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 女猎户X落难皇子(四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黄韵寒也不傻,自然不会傻得替情敌说好话。

  门外,林氏急得走来走去,心想:他们怎么聊了这么久?

  由于房间的隔音不错,林氏又不好意思去偷听,所以这会儿见两人聊了这么久,心里难免有些不安。

  若不是相信黄韵寒的人品,林氏早就忍不住冲进去了。

  而就在林氏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提醒他们一下,这聊的时间有些久了的时候,房门终于打开了。

  两人后来也不知道具体聊了什么,只见刘运两只眼睛红通通,明显是哭过了,而黄韵寒刚一脸心疼地看着他。

  林氏见状,不由微微一愣,方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林氏在反应过来的,心中不禁有些着急,不过碍于黄韵寒这个外人还在场,他也不好这个时候追问什么。

  只能暂时按捺下心中的着急,打算晚上再问问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伯父,韵寒还有事,便先告辞了,改日再来看望您。”黄韵寒适时提出了告辞。

  “好,随时欢迎!”林氏因为有心事,也没有开口拘留她。

  待黄韵寒走了之后,林氏连忙询问起这件事,刘运不想多说,于是敷衍道:“没什么,就是聊聊,您不用担心儿子,儿子会自己处理好这件事的。”

  “好吧,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以及告诉爹,知道吗?”林氏闻言,有些欲言又止,不过终于放弃了追问。

  因为他知道,儿子既然不想说,无论他怎么逼问都没用。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黄韵寒来刘家的次数更加频繁了,而刘运对她的态度也没有排斥,甚至在亲事方面也隐约有所松动。

  两家对此也是乐见其成的,主要是黄韵寒并没有告诉他们,先前刘运对这门亲事,明显有些排斥的事,所以黄家人并不知道这一点。

  只以为刘家是想让女儿和刘运多相处相处一段时间,顺便考察一下女儿的人品,才会真正应下这门亲事。

  同样高兴的人还有黄韵寒,因为她能够感觉到自从那日的谈话后,刘运对她的态度明显有所转变,或者说不排斥她了。

  不过刘运现在到底愿不愿意嫁给她,黄韵寒也不敢确定,更不敢再贸然开口问他,以免引起他的反感。

  至于刘家人,黄韵寒虽然能感觉到,他们对她挺满意的,却也看得出他们更加在意刘运的感受。

  所以真想把刘运娶回家,还得经过他本人的点头才行,所以说她这追妻之路长漫漫啊。

  ……

  五年后,绫家的宅子中,一对四岁多的小娃娃在院子里玩着荡秋千,男孩负责推着女孩,从外表来看,两人应该是一对姐弟。

  而事实也是如此,这两个孩子大名分别唤绫钰(姐姐)和绫川(弟弟),小名唤星星(姐姐)和点点(弟弟)。

  姐弟俩是一对龙凤胎,乃是绫玖和绫修谨的孩子。

  说到这对姐弟俩的长相,由于是龙凤胎的缘故,长得至少有八分相似。

  弟弟由于是男孩,容貌看起来更加柔细腻些,妥妥的美男子小正太一枚。

  而姐姐的长相则相对俊郎一些,有种雌雄莫辨的味道,可以说是综合了父亲和母亲的优点。

  可以说这姐弟俩的长相,十分符合这个世界的人的审美,完全可以想像得到,等他们长大之后,会有多受欢迎。

  这一点让绫玖和绫修谨都觉得挺满意。

  虽然他们的审美观和这个世界的人不同,也不在意他人的眼光和看法,但他们并不希望他们的孩子,将来也因为长相的缘故,被人嘲笑、指指点点。

  “姐姐,推高点!再高点!”点点清脆的声音响起,脸上扬起了一抹快乐的笑容。

  星星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嘴上却道:“爹爹说了,安全第一!”

  点点听了这话,没敢再说什么,别看他们的爹爹看起来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实际却是最不能得罪的人。

  “小姐,公子,小心点,注意安全!”两个孩子的身旁,青时一脸紧张地看着他们,生怕他们会有个什么闪身。

  这些年,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青时迟迟没有怀上孩子,他心中着急的同时,也把星星和点点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疼爱。

  原本青时打算帮忙推秋千的,不过点点不让,非要让姐姐推他,星星向来疼爱这个弟弟,自然不会拒绝。

  至于曲楼则在不久前,成为了龙凤胎习武的教习,正式开始教龙凤胎练武。

  绫修谨和绫玖都认为习武很有必要,将来到了外面,不用担心会被人欺负,点点虽是男孩,却也同样不能免俗。

  当然,点点本人也很愿意习武就是了。

  “时叔放心,我会看着弟弟的,不会摔到弟弟的。”星星闻言,一本正经地说道,脸上也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若是大人用这样的表情,不会让人觉得违和,偏偏她还只是个奶娃娃,用这样的语气和表情说话,萌得不行。

  青时见状,不由暗暗失笑,不过眼神却一刻也不敢分心。

  “青儿,正君让你过去见他。”这时,曲楼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她的腰间仍像往常一样,挂着一把佩剑。

  反正她是萧家的护卫这一身份,早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倒也用不着刻意掩饰什么。

  这五年过去,曲楼的容貌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性子比从前多了几分沉稳与淡然,给一种十分可靠的感觉。

  唯有在看青时的时候,眼神不知不觉多了几分温柔与宠溺。

  虽然这几年青时迟迟没有怀上孩子,但她却从未怪过他。

  更何况,主子也说过,要孩子是需要缘份的,而他们的身体都没有问题,孩子迟早会有的。

  就算他们这一辈子都注定不会有孩子,她也不打算纳侍。

  当然,就算她想纳侍,主子恐怕也不会允许,因为主子曾说过,他最讨厌花心的女子了。

  这倒不是说曲楼怕绫修谨,而是不想他失望罢了,曲楼如今对绫修谨和绫玖,可以说十分忠心了。

  绫修谨这几年借着‘经常看医书’为由,逐渐展露出了自己医术,曲楼和青时对此,并未怀疑他什么,反倒对他更加崇拜了。

  反倒是绫玖觉得这事有些违和,她总觉得绫修谨展现出来的医术,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更何况他只是看医书自学的。