间顿住。韩德保持着推门的动作,满脸呆滞的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

  “少爷,你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