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为魔骨舍利而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但短短几天来经历了多次险象环生让杨效很快学到了一个法门,就是无论发生什么状况绝对不能慌,至少脸上不能表现出慌张。

  微微吓了一跳之后杨效认出了眼前妙曼身姿竟是昨天被自己治好的花玲珑。

  今天的花玲珑装扮与上一次的截然不同,上一次穿着正统的黑衣劲装,恢复容貌之后给杨效的印象是精致可爱,长得极为清纯甜美。

  但现在,花玲珑穿着如旗袍类似的紧致衣裳,完全贴合着身体的曲线将花玲珑的性感妩媚展露的淋漓尽致。

  此刻的花玲珑哪里还有昨天晚上半分的俏皮可爱?此时此景,杨效完全认同网络上的一句话,可爱在性感面前不堪一击。

  “杨先生不用担心,五毒门弟子正在外面拦截来犯之敌,保证不让来犯之敌打搅到先生。”花玲珑微微前倾,用如清泉流水帮的声音轻声说道。

  “你觉得我担心么?”得知有人来袭,杨效也无暇欣赏眼前的秀色淡淡的说着一边缓缓掀开被子下床来。

  杨效刚刚拿起衣裳,花玲珑娴熟的接过衣裳替伺候杨效穿衣,就连杨效的下一个动作是伸手还是扭腰都预判到了。杨效自觉得微微一伸手,衣服竟然已经穿在了身上。

  这服侍的手法让杨效顿感意外。而这时候,花玲珑已经在替杨效系好腰带拿起了挂在屏风上的外袍。

  “花姑娘这手法很熟练么?”

  “杨先生见笑,小女子虽然贵为五毒门圣女,但却不是享清福的千金小姐,从八岁起小女子就学会了伺候师门长辈,从沏茶递水铺床叠被到沐浴更衣样样精通。”

  “这倒有些意外,来犯的人是谁?”

  “这……还不知道……”花玲珑低眉顺眼的说道。

  “来的人多么?”

  “只有一个。”

  而此刻,外面的打斗声隐约传来,一声声惨叫在夜色笼罩下分外瘆人。

  杨效很是不解,这才穿越了几天啊怎么就树欲静而风不止了呢?记忆中无论前身还是自己都没什么仇家啊。

  要说救了周朝生解了毒煞惹来五毒门,杨效他认!

  可现在五毒门已经被摆平了哪来的仇家?难道叶青回去之后越算越亏,越想越气回头算账来了?

  虽然心中多有疑虑,脚下却是不停,径自走出内屋来到外堂。外堂中站着十几个严阵以待的黑衣斗笠男子,应该是五毒门的弟子。

  “情况怎么样?”花玲珑连忙上前来到一名精英弟子面前问道。

  “七长老和三长老带人出去了,来着武功极高两位长老不是对手,落败只是早晚问题。”

  “轰——”

  在精英弟子话音落地的瞬间,一声巨响在门口响起。

  伴随着房门碎裂,两道身影倒飞而来。

  “三长老!”

  “七长老!”

  屋内的五毒门弟子惊呼!

  两名五毒门长老滚落在地,突然捂住胸口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气势顿时萎靡了下来。

  顺着两个长老的视线看去,门口处,一道身影缓缓的走了进来。

  来人三十些许,一身黑衣如墨脚踏皂靴,背着手闲庭信步的踏入仁心医馆之中。如鹰一般的眼眸扫视着屋内的一众人,眼神落在地上的三长老和七长老身上时候眼中溢出了浓浓的不屑。

  “我说周朝生中了毒煞怎么就大难不死呢……原来是你们五毒门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啊。

  下毒的是你们,解毒的也是你们?”显然,黑衣人误会仁心医馆的背后是五毒门了。

  “阁下是谁?阁下修为如此高深想来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吧?”花玲珑紧紧的跟在杨效身边低沉问道。

  “我是谁你们还不配知道,我来就是要问一问,是谁替周朝生解了毒煞?你们五毒门玩这一手,那些雇主知道么?”

  “毒煞之毒,就是我们五毒门都没有解除办法何况其他人?周朝生能遇到先生是他命不该绝。”

  一听这话,杨效的嘴角微微抽了抽。

  我还在这呢,你能别出卖的这么理直气壮么?

  “哦?这么说替周朝生解毒的不是你们了?那你们为何在此?”

  “我等了解了先生神鬼莫测的手段之后深深的被其折服,甘愿守在先生身边护卫。阁下修为如此精深修行不易,还请阁下就此离去切勿自误。”花玲珑不卑不亢的呵斥道。

  “哈哈哈……”黑衣人突然仰天长笑。

  “你笑什么?”

  “可笑可笑!想不到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五毒门,竟然充当起别人的看门狗。更可笑的是,充当了看门犬之后竟然不以为耻还怡然自得?”

  “那是你没有领教过先生的厉害!既然执意找死,那我们也不拦着你。”花玲珑说着一挥手,五毒门手下齐刷刷的左右分开,将杨效暴露在黑衣人的眼中。

  顿时,黑衣人的视线落在了杨效的身上。

  同时,杨效的视线也落在了黑衣人的身上。

  天秤法则,给我鉴定!

  精神识海中天秤剧烈的颤抖着。

  可眼前的虚拟屏幕中却显示不出鉴定结果。

  杨效连忙调动功力涌入天秤之中,可就算所有的功力都被注入到了天秤之内,眼前的虚拟屏幕中也只是出现了一些雪花。

  “该死,他的修为这么高么?已经超出了我的鉴定极限了……如果他这么强,规避符还能挡得住么?剑符还能对付得了么?”

  强装着镇定的杨效心底突然有那么一点慌了。

  “你就是周朝生说的杨先生?”黑衣人打量着杨效许久,眼底深处的疑惑不断翻涌。

  明明只是练气初境啊,这会是周朝生口中的杨先生?可看周朝生的表情语气,对杨先生的尊崇应该是真心实意的。

  是这世道疯了还是周朝生傻了?

  “如果你说的是前天那个身中毒煞的周朝生的话那他说的就是我。”

  杨效最终还是不能看清黑衣人的虚实,只能作罢。强装着冷静淡淡的回到。

  “那么周朝生的魔骨舍利在你手中了?”黑衣人眼中寒芒闪动的问道。

  “原来如此……”杨效顿时明白了,苦笑的点了点头,“你为了魔骨舍利而来?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魔骨舍利具有夺魂魔气,长期持有会影响心智,沦为只知道杀戮的傀儡。”

  “呵……”黑衣人不屑的冷笑一声,“你当我不知道么?魔骨舍利在哪?拿来!”

  黑衣人霸道的伸出手讨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