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想突破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何等血腥残暴的画面?

  在几天前杨效还只是生活在和谐社会的躺平青年,周围环境连打架斗殴都看不到何况是杀人?

  而就在此刻,钓叟突然暴起直接狠辣的掏出同伴的心脏,那颗剧烈跳动的心脏让杨效的瞳孔都涣散了。

  好在杨效强忍着镇定了下来,没有当场吓尿。

  “钓叟……你……”金蟾瞪着难以置信的眼神,绝望地倒地气绝。

  方才不是没有防备,而是钓叟的速度快出了他的理解。纵然防备,也无力抵挡。

  钓叟看着瞪着不甘眼眸死去的同伴,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角的血渍。

  “你听到了不该听到的,所以只能去死。”

  说着,钓叟瞪着如毒蛇一般的眼眸看向杨效,“本来,我没打算一定要杀了你!但你不该说出我修炼万毒真经的秘密……”

  不好!

  杨效看到钓叟杀意凛冽的眼眸,心中忍不住暗道一声。

  还没来得及想好对策,钓叟瞬间出手了。

  身形化作流光,一抓向杨效的心脏抓来。

  钓叟看似疯狂,但那不过是他的表象。在他竭嘶底里的疯狂之下,是冷酷,无情,残忍。

  杨效能一眼看穿他的虚实,要说杨效真如他感应到的练气初境可能么?

  当然不可能!

  能一眼看穿他底细的实力必然在他们之上。

  可就算明知道可能不是对手,钓叟也必须得出手。

  为什么?

  因为这个秘密不再是秘密!

  一旦被人知道他修炼万毒真经残篇,一旦被人知道他就是那个让五毒门闻风丧胆的吸血僵尸,他必死无疑。

  横竖是死,不如放手一搏。

  所以这一出手不带一点试探,直接就用上了最强,最猛烈的攻击。

  这一招速度之快,通窍境之内无人能企及,也无人能抵挡。

  瞬间,钓叟化作的流光仿佛穿越了银河一般从杨效的身边穿过。

  规避符触动,杨效的身体顿时如虚化了一般。

  穿插而过的钓叟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豆大的冷汗不断的从额头上溢出。

  刚才一击,竟然落到了空处。

  就连实力与自己不相上下的金蟾,也是被一击毙命。可同样一招对杨效之后却连杨效怎么闪避开的都不知道。

  明明杨效没有躲避,明明他命中了这一击,为何……

  同样想不明白的,还有仁心医馆屋顶之上的五毒门门主和五毒门的太上长老。

  一个是通幽境巅峰的绝顶高手,一个是通玄境的登峰造极。

  可两个人,却在钓叟出手之后脸色齐齐变得凝重了起来。

  “文老,您……看清了么?”五毒门主低沉问道。

  在五毒门主的边上,是一个脸上皱纹如被凿刻的老人。老人满头银丝,苍老的面庞之上早已说不清美丑。

  五毒门主从来没有见过文老这么严肃的表情。

  一直以来,文老都是一副处变不惊面无波澜的样子,可现在五毒门主竟然从文老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恐惧。

  文老默默的摇了摇头,“好快的身法……我也仅仅是看到他身形微微一晃,但他怎么避开钓叟攻击的,我竟不能察觉分毫。

  钓叟的这一招速度虽然快,但在我的眼中却慢如蜗牛。可我却看不清这个后生的动作……

  要么,这个后生的速度快的连我都看不清,要么他根本就没有动。”

  “如果他没有动他就死在钓叟手中了……”五毒门主低沉的说道。

  “所以……玲珑说的没错。这个少年修为高深莫测非我们所能想象。与之为敌,我五毒门大祸临头了。”

  此刻的杨效也是被吓得心提到了嗓门口。

  他甚至都没意识到刚才已经被钓叟掏心而过,只是被规避符规避了而已。

  还没来得及害怕,已经完事了。

  钓叟静静的站在杨效身后面色惨白如纸,豆大的冷汗不断沿着下巴低落。

  随着恐惧不断加深,面目也变得更加扭曲狰狞。

  “你怎么做到的……你怎么避开我这一击?你为什么没死?为什么不去死……”

  “不好,钓叟疯了。快出手阻止他,惹怒了他五毒门危矣!”文老急忙吼道。

  哪里需要文老提醒,在文老说出口的瞬间,五毒门主已经一掌轰破屋顶向内堂之中冲去。

  “钓叟住手——”

  杨效的眼前,钓叟仿佛化作了索命的厉鬼,悬起的心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规避符只有三次使用机会,三次攻击对钓叟这样的强者来说不过是一刹那。

  绝望刚刚升起,突然间耳边传来一声巨响。

  眼前出现了一个高大伟岸的背影,在钓叟即将击中杨效的瞬间挡在了杨效的面前。

  “轰——”

  五毒门主一掌击出,狠辣的命中了钓叟的胸膛。

  劲力透体而出,从钓叟的后背激射化作烈烈劲风将钓叟身后的病榻轰成碎末。

  这可是,新的病榻。

  “噗——”

  钓叟瞪圆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五毒门主,“门主……我……”

  带着浓浓的不甘,直挺挺如被推倒的墙壁一般倒下。

  诛杀钓叟,五毒门主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在下五毒门门主杜河,拜见先生。在下御下不严惊扰到先生,还请先生恕罪!”说着,深深的躬下身体。

  低下的头的鼻尖上,一滴冷汗缓缓的滴落。

  杨效面无表情的看着五毒门主,脑海中稍微有些乱。但在九年义务教育水平的加持下很快梳理清了情况。

  “惊扰?”杨效淡淡的开口道。

  “不……不敢!像钓叟这样的就算再来一百个也不配惊扰到先生。但是在下御下不严打搅到了先生请先生恕罪。”

  “屋顶被你弄破了……你得赔。”

  “是!是!”

  “我这屋顶上面铺的是前朝的琉璃瓦,有着浓厚的历史沉淀……”

  “我愿奉上纹银千两赔偿先生。”杜河连忙抢着说道,生怕说慢了人家不要一般。

  杨效微微眯了眯眼睛,好家伙,有钱人啊。

  连忙祭起法则天秤鉴定。

  杜河。

  状态:通窍境瓶颈不得突破。

  “突破通玄境!”

  “目标无可以与突破通玄境交换的东西。”

  “瓶颈存在的理由?”

  “目标经历太少感悟不够,且热衷于权势,武道之心不足。”

  顿时,杨效又露出了招牌式的迷之微笑。

  “卡在通幽境瓶颈多久了?”

  此话一出,杜河的腰更弯了,“回禀先生,已经卡了五年了。”

  “想突破么?”杨效如沐春风的问道。

  这话听在杜河的耳中顿时如饮甘泉难以自己。眼底狂喜之色喷涌,扑通一声直直的跪倒在地。

  “求先生教我……”

  “经不可轻授!”

  话音刚刚落地,杨效的眼前突然一花,一个白发老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杜河的身边。仿佛他一直在那,只是刚刚从虚空之中显现出来一样。

  “先生,我这里有一件宝物不知可否入先生的眼!”老人缓缓的伸出手,一个六角形的奇异物件被文老递到杨效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