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 女猎户X落难皇子(四十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到底了,这个老汪氏不过是在妒忌他,妒忌他有个好妻主罢了。

  老汪氏的妻主是个老酒鬼,每次喝醉了酒都喜欢打他,以及他们的孩子,直到孩子长大情况才好一些。

  因为老汪氏的妻主每次喝醉了酒,要打他的时候,他的女儿都会出来阻止,老汪氏挨打的次数这才少一些。

  其实这些年,绫修谨并未刻意调查平潭村的村民,不过曲楼为了他的安全,会对出现在他周边的人做一番调查,可以说十分尽职了。

  绫修谨之所以知道这个老汪氏,是因为老汪氏不是第一次这么嘴碎了,绫修谨上回遇到老汪氏的时候,他正在和别人说玖榆书院的事。

  还提到了绫玖妻夫俩,话里话外都在猜测他们建书院的目的。

  不过由于他当时并未说什么太过份的话,绫修谨才没有和他计较,但事后曲楼还是十分尽职地提了一句老汪氏的事。

  没想到老汪氏这回又开始嘴碎,还说出那样的话,这下可惹怒了绫玖了,若非碍于绫修谨和两个孩子还在场,绫玖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因为她曾经说过,绝对不允许别人欺负绫修谨,也不会再让他受半点委屈。

  可绫玖万万没有想到,现在村里竟然还有人敢说那样的话,简直就是欠揍!

  在绫玖一行人离开之后,众人先后把老汪氏给骂了一顿,老汪氏因为心中的恐惧未消,也没心情反驳什么,整个人跟个鹌鹑似的。

  而让老汪氏心中更加不安的事,今日之事一旦传到了他妻主的耳中,他恐怕会被打死的!

  “你说什么!周儿和木儿被书院取消了念书的资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他们在上课的时候调皮捣蛋了?”

  杜老鬼家,杜老八看着被‘送’回来的孙女和孙子,不由大发雷霆。

  杜老鬼便是老汪氏的妻主,而周儿和木儿则分别是,杜家大房的女儿和二房的儿子,也就是杜老八的亲孙女和亲孙子。

  杜老鬼不仅是个老酒鬼,还是个老烟鬼,时刻烟不离嘴,故被村里人称为杜老鬼。

  现如今谁不羡慕平潭村的村民,原因是平潭村的孩子,可以免费在玖榆书院念书。

  其他村的孩子虽然也能来玖榆书院念书,但这入学的名额可不是那么好获得的,必须是品学兼优,通过考试的孩子才能获得入读的资格。

  但平潭村的孩子却没有这个限制,只因玖榆书院是绫玖妻夫俩出资建的,而妻夫俩又是平潭村的人,自然优先关照本村的人。

  可如今原本在书院念书,念得好好的孙女和孙子,却突然被取消了念书的资格,这让杜老八如何接受得了?

  周儿和木儿闻言,连忙否认了这一点:“奶奶,我们没有调皮捣蛋,也不知道书院为何会取消我们的资格,先生只说了一句是上头的意思。”

  两个孩子说完,皆不由红了眼眶,他们以后是不是都不能再念书了?

  “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家得罪了什么人了?”

  杜老大和杜老二(杜老鬼的两个女儿)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里也同样十分不好受,偏偏他们连得罪了谁都不知道。

  孩子无端被取消念书的资格,换作谁心里都不好受。

  若是孩子自己不爱念书也就罢了,偏偏两个孩子都很喜欢念书,如今被书院取消了念书资格,孩子心里指不定多难受呢。

  更别说这件事一旦传出去,他们家在村里恐怕很难抬起头来,想想便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爹,您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难看?”这时,杜老大的夫郎尤氏注意到了老汪氏,也是他的公公的异样,连忙关心地问道。

  尤氏虽然不太喜欢这位碎嘴的公公,但碍于孝道,他们做为女婿的也不好说什么。

  尤氏的话音刚落,其他人便齐刷刷地看向老汪氏,却见他脸色苍白、眼神躲闪,一副做了什么亏心事的样子。

  杜老鬼看到他这个反应,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呼吸都加粗了几分。

  “说,你是不是又在外面嘴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杜老鬼眼睛死死地盯着老汪氏,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虽说杜老鬼平常没喝酒的时候,还是比较正常的,也不会无缘无故打夫郎,可前提是老汪氏没犯什么大错。

  老汪氏被她这副要吃人的眼神,吓得下意识倒退了一步,身子也不禁微微有些颤抖,连忙摇头否认道:“没、没有!”

  老汪氏这会儿哪敢承认这事与自己有关,毕竟家里的孩子失去了免费念书的资格,可是一件大事。

  “你最好祈求这件事与你无关,否则我休了你!”杜老鬼恶狠狠地说道。

  其实心里已经认定了,这事与老汪氏脱不了干系,因为老汪氏以往便因为那张嘴,爱说别人闲话,没少得罪人。

  只不过凡事得讲究证据,没证据她也不直接给他定罪,毕竟他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老伴,以及两个女儿的爹。

  老汪氏听了这话,脸色不由变得更白了,不由仍死撑着,不肯承认这件事与他有关。

  不过这种事,可不是老汪氏想瞒便能瞒得住的,老汪氏前几日说了绫玖和绫修谨坏话,还被人家当场抓包的事,还是传了出去。

  而杜老鬼家的孙女和孙子,被书院取消念书资格的事,也同样被传了出去。

  这两件事串想起来,大伙哪能还不明白这事是怎么回事,分明是老汪氏得罪了绫玖妻夫俩,人家不高兴了呗了。

  不过想想也是,人家绫玖妻夫俩出了那么多银子,办了玖榆书院,还免费提供给村里的孩子念书,这可是一件大功德的事。

  老汪氏倒好,享受着人家给的好处,还在背后嘲笑人家,说人家的坏话,还恰巧被人当场抓包了,这事换作是谁都会愤怒。

  所以说,老汪氏这件事完全是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而先前和老汪氏一起说闲话的那几位村民,听了这事不由有些后怕,幸好他们当时没有说不该说的话。

  这件事也算是起了一个‘杀鸡儆猴’的作用了。

  原来,当时绫玖一行人到了街上之后,竟然又遇到了一伙不知死活,出言调戏绫玖的人,以为绫玖是男扮女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