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那是高人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玄清府外,宽阔的大河岸边。一个蓑笠翁手执一根鱼竿静静的坐在岸边垂钓着。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老者突然提起鱼竿,一条鲤鱼被老者提出了湖面。老者一把抓住鲤鱼,从鱼头中取下鱼钩,就跟拔出钉子一般。这鲤鱼不是被钓上来的,而是被以灌注了内力的钢针钉入头骨叉出来的。

  “好精深的功力,不愧是五毒门的钓叟。”

  “钱带来了么?”钓叟没有回头,只是冷冷的问道。

  “没有。”来人笑眯眯的说道。

  “没有?”钓叟眼眸微微眯起,周围的空气顿时寒了几分。

  “没有人可以赖五毒门的账,所有动过这个想法的人,都死了。你不是第一个,想来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我没说想赖账。”

  “但你没带钱来。”

  “周朝生还没死,我当然不可能带钱来。”

  “不可能!”钓叟缓缓的转过身看着身后不远处的灰衣人,“他中了我的毒煞怎么可能没死?中了毒煞的人必死无疑,三百年来从未例外。”

  “但事实他确实没死,而且还平安回到了山河帮。”

  钓叟直直的看着灰衣人许久,“你知道骗我的后果。”

  “九天十地,不死不休!”

  ………………

  山河帮后山禁地。

  周朝生在处理完帮派里的叛徒之后只身来到后山禁地之巅,来到如咆哮猛虎张开巨口的山洞口,直直跪倒叩拜。

  “不孝弟子周朝生,请见师尊。”

  没一会儿,一个青衣中年人缓缓走出了山洞。

  “不是说过为师要清修一个月,这一个月不许打搅么?你来作甚?”

  “师傅恕罪,弟子……弟子是迫不得已啊。”周朝生哭泣的拜倒,头重重磕在坚硬的山石之上。

  “起来吧,你的癖性我还不知道,要不是被逼到了墙角也不会来见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咦?你的气息怎么这么浑浊?受伤了?”

  “师傅,弟子一身武功……废了!”

  “废了?”青衣人轻轻踏出一步,瞬间出现在周朝生面前,一掌探出按在周朝生的胸膛。

  仅仅数息,青年人脸色大变。

  “竟然真废了你一身修为!是谁?难道他们不知道,你是我叶青的徒弟么?”

  中年男子顿时怒不可遏,周身气浪翻涌,刮起了十级飓风。

  可仅仅一瞬间,叶青脸色再变,“不对,你的功力不是被废去的,而是被化去的。他化去了你一身功力却为何不伤你经脉丹田分毫?那个废你武功的人为何如此?”

  “师傅您误会了,您听我仔细说,弟子是被帮内叛徒出卖,在玄清城巷子里遭五毒门的杀手埋伏,身中毒煞。”

  “什么?你中了毒煞?你怎么没死?”叶青惊呼道。

  “弟子也以为必死无疑,鲁前背着我冲出重围之后带我去了仁心医馆。要不是遇到了杨先生,我想来是难逃此劫了。

  而我这一身功力正是那个高人化去的,当时弟子的毒煞已经深入骨髓,他说要救我一命这身功力是保不住了……”

  “他替你解了毒煞?而且化去了你的内力还能不伤你丹田经脉分毫?”

  “师父,弟子心中不解,为何解毒煞要废去我一身功力?”

  “你对那人有怨言?”叶青突然冷冷的问道。

  “弟子不敢,弟子只是不解……”周朝生低着头,眼中精芒闪动。

  在医馆的时候,周朝生表现的言听计从杨效说什么是什么的样子,可不代表他就这么心服口服。

  身为山河帮的帮主,哪有那么好忽悠?就算当时没有怀疑,事后也会有所怀疑了。

  “哼!蠢货!”叶青看着弟子,冷喝一声。

  “中了毒煞能捡回一条命,你已经祖坟冒青烟了还有什么好不服气的。那位杨先生的手段端是让人叹为观止,我叶青这一生服过的人不多,但他有此手段,我不得不说一声佩服,竟然借你功力刮骨疗毒。

  刮骨之后又将功力与毒煞一起化去。虽然你三十年修为化为乌有,但毕竟捡回了一条小命。”

  “师傅,您的意思是,杨先生用我一身内力做刀,刮去了毒煞?”

  “否者你以为呢?”

  “可是……我明明感觉他是先化去了我的内力,而后才解了我的毒……”

  “那是你的错觉。”叶青想都不想的否定道,“你那时候中毒太深,感知产生偏差实属正常。杨先生为何要平白无故化去你内力?

  他与你有仇?有仇的话直接碎了你的丹田震断你的经脉岂不更省事?你现在虽然修为尽失,但还是可以重新修炼的。

  且二次修炼的速度会快出许多,损失的三十年功力要不了三年就能重新修炼起来。

  单凭他化去你的内力而不伤你经脉丹田分毫这个手段已高出为师许多了……”

  “什么?”周朝生忍不住惊呼一声,“您说杨先生修为已经高出了师傅?师傅可是通幽境修为玄清府十大武尊之一啊。”

  “呵呵呵……十大武尊,不过虚名而已!朝生,你需牢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话。为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自诩不若与人,我做不到的,旁人也做不到。

  但后来随着年岁越长,见过的听过的多了不得不承认我们只是凡夫俗子,至少在那些真正的高人面前,我们很平凡。”

  周朝生面色端正的躬身拜倒,“弟子谨记师尊教诲。对了师尊,还有一件事……弟子在一个月前率部击杀了丧心病狂的杀人狂魔杜辉,从他身上得到了一枚圆珠。

  弟子佩戴圆珠之后修炼时进度颇快,自喜得到了宝物。可今天被杨先生治好之后因无三千两做诊费而将此珠做抵押,却被杨先生告知此珠乃邪物,唤作魔骨舍利?”

  一听这话,叶青脸色大变,“你获得魔骨舍利了?你……你为何不告知我?”

  “当时师傅刚刚闭关,弟子……弟子不敢打搅。”周朝生低眉顺眼的说道,身体不经意的颤抖。

  “你!你糊涂啊……最近晚上入睡是不是时常做梦?有没有梦行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