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危机袭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最近晚上时常梦到被鬼物追杀,三天两头惊醒……师傅,这魔骨舍利真是邪物?”

  “在不久前我接到明觉大师书信,六十年前的噬心魔君可能没死,他还成功炼制了那节魔骨做成了魔骨舍利。因为在半年前,北阳府发生了一场武林浩劫,罪魁祸首便是那魔骨舍利。

  明觉大师写信告诉我提防魔骨舍利,一旦出现,务必将其镇压。魔骨舍利呢?交给我。”

  “魔骨舍利已经被杨先生处理掉了。”

  “处理掉了?怎么处理的?”

  “就捏在手里,然后魔骨舍利散发出强烈的灰色光芒,而后魔骨舍利就化作了粉末。”

  “你确定?你亲眼看到魔骨舍利化作了粉末?”

  “弟子当时就在一旁,亲眼所见。”

  “嘶——”叶青深吸了一口凉气,“看来我还是低估了那个杨先生的手段……明觉大师来信说,北阳府出现的那颗魔骨舍利他动用了一百零八罗汉大阵才将其成功镇压。

  而即便动用了一百零八罗汉大阵,也才只是将魔骨舍利镇压而不是将其销毁。”

  “师傅的意思是……杨先生的修为比明觉大师及一百零八罗汉大阵更厉害?这……怎么可能?”

  “八成如此了,我这就给明觉大师写信告知,北阳府出现了魔骨舍利,如今玄清府也出现其背后肯定有一个大阴谋。”

  墨色悄无声息的浸染了天空,灯火一盏盏的被点亮,各家店铺也陆续开始关门歇业。

  难得今天开张,杨效和韩德久违的奢侈了一把,桌上有酒有肉,六七盘佳肴。

  “少爷,您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医术,仁心医馆在你手上必定能发扬光大再创辉煌的,我敬你。”

  “二师兄,在医术一道我只懂皮毛,以后百姓来看病还得多仰仗二师兄。其实我爹生前早对我说过,真正得他医术真传的只有大师兄和你,以后医馆就靠你了。”

  “少爷,这里没有外人,你没必要装了吧?寻常病症我自然能应付,但疑难杂症的话……”

  “别担心,你搞不定的病症由我来解决。”

  韩德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这时候终于说实话了吧,刚才装什么蒜?

  天下疑难杂症何等千奇百怪,我搞不定的由你解决,一般人可没这底气这么说话。

  “崩——”

  正在这时,紧闭的医馆大门被暴力的撞开。

  两人顿时一惊,齐齐向门口看去。

  门口处,涌进来了十几个身着黑衣头戴斗笠满脸煞气的神秘人士。

  他们进入之后不言不语,而是堵在门口处,眼神冰冷的盯着杨效和韩虎两人。空气顿时凝结,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多度。

  “几位大哥……你们是看病啊,还是抓药?”韩德职业性的站起身堆着笑容问道。

  “二师兄,你看不出来他们来者不善么?”杨效拉着韩德的手,面上故作平静的说着,暗地里,却已经悄悄祭起了天秤法则。

  最让杨效安心的是那张白纸规避符,可以免疫通玄境以下的全力攻击三次。有了这个,杨效觉得应该能唬得住人。

  强装镇定的稳如老狗夹起一口菜送入口中。

  “听说有人今天解了毒煞,不知道是哪位神医啊?请出来一见。”伴随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门口的几个神秘人突然散开,在他们的身后,一个躬着背脊,老态龙钟的老妇人拄着一根龙头拐杖缓缓的走了进来。

  老太的每一步都响起铜铃的翠响,伴随着每一声翠响,无形的压力便一次次的厚重一分。

  当老太站在众人面前向杨效两人看过来的时候,杨效只感觉空气仿佛被冻结了一样。

  杨效连忙激活天秤法则向老妇人看过去。

  姓名:花玲珑。

  年龄:18

  修为:通窍境初期。

  状态:走火入魔中。(天生玄阴玉体,自生阴气。在多年前阴月之夜修炼玉女寒诀走火入魔,玄阴之气爆发侵入骨髓,每天承受冰天寒冻之苦。需服用火蝎之毒克制玄阴之气,但长期服用火蝎之毒毒素积攒已深。不出半年火毒爆发无药可医。)

  “需求:解除走火入魔状态。”

  付出代价:玄阴体质,蛊母万毒手,玉女真元。

  看到这个鉴定结果,杨效知道局势稳了一半了。

  嘴角微微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缓缓站起身,“姑娘找我?”

  一刹那,所有目光落在了杨效的身上。

  尤其是花玲珑身后的一众满脸煞气的黑衣人,更是将手握上了腰间的弯刀,大有拔刀就砍的预兆。

  老妇人一双如珍珠的双眸中迸射出两道光芒向杨效看来,仿佛能透射灵魂一样。

  他刚才叫我姑娘?难道他看破了我的易容之术?

  怎么可能?

  我的易容术是修炼了千面无相功变化而来的。绝对不是人皮面具这种低级东西。

  这个少年虽然丰神俊逸气质不俗,但修为却极为普通。感知中区区练气境初期,应该不能看破我的千面无相才对!

  可为何……他会叫我姑娘?

  如果他不是瞎子的话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此人绝对不是什么练气境修为,让我感应到练气境修为不过是他想让我感应到而已。

  如果是这样,他真实修为得远超我,他才多大啊?

  “啧啧啧……小伙子,长得这么仪表堂堂,没想到竟然是个瞎子,可惜了。”

  “姑娘好端端的为何骂人?”

  “老身今年八十有余,你却叫老身姑娘,不是瞎子是什么?”

  “也不知道这个世道怎么了,什么人都有?可惜了,卿本佳人,奈何红颜薄命。罢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寻我何事?”杨效当即反客为主。

  “果然是看破了我的千面无相!”花玲珑心中暗道。

  “毒煞乃本门历代先辈苦心研制的无解之毒却被阁下给解了,阁下不打算给五毒门一个交代么?”花玲珑说的话听起来似乎咄咄逼人,但给自己留下了极大的迂回空间。

  “龙婆,和他废话什么?他破了毒煞就是与我们为敌,杀了便是。”一个黑衣人踏出一步,低沉的喝道。

  杨效冷眼瞥了一眼黑衣人,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姑娘的御下之术有待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