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沉寂七年,一朝破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音落地的瞬间,叶青的表情骤然间变得呆滞起来。

  脑海中,那句话如雷霆一般不断地翻滚者,仿佛要将叶青的世界吞噬。

  越是想忘的,你永远忘不掉。如果走上忘情之路,永远都没有成功的那天,这样的剑道,要之何用?

  叶青茫然的看着杨效,张了张嘴巴,过了许久才说出话来,“先生,那我该怎么办?”

  “你妻子难道真的希望你忘了她么?如果她希望你忘了她,有为什么甘愿死在你的剑下?让你忘记,离去便可何须如此?

  她真正想让你领悟的是极情剑道啊!”

  “极情剑道?”

  “极于情方才极于剑!谁和你说,情和剑,不可兼得的?你妻子领悟的就是极情剑道,可惜她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明白,所以才用了这么极端的方式……”

  伴随着杨效幽幽的话语,叶青突然间泪流满面。

  “原来是这样……原来如此,我竟然……用了二十年都没有想明白……”

  寒山剑雨,成名了近三十年的绝顶高手叶青,此刻却哭的像一个孩子。

  “现在,还愿意用忘情剑道的代价换取涅槃重生的机会么?”

  “纵然领悟了二十年,但错误的剑道终究是一文不值。我愿意!”

  “乖!”

  杨效满意的点了点头,“叶先生里边请。病榻上躺下。”

  拉下卷帘,杨效手掌轻轻的按在叶青的小腹之上,“最后确认一次,是否愿意用忘情剑道作为交换,祛除你剑气之中的污浊?”

  “是!”

  伴随着叶青的话音落地,杨效脑海中的法则天秤骤然亮起。

  而刹那间,叶青体内的剑气不听使唤的暴乱起来。

  叶青脸色大变,这是他凝练出剑气以来从未遇到过的事情,剑气一旦不受控制他就连孱弱的婴儿都不如。

  而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杨效仅仅将手掌放在他胸口,就让他体内的剑气大乱。仿佛叶青辛苦凝练了三十年的剑气,本就属于杨效一样。

  这是什么样的修为?得高出自己多少境界才能如此轻易的夺走一生苦修剑道?

  轰——

  突然,叶青猛地张开嘴巴,一道黑色的光芒从口中喷射而出直上云霄。

  这道黑色的剑气便是叶青剑气入骨之中的污浊之气,而也在这一瞬间,叶青领悟二十年的忘情剑道真正忘记的一干二净。

  “交易完成!”信息流过脑海。

  轰——

  突然间,杨效感觉到气海丹田中似乎多了一样东西。

  这东西在给叶青治疗之前是绝对没有的。

  心神沉入气海丹田,在丹田深处一枚朦胧扭曲,如水中倒影的小剑在气海丹田之中沉浮。

  “剑骨初胎?”

  疑惑刚刚升起,杨效的脑海中突然获得了这枚小剑的讯息。果然是杨效完成了一笔单子法则天秤给杨效的奖励抽成。

  剑骨初胎,是剑胎雏形,随着修为提升剑道修为达到便会化作杨效的本命剑气。

  挥手间不再是内力激发,而是剑气攻击。

  躺在病榻上的叶青突然睁开眼睛,两道精芒从眼眶之中迸射而出三尺多长。

  叶青突然直直的翻身而起,身形如烟般的下了床榻。

  “极于情,所以极情于剑……”

  渐渐地,朦胧的白光从叶青的身上亮起,白光化作一道道如绕指柔缠的剑气围绕着叶青周身旋转。

  叶青茫然的望着窗外,披散的发丝舞动着。

  “轰——”

  突然间,一道强烈的白光从叶青周身迸射冲天而起,剑气冲破屋顶直上云霄。

  奕剑派,断天涯。

  一个紫衣中年人坐在断天涯边看云卷云舒,突然间微眯的眼眸睁开,惊讶的望着远处翻腾的云海。

  “好强烈的剑气,这个气息有点熟悉,难道……他回来了?”

  “当年睥睨天下的寒山剑雨,你果然是在磨剑……”

  “叶青,你终于勘破这一关了……”

  过了许久,剑气消散。

  叶青收回剑气,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缓缓转身,在转身的瞬间,气质却在发生的天翻地覆的转变。

  一双锐利如鹰的眼眸直直的看着杨效。

  杨效从来没想过,有人的视线真的可以锋利到让人感觉到灼痛。不明白叶青为什么要用这个眼神看着自己,只能强装一个淡雅的微笑应对。

  难道他想赖账?还是他想过河拆桥?

  不管怎么样,敌不动我不动。

  许久之后,叶青缓缓拱手作揖,“先生大恩大德,叶青无以为报,将来先生如有差遣,叶青万死不辞。”

  “举手之劳而已!”

  “对先生来说是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却是恩同再造。这次只带了我徒儿的三千两诊金,我的诊金……过会儿我在送来可好?”

  杨效老脸微微一红,“罢了,你的诊金就与周朝生的算一起吧。”

  叶青看杨效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脸上更加恭敬了,果然是高人风范,钱不钱的无所谓,随心而行。

  “多谢先生,那叶某告辞了。”

  “不送!”

  叶青走出后没多久,周朝生从暗中悄悄走了出来,“师傅如何?为何去了这么久?”

  “真正的高人啊!虽然从面容上看才弱冠年华,但他的双眸之中写满了沧桑,想来饱经沧桑。只是因为修为高深而看着年轻而已……”

  “师傅,他是杨效,一针定魂杨启的独子,年纪二十岁应该不会错的。”

  “咳咳咳……”叶青轻咳一声,“那个……虽然他才二十,但他的境界恐怕早已超凡脱俗。

  在剑道之上,一语就道出我剑道歧途并点醒我剑道之路,挥手间就消弭了我剑气中的污浊,弹指间就让我束手无策。

  这样的修为,这样的实力,恐已达到了陆地仙人之境了。”

  “陆地仙人?那是什么境界?”

  “通玄之巅,半步命轮!功参造化,契合天地自然。

  方才,我顿悟极情剑道破通玄之境,本以为这样的修为能看出杨先生一二。

  我太天真了!

  在我注视了他许久但却依旧只能看出他练气初境的修为,那只是他展露的冰山一角而已。”

  听了叶青的话,周朝生忍不住回头看了眼仁心医馆的招牌,“大隐隐于市,古人诚不欺我。”

  ……………………

  玄青府外某个县城的庄园之中。

  没人知道这个看似平凡普通的农庄,实际上是五毒门的秘密据点。

  月色朦胧,清风徐徐。

  玉玲珑一身黑色玄服来到庄园大院,大院之中此刻站满了身穿黑衣面带面具的诡异人士。

  看到玉玲珑到来,所有人的视线齐齐的落在玉玲珑的身上。

  “玉玲珑,你可知罪?”当玉玲珑出现的时候,一声尖锐的质问声突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