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 女猎户X落难皇子(五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她在关键时刻,清醒了过来,忍住了这份诱惑,毕竟她真领了这份功劳,他日一旦被拆穿,等待她的将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女皇看完了信之后,眉头不由微微皱起,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竟然是谁救了她,还把这么大的一份功劳给了他人,而且最重要的是,救她的人竟然知道她的身份?

  按理说,像这样的小县城,应该没人认识她才对,除非对方本来就是京城的人,并且曾经见过她。

  女皇得知自己已经昏迷了两日之后,脸色不由变得有些难看,心中那位救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也不由多了几分感激。

  当晚,暗卫首领便找了过来:“属下来迟了,还请女皇责罚!”

  “的确来晚了,等回京之后,自行领罚!”女皇冷冷地说道,脸色看起来有些阴沉:“另外,尽快给朕查清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这一回,她差点就死了,若非有人救了她,等不到暗卫找过来,她便成了尸体了。

  是人都会怕死,尤其是那些位高权重之人更怕死,女皇也不例外,更何况她如今正值壮年,可舍不到死。

  其实女皇不知道的是,在暗卫首领找过来之前,是有人在暗中保护她的,而派来保护她的人正是绫修谨。

  等女皇的人找过来之后,绫修谨的人便撤了。

  就这样,女皇暂时留在了这里养伤,不过暗卫首领的调查并不顺利,因为绫玖和绫修谨为了避开女皇的调查,一家人干脆趁着这段时间出游去了。

  所以暗卫首领没法确定,救女皇的人,究竟是不是他们。

  可妻夫俩万万没有料到,女皇在养好了伤之后,竟然没有立即回京城,而是四处乱晃,结果双方这么巧意外碰上了!

  点点在和星星玩闹过程中,不小心撞到女皇的怀里去了,点点在反应过来后,连忙向后退一步。

  一脸愧疚地向女皇道了歉:“这位夫人,对不起,点点没有撞疼您吧?”

  不过等他看清女皇的长相时,不由愣住了,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位夫人长得和爹爹好像哦。

  侍卫见状,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企图出手把点点和女皇隔开,并没有因为点点的年纪小便放松警惕。

  女皇见撞自己的人,是个长得粉装玉琢的小男孩,心中的警惕顿时收敛了几分,然后用眼神阻止了侍卫的动作。

  “朕……我没事,小公子,你爹娘呢?”女皇一脸慈祥地问道,与平日里那个威严的女皇,有些天差地别。

  眼前这个小娃娃,年纪看起来约莫只有十岁左右,和年纪小的小皇孙们差不多大。

  其实女皇自己也觉得挺奇怪的,她的孙女、孙子还有外孙都不少,可因为身份的缘故,她很少会表露出特别喜爱哪一个。

  或者很难纯粹喜欢他们,毕竟这些小皇孙们,背后所代表着的是各方的势力,谁知道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天真无邪,有几分真实?

  可眼前这个孩子,竟难得让她生出几分亲近之意,大概是这个孩子长得太漂亮,看起来太过无害的缘故。

  “公子,您跑慢点!”这时,青时也追了上来,见点点正和一个陌生人说话,连忙上前拉住他。

  不过当他看到女皇的时候,整个人不由呆住了,或者说吓傻了,下意识说了一句:“女、女皇?”

  “嗯?是你!你没死?”女皇身上的气势一下子变了,眼神死死地盯着青时,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善!

  “奴青时参见女皇!”青时脸色一白,连忙朝女皇跪了下去。

  “女皇?”点点见状,整个人都呆住了,脑子也变得一片空白,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

  青时叔叔怎么会认识女皇?

  由于绫玖和绫修谨都没有告诉过两个孩子,他们爹的真实身份,所以点点并不知道眼前的女皇是他的亲外婆。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女皇看着跪在地上的绫修谨和绫玖,一脸怒气地问道。

  原以为这个儿子已经死了,当初‘月榆’的死讯传来的时候,她还伤心愧疚了一阵子,觉得挺对不起这个儿子的。

  结果人根本就没死,也就是说,‘月榆’很有可能骗了她。

  “母皇,这件事儿臣可以解释,儿臣并未有意欺骗母皇,还请母皇恕罪!”绫修谨一脸‘惶恐’地说道,眼中满是愧疚。

  “行,朕便等着你的解释!”女皇冷着脸说道,眼神似乎在说,朕便看着你编,看你编出个什么故事来。

  “多谢母皇给儿臣一个解释的机会!事情是这样的……”绫修谨在经过了短暂的慌乱之后,很快便恢复了冷静,脑中迅速想出了一个说辞。

  “当初儿臣离开京城,到了安梁县管辖下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定居,准备在那里安静地度过余生。

  后来儿臣收到您的传召,便准备赶回京城去,不料却在半道上遭到了刺杀,儿臣因此受了重伤,是妻主救了儿臣。

  没想到等儿臣养好了伤之后,却听到京城传来了自己的死讯……

  儿臣实在很喜欢在村里那种平静,与世无争的生活,再加上又与妻主两情相悦了,儿臣便干脆选择了抛弃了过去的身份,以全新的身份活着。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恳请母皇恕罪!”绫修谨说完,便一脸自责的垂下了头。

  女皇听完了整个过程后,不由沉默了,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半点异样,对于绫修谨的这番说辞,女皇也不知道到底是信没信。

  “外婆,爹不是有意欺瞒您的,您就原谅爹一回吧?”点点大着胆子,伸手扯了扯女皇的衣袖撒娇道。

  跪在一旁的青时见状,吓得魂都快飞了,公子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万一女皇陛下怪罪怎么办?

  女皇低头看了他一眼,看着他那双干净澄澈、黑白分明的眸子,心下不由软了几分,这个孩子的胆子可真大,竟然敢扯着她的衣袖说话。

  这让她不由想起了其他皇孙们,她的那些皇孙在她面前的时候,难免有些诚惶诚恐的,看起来有些拘谨。

  哪像这个孩子,胆子大得很,从头到尾都表现得落落大方的,并没有想象中那种小家子气,让人看了便忍不住心生喜爱。

  还有另一个孩子也是,脸上的表情除了惊讶和对父母的担心之外,眼神中竟看不到半分畏惧和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