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 农家老太太X老光棍邻居(二十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为什么不是辛家的女儿呢?

  这样的念头,金朵很早就有了。

  要知道辛家在村里的条件可是数一数二的。

  而辛初夏不仅长得比她漂亮,从小还比她吃得好穿得好,又有四个哥哥,二哥还是个读书人。

  不仅如此,辛初夏还有个优秀的未婚夫,这也是她最嫉妒辛初夏的地方。

  不像她,亲娘早逝,她爹娶了后娘,为了不成为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小可怜,她不得不耍些小心机。

  想办法挑拨后娘和家里人的关系,并误导其他人,让人误以为后娘经常虐待她。

  而她先前的担忧果然成真了。

  哪怕她已经想办法毁了后娘的名声,但因为后娘给她生了弟弟妹妹,她爹便选择了站在后娘那边,根本不相信她的话。

  她怨,她恨,她不甘心,见得不得辛初夏过得比她好,比她受欢迎,于是故计重施。

  为了对付辛初夏,她一改先前的脾气,表面上要和辛初夏做朋友,获取她的信任。

  暗地里却故意挑拨辛初夏和其他小伙伴的关系,让所有人都误以为辛初夏这个表里不一的人。

  看着那些曾经和辛初夏玩得好的小伙伴们都渐渐地疏远了她,不愿意和她玩。

  眼看着辛初夏变得越来越自卑,性子变得越来越沉默,被她耍得团团转,对自己信任有加的模样,金朵心里不禁有些得意。

  可她心中到底有些不甘,因为辛初夏日后很有可能会成为秀才娘子,举人娘人,甚至是官太太。

  不像她,目前亲事还没有着落,再一想到后娘日后可能还会插手她的亲事,故意给她找一门糟糕的亲事。

  她有心搅和辛初夏的婚事,把她的未婚夫抢过来,却碍于没有机会,毕竟她平日里根本没什么机会见到左盂。

  人都见不到,又谈何把人抢过来?

  好在老天有眼,还不等她出手捣乱,辛初夏便被左家退了亲,以后估计都没脸见人了。

  如果不是为了维持她坚强善良的‘人设’,以及害怕安婶子会找她算账,她当时都想上辛家去,把辛初夏给狠狠地奚落一番了。

  不过这份高兴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她发现辛初夏虽然被退亲了,但她依旧过得很好,她的家人都没有怪她。

  安婶子甚至还给她请了女先生,虽然不是专门教辛初夏一个的,但也足以令她羡慕嫉妒了。

  而她昨日见到辛初夏,她的脸色以及精神状态,也证明了辛初夏没什么事,似乎退亲的事对她没多少影响一般。

  这让她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以至于这两日都有些打不起精神来。

  绫玖并不知道,自己先前的猜测是对的,辛初夏的确被村里的其他小伙们孤立了,而且这事还与金朵有关。

  而辛初夏则因为绫玖先前的那一番话,此刻心情有些乱糟糟的,有些打不起精神来。

  今日学堂休沐,辛常安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辛初夏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以为她还没从被退亲的阴影中走出来。

  心里不禁有些心疼她,于是关心地询问道:“小妹怎么了?是不是又有人乱嚼舌根了?”

  辛常安这人虽有些自私,也算不上是个好哥哥,但对于唯一的妹妹还是比较疼爱的。

  只不过他因为要读书,平常在家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兄妹俩相处的时间不算多,兄妹感情也比较一般。

  “二哥,你回来了?”辛初夏看到他先是一愣,随即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去给你倒杯水。”

  实际上,辛初夏也不清楚有没有人乱嚼舌根,因为她自从被退亲后,除了下地干活的时间,几乎从不出门。

  至于村里的那些长舌妇们,因为忌惮绫玖或者说原身的存在,即便是嚼舌根,也是在背地里说。

  不敢当成辛家人的面说得太过份,而且大部份村民还是比较友善的,不会当着辛初夏提起这件事,怕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倒是金朵昨日上门的时候,假惺惺地安慰了辛初夏几句,她的原话是这样的。

  “初夏,你别太在意那些人的话,被退亲又不是你愿意的,你有空多到外面走动一下,散散心什么的。”

  这话咋一听,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她在辛初夏面前提起退亲的事,本身对辛初夏来说就是一种伤害。

  本来人家辛初夏在家人的安慰下,已经慢慢放下了这件事,你却故意提起这件事,这不是在人家的伤口上撒盐么?

  如果金朵真的为辛初夏好,就不该说这种戳人的话,更不该在辛初夏面前提起这件事。

  “不用,不用,我不口渴,你二嫂在家吗?”辛常安连忙摆手阻止她,并随口询问了一句。

  “在呢,二哥难得回来一趟,便多陪陪二嫂,我先去做饭了。”

  一般情况下,都是赵氏、汪氏、何氏和辛初夏四人,负责轮流做饭的,原身偶尔也会帮忙做饭。

  不过这种情况很少,因为原身不太喜欢做饭,以后原身的公公婆婆还在的时候,原身是不得不做饭。

  后来二老和辛大虎都去世了,原身成了家里的唯一的长辈以及一家之主,原身便很少亲自做饭了。

  不过也幸好是这样,因为绫玖有种直觉,自己可能是那种传说中的‘厨房杀手’,只会做‘黑暗料理’的那种。

  哪怕有原身的记忆,估计也做不好,所以为了不露馅,她还是别尝试做饭的好。

  反正她是长辈,她不想做饭,也没人敢说什么。

  其实如果可以,绫玖更想请个厨子回来做饭,因为她们几个做的饭实在不咋滴,对于早就被养刁嘴绫玖来说有些难以下咽。

  只可惜时机未到,辛家暂时不适合这么打眼,还得先低调一段时间再说。

  而且辛家人并不知道肥皂方子实际上卖了500两,以为只有200两,再加上村里人并不知道这件事,所以明面上他们家只有100两银子。

  这大大限制了辛家,绫玖即便真有什么想法也得三思而后行,不能太高调,反正请厨子是不可能的了。

  由于地里的活计都基本都干完了,辛初夏和赵氏几个最近又在跟周先生学习,所以几个儿媳妇今日都在家。

  至于绫玖则是上山去了,因为她想吃肉了,准备到山上弄些野味回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