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接着忽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朝生,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你出钱,我治病,天经地义。”杨效心中虽然狂喜,但脸上却做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出去把诊金结一下。”

  “好,好!”

  杨效走出内屋,瞬间,三道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蕴含情绪各不相同。

  可下一瞬看到如没事人一样走出来的周朝生,三双眼神竟然莫名同步了。

  怎么可能!

  真治好了?

  这是起死回生啊!

  “帮主!你……你好了?”鲁前最先反应过来,激动的抓住周朝生的手。

  “先生手段神鬼莫测,无解之毒毒煞在先生手中挥手化解。我已经没事了。”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钱掌柜随即露出了见鬼一般的表情。

  “你竟然身怀高明医术?难道你已得杨启真传?不对,就算杨启复生也不能起死回生……你的医术竟然青出于蓝?”

  “钱掌柜怎么还在这?”杨效眉头一皱,冷冷问道。

  钱掌柜眼珠一转,心中对杨效的态度顿时一百八十度翻转。

  如果仁心医馆完了,那他自然是抬起一脚将其踩下泥潭,拿着票据把仁心医馆全部吃下。可仁心医馆如果能起死回生,对大千钱庄来说这是财神爷摇钱树啊。

  杨效有如此高明医术,仁心医馆肯定死不了。而这些天仁心医馆这么被挤兑而不言不语……想来是因为有极大的自信吧。

  想到这里,钱掌柜顿时挤出了一张笑脸。

  “杨公子,我说你,有如此高明的医术以前怎么不露着点呢……你看你,这误会闹的……”

  “滚!”

  “好,我滚,我滚,改日再登门致歉……”

  “等等!”鲁前突然叫住转身要走的钱掌柜,“刚才某听到有人说,先生能治好我家帮主,就要从这里爬着出去的?”

  “这……”

  “爬!”鲁前一掌拍下,身边的竹制病榻轰然崩碎。

  “我爬,我爬!”钱掌柜哪敢迟疑,顿时圆溜溜的爬出了医馆大门。

  “嗯嗯!”杨效干哼一声唤回了周朝生的心神。

  “哦哦!诊金还没付呢,杨先生,诊金多少钱?”

  韩德连忙来到柜台后,“周大侠,这边交付诊金,少爷,诊金该收取多少?”

  “三千两!”杨效面不改色的淡淡说道。

  “三千……啥?”

  周朝生掏钱的动作一顿,“三千两?”

  三千两什么概念?在玄清府,在最好的地段买上一套三进式的宅院也只要三千两。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也就十两左右,这还是全家加起来的。

  三千两的诊金,闻所未闻。

  “难道周大侠觉得自己的命不值三千两?”杨效面色平静的淡淡问道,脸颊上却缓缓浮上两朵红云。

  要不是欠了大千钱庄连本带利三千两,且眼看就要到期限,杨效还不至于这么狮子大开口。毕竟三千两诊金,就是他这个开价的人都觉得不好意思。

  唉,不能怪我黑,谁让你来的那么巧呢?杨效不想当老赖,只好狮子大开口了。

  周朝生一看杨效脸色突然变了,心中顿时一凛。

  脑海中再次回想起杨效那神鬼莫测的手段,连忙做出一脸顺从,“不不不!在下绝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在下来的匆忙,没带这么多银子。”

  杨效眼眸微微一眯,“你想砍价?”

  “没有!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要不这样。”周朝生慌忙从怀中掏出一颗灰色的圆珠子,“这枚珠子是一件重宝。价值远超三千两,我放在先生这里做抵押,等我回头筹了钱再来赎可好?”

  杨效看着这么灰不溜秋平平无奇的圆珠,眉头微微一皱,“魔骨舍利?”

  周朝生脸上顿时露出惊讶,“杨先生知道这珠子?原来叫魔骨舍利啊,我只知此珠品相极佳还真不知其叫什么。”

  杨效面上不为所动,暗中调出金色天秤。可没想到得到天秤法则以来百试百灵的鉴定术,竟然没有起作用?

  当即,杨效再次加大精神力,突然,刚刚得到的三年功力自动涌动起来,顺着天地二桥逆冲而上涌入金色天秤之中。

  伴随着功力的涌入,眼前的虚拟版面上渐渐浮现出了文字。

  “魔骨舍利,为魔骨炼制邪物,蕴含魔煞之气,长期接触会影响心智被心魔入侵失去理智,可放入交换天秤兑换道具。”

  看到这个鉴定结果,杨效脸上露出了兴致缺缺的表情。

  撤去鉴定,杨效顿时感觉一阵空虚。这短短几息时间中,丹田之内竟然已空空如也,三年精纯功力也无法支持跨段位鉴定多久。

  “周帮主,魔骨舍利你是从哪来的?”

  “实不相瞒,月前我与帮会弟兄诛杀了一个杀人狂魔,从杀人狂魔身上获得。一开始我也不觉的有何神异,可后来发现佩戴此珠能让我修炼速度大大加快。”

  原本这魔骨舍利的秘密周朝生是牢牢藏在心底的,但杨效竟然能一语道破这叫魔骨舍利,想来是知道魔骨舍利的功效的。

  鉴于杨效神鬼莫测的手段,周朝生不敢隐瞒。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让他很明白一个道理,不该自作聪明的时候决不能耍小聪明。

  否者……

  “你倒是命大!”杨效神神叨叨的嗤笑一声,毫不留恋的将魔骨舍利抛给周朝生,“你拿这等邪物做抵押?是何居心?

  明天把三千两诊金送来,我也不怕你赖账。明天这个时候之前把三千两送到,过了时候,你就别送了。”

  “是!是!一定,一定……”周朝生连连点头,而后小心翼翼的瞥了眼杨效,“杨先生,您刚才说……这是邪物?”

  “啊!”

  “此珠到底怎么邪了?我怎么毫无感觉?而且受他好处颇多,没感觉哪里不妥了啊。”

  “想要得到多少就必须付出多少,这世上哪有平白无故的获取,不明不白的拥有?就问魔骨舍利的上任主人是怎么变杀人狂魔的。”

  听到此话,周朝生脸色再变。

  他猛然间回忆起,在自己取走魔骨舍利的时候,杀人狂魔临死之前露出的表情是那么复杂。

  有解脱,有喜悦,有幸灾乐祸,还有怜悯。仿佛在说,你完了,我在下面等你。

  顿时,周朝生打了一个激灵。

  脸上露出了惶恐,连忙拜倒。

  “求先生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